吃苹果的汐止

活在三流狗血爱情片里的悲剧家咸鱼本鱼

【修伞】天之将明(中)


  凌晨三点四十九分。

  苏沐秋从睡梦中醒来。


  闭上眼睛似乎还能听见耳畔的喘息与软语,裤裆中湿热的粘意似乎在无声昭告些什么。

  那并不是过去发生过的任何一个场景,但又像是过去的确发生的情境,他梦见昏暗的房间里,大片大片的天空从深蓝的玻璃窗里透进来,他浑身赤裸地躺在床上,而叶修俯在他身上,双手撑在他的头两边。他梦见蓝色的光带从叶修发顶上轻轻擦过,而后温柔地落在他自己的额头上,带起空气中轻盈浮动的微芒。叶修因背对着光影而看...

【修伞】天之将明(上)

  • 我 回来更新了

  • HE 狗血慎入

  • 放心老叶没交女朋友


  六点过被闹钟吵醒的时候,苏沐秋正陷身于一个梦境。

  闭上眼睛,梦境织就而成的画布光影都仿佛尚未散去,可睁眼之后再仔细去想,却仿佛一阵大雾漫来,轻而易举隐了梦中声色的形只剩下一片荒原空荡而冷清,徒留几个破碎而模糊的剪影还晃动在思绪冥游之海,搅得人不得安宁。

  对于苏沐秋来说,这不是一个陌生的梦,甚至称不上新鲜,尽管梦境内容或许大同小异,但核心的地点人物总是不变的,夏日深处的纽约,与勾起嘴角的某人。

  夏日...

八百年没更文了
等等哈……

【修伞】无藉藉名 (12)


12.

  国庆之后苏沐秋的这份剧组武替的工作也快要做到头了,不过在他杀青之前,他们这个百分之八十都靠绿幕的剧组给他排了半个月在外地的戏。

  外地的拍摄点离他们这儿不算太远,火车四五个小时能到,苏沐秋向来是不拒绝外地拍摄的,毕竟是工作需要,更何况说心里话实景拍摄总比绿幕拍摄更有点感觉,尽管外景拍摄一般来讲条件要更艰苦的,他也没什么怨言,顺顺利利就接了。

  当时接戏的时候叶修听他提了一嘴这事儿,听到说火车四五小时到的时候还老神在在的跟苏沐秋来了一句“不用太想我,等哥到时...

【修伞】三言两诺


  俗话说校园就是一个小江湖,既然是江湖,那就少不了八卦传闻江湖消息。这两天,身处荣耀大学这个小江湖的人民群众们都在四处八卦一个大消息,这个消息说起来其实不算有趣,但是却让整个荣耀大学的各个老师群里炸开了锅,因为消息的主人翁是上知天文下知地理腥风血雨起来让整个荣耀大学都要抖三抖的叶修教授,而这个消息的内容在于,每天都宅在研究所里能不出门就不出门的叶修教授居然找冯校长请了长...

【修伞】无藉藉名 (11)

  • 很舒缓的过度的一章

  • 讲真我都要以为这个文就是要这么温柔日常的写下去了(感觉节奏好像拖得有点慢

  • 无藉藉名 (10)

  • PS大家B萌可以pick一下我们喻文州吗!!!真诚求救!!!


11.

  后来叶修又跟着苏沐秋去片场呆了两天,在第四天的时候被苏沐秋以事不过三回家赚钱的强硬态度给轰走了。

  不过那时候苏沐秋的伤口已经在医疗箱的加成之下逐渐好了起来,只在嘴角结痂,留下了一条细细的红褐色的伤疤还昭示着主人曾经受过伤的痕迹,叶修临走的时候还不太放心,嘱咐乔一帆盯着苏沐秋每天去拿医疗箱擦药。他已经发现了,乔一帆...

【修伞】CRUSH (下)

  • OOC预警

  • 土味情话预警

  • “最喜欢的甜食,当然是吃你”

  • PS. ball ball大家B萌可以pick一下我们鱼吗( 真诚


  但事实证明装可爱这招只在一开始有效为他成功加上了人微信,之后几天苏沐秋课上课下几乎抓紧了无数机会去找叶修,有的看起来是正直比如关于一个概念的数学讨论,有的是比如同学过生日多了一块蛋糕分给他之类的事情,可叶修看起来一直不冷不热的,倒是也没有真正拒绝过他,但吊儿郎当的样子却让人觉得他也没把这些举动多往心里去。

  事实上叶修也对自己的反应颇为奇怪,按理说他的确也没什么老牛吃嫩草之类...

  纽约是一个什么样的城市呢。
  自由、热烈,这是喻文州对纽约最初的印象。
  他漫步在华盛顿广场上,阳光直接的从天际倾洒,在树叶表层又或者是中央喷泉的水花上折射出碎钻一般的明亮光泽。他一路走来,看见卖五颜六色彩色气球的黑人,坐在路边混着鼓点演奏萨克斯与大提琴的乐队,还有在喷泉池子里嬉戏玩水的小孩子们。周末的纽约似乎格外富有生气,活泼而绚烂地点染人们的生活。
  而喻文州最后是在华盛顿广场那个久负盛名的白色拱门处停下脚步的。
  他并没有照相的意思,吸引他的是拱门阴影下正在敲击乐器的青年。
  青年染着栗色的头发,摇摇摆摆敲奏乐器的时候有头顶...

【修伞】CRUSH (中)

  • 没想到下之前多了个中

  • OOC预警 这篇的苏苏真的超主动


  说追就追,有了没人认识他这个大前提,苏沐秋顿时就什么都不怕了。

  叶修讲课比较随意,没有PPT也没有什么教师笔记本之类的,倒是会在白板上写板书,只是他那个字迹实在是飘逸得如同医生写处方稿。

  尽管如此,苏沐秋还是自大一之后第一次在数学课上一字不落地把板书记在了笔记本上,他的眼睛一直目不转睛地盯着叶修,期间叶修偶尔几次与他视线交汇,他都毫不畏惧地与他对视,丝毫没有掩盖自己内心想法地火热与急切,如果视线有温度,叶修身上估计早就被他...

人生中第一次被屏蔽

这么清水真的啥都没有的清纯写手为啥会被屏蔽

还有没有天理了(捶地

难道师生违规吗????

测试一ha

师生恋超甜的我就要搞师生恋!!!


【修伞】CRUSH (上)

  • 狗血师生爽文OOC

  • 甜死人不偿命的苏苏

  • 上下能完结应该 写完这个我再接着写长篇


  Crush: a strong feeling of love, that usuallydoes not last very long

  牛津词典这样解释这个词,要说一个人一生没几次crush,那他恐怕早已修仙成佛了。对于苏沐秋而言也是这样,他对crush的感觉并不陌生,尽管上一次crush时隔遥远,还是在小学的时候面对坐在他前桌的班花,但是他永远不会忘记那种感觉。

  心脏在胸腔中砰砰跳动,一下一下的鼓动震...

Crush: a strong feeling of love, that usuallydoes not last very long

牛津词典这样解释这个词,要说一个人一生没几次crush,那他恐怕早已修仙成佛了。对于苏沐秋而言也是这样,他对crush的感觉并不陌生,尽管上一次crush时隔遥远,还是在小学的时候面对坐在他前桌的班花,但是他永远不会忘记那种感觉。

心脏在胸腔中砰砰跳动,一下一下的鼓动震动感分明,血液迅速流转涌上大脑,携带着荷尔蒙直白而单纯的讯息急切而迅速地敲响了头脑中积灰已久的吊钟,叮的一声,声音很轻,却仿佛将所有细胞激活起来,齐声开口以无比和谐的旋律歌唱赞歌,坦白而直...

【修伞】无藉藉名 (10)

  • 其实末尾还有一句话,等完结的时候会改上去(主要是现在不想剧透hhhh


10

  抹了卸妆油冲水的时候苏沐秋才发现之前他嘴角的伤口又裂了开来,之前和泥一起凝固着,又加上有睡眠的加成,伤口并不觉得痛,可也许是在抹卸妆油的时候受到化学物质的刺激,凉水一泼,整个伤口火辣辣的刺痛,似乎比一开始受伤时候感受到的疼痛感还要更甚几分。

  好不容易忍着疼痛冲完水,苏沐秋用手一擦,手上又沾上了殷红的血。血色像化作了一道闪着锋利刀光的利刃,将安静和谐的空气切割开来,它架在苏沐秋的心口,逼迫他去思考事情的来龙去脉,去计较每一次选择的所得所失。苏...

【修伞】蝴蝶效应

  • 在飞机上用手机码的小短篇,本来想写得温柔一点,但发现好像没能做到

  • 算是一个非典型性叶追苏吧


  如果你是一个长期值出租车夜班的司机,大概你也会知道零散在城市各个角落的深夜食堂。

  但其实那地方说是深夜食堂并不准确,因为那里只是外环路上加油站旁边的一家小便利店。

  不过那个地儿一开始的确是以深夜食堂的身份出现在叶修眼中的。

  叶修第一次去到那儿的时候,纯粹是因为一碗泡面。

  一个小便利店因为一碗泡面被当作引人食欲的深夜食堂,那便利店里的小售货员被当作初恋对象...

【修伞】无藉藉名 (9)


09

  那天叶修仔细数了次数,到最后那条戏拍过,苏沐秋一共摔了十六次。


  不过在第九条NG中场休息的时候,王导传唤苏沐秋可不止是为他递了瓶水这么简单,更重要的是,王导当时又多照顾了苏沐秋一手,当时他对苏沐秋说:“小苏,你让A组的小高带你去找妆造绑个头垫去。”

  高英杰是A组的导演助理,微草工作室极力培养的明日之星,王导这话一出来就连A组的正导演都侧目过来,颇为有些诧异地开口道,“你对小苏还挺上心的啊。”...


【修伞】无藉藉名 (8)


08

  可惜后来事情的发展并没有让叶修和苏沐秋如愿,叶修的强硬态度最后让他直接半路终止了与那个网剧项目的合作,而苏沐秋后来也没能被选为那个剧本的演员。

  不过换个角度来说那或许也是一件好事情,毕竟播出之后乱改原著线的网剧被喷得狗血淋头,而最为直接面对这些舆论非议的,除了演员就是编剧,如果他们有参加这个项目,免不了被拎出来大加评判的。

  更何况,网剧不网剧其实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们相遇了。

  那才是那件事...

【修伞】无藉藉名 (7)

  • 有一点点过去的回忆

  • 改了一下上一章,把那个小场务改成了小乔

  • 无藉藉名 (6)


07

  上午的戏过得很顺,本来主要也没什么非常困难的片段,主要是在拍吊威亚拿剑打斗的一段情节。

  唯一比较煎熬的,在于天气实在是很热,毒辣辣的太阳从云层里钻了出来,无情地炙烤着人的每一寸皮肤。苏沐秋的汗顺着刘海往下落一直淌进眼睛里,盐分刺激眼膜搅得他不断眨眼睛。他浑身上下都湿透了,厚重的戏服黏糊糊的与皮肤粘在一起十分难受,明明抹了防晒霜皮肤却仍然被热气蒸得通红,仿佛下一秒就可以化身煮熟的龙虾光速中暑去世。...


【修伞】无藉藉名 (6)

  • 大噶好,我hin骄傲的说这一章还算比较甜(如果没有最后一句的话

  • 无藉藉名 (5)


06

  第二天,叶修破天荒的陪苏沐秋一起去了他工作的地方。

  去之前苏沐秋其实有些心虚,他想起叶修对他受伤这件事情的重视程度,非常担心叶修会因为担心影响他的伤口而不让他工作,因而十分嫌弃地对叶修说他去了除了影响他的状态以外没有什么其他作用。

  但是叶修却一脸理直气壮,“去了看着你啊。”一句话听得苏沐秋直翻白眼,仿佛他是不听家长话的小朋友,而叶大家长对自家小孩那是一万个不放心。...


一位知道之后剧情走向的朋友是这么说的
真的很可行了!!!!
不然emmm小小的预警一下
现在只是开端其实
溜走了

【修伞】无藉藉名 (5)


05.

  本来苏沐秋没打算太多处理这么一个小伤,其实说起来他以前也在做武替的时候受过更为严重的伤,那是在他刚进影视城跑龙套的时候,不小心被一拳打在了右眼上,整只眼睛被打得青紫,当时他和叶修还没在一起,他一个人在影视城旁边的小破旅馆租了一个楼上的小隔间,他就每天下戏回来以后拿湿毛巾热敷,一直敷了将近一个月肿起来的眼睛才终于消下去,只是那以后他的右眼视力就没有原来好了。

  当时他也没有特意去买药,可是这一次却架不住叶修态度严肃——

  “你给我在家好好待着,我...

【修伞】无藉藉名 (4)


04.

  只可惜当时那个未来离他们还有太远,后来发生的事情总让叶修怀疑乐极生悲这个成语是不是有它一定的道理,可他们明明也没有乐极,只是一起度过了一个非常愉快的周末而已。


  一般来说叶修不大管苏沐秋在外面接了什么角演了什么戏,毕竟跑龙套,可能昨天在演尖着嗓子的小太监,今天就在演上阵杀敌的志愿军,总不过是些几秒镜头的小人物,说得多了苏沐秋也懒得再讲,虽然每当他接了一个正经的角色...

【修伞】无藉藉名 (3)

  • 慢慢来,不着急(不 其实我都快急疯了真想一口气写完

  • 无藉藉名 (2)


03.

  后来他们那一整周都过得非常顺心, 叶修戏称苏沐秋买回来吃的那条鱼一定是条锦鲤,把好运气都给他们带来了,结果被苏沐秋毫不留情地回击说那你把锦鲤杀了岂不是罪大恶极。

  “吃进肚子里你和我不就变成锦鲤了吗?”叶修当时这么懒洋洋地回他道,一句话惊得苏沐秋瞪圆了双眼连忙反驳:“那是你,我可还没这么不要脸。”

  但不管是不是锦鲤的原因,他们那一周过得无比顺遂的确不假,到了周六的时候,苏沐秋所在的...

【修伞】无藉藉名 (2)


02.

  苏沐秋口中的那个三个娱乐公司投资的大项目要十一月份才正式开始海选,八九十三个月的时间,他见缝插针去接了一个古装片的武替。

  相对于文替而言,武替这种又苦又累的活儿比较容易找,薪资也更高一点。平时苏沐秋是不大喜欢接替身演员的活儿的,也不是说瞧不起看不上之类的,纯粹是因为替身演员不能露脸。不能露脸,这考验的演技就大打折扣了,表演表演,没了表情,自然就已经少了一半,当初苏沐秋本不是表演专业毕业,之所以来影视城混饭吃,就是因为他打心眼里喜欢表演,他喜欢...

【修伞】无藉藉名 (1)

  • 私设很多,想写一个落魄叶和落魄苏的故事,不喜慎入

  • 应该不会很长


01.

  苏沐秋试完镜回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五六点了。

  他刚走近路穿过一个美食城回来的,商场里等着吃晚饭的人们熙熙攘攘的在店门口排队,噪杂的人声沸腾在他神经上,一跳一跳地吵的他脑袋疼。他掏出钥匙开了门,没开灯的房间里倒是很安静,夕阳的余晖从书桌前半拉着的窗帘边照进来,刚好错开坐在窗帘这一侧抱着电脑打字的叶修,安静的投射在叶修背后的白色墙壁上,映出一片温柔的暖黄。

  “不开灯也不拉窗帘,我看你眼睛是不想要了。”苏沐秋换了拖鞋几大...

和机油讲一个修伞写文的脑洞
大概是惨惨惨惨惨甜
然后讲到要甜的地方的时候
我机油说:“感觉你会从这里开始崩”
我:???写刀写的比糖顺手是我的错??? 明明篇篇最后都给HE了
(摊手
立一个flag
明天开始写这个修伞的脑洞
如果没写emmmmm我就悄咪咪把这个删掉 反正应该也没啥人看到……吧

【喻黄】环卫工也有春天 (下)


  第二天黄少天一直睡到大天亮才悠悠转醒。

  头还有些晕,估计是喝醉睡觉的通病,他还隐约记得昨天晚上自己给郑轩打了个电话,因此第一眼看到白色的床单,白色的被套,还以为是郑轩图省事直接把他扔在了哪个酒店。结果下一秒,他骤然意识过来不对劲,白色的床单被套倒是很像酒店,但是酒店不会没有电视,没有浴室,更重要的是,酒店不会拥有一扇虚掩着看起来就很没有安全系数的门,也不会听见朝门口越来越逼近的脚步声!

  黄少天后知后觉意识到他可能在某个人家里,脑子里“青年...

【喻黄】环卫工也有春天 (中)


  第二天郑轩迎来了黄少天的复仇。

  他们公司本来是五点半下班,临近五点半,郑轩已经收拾好了自己的东西,就等着五点半的下班铃。没错,就是下班铃,黄少天为了让自己的部门显得特别一点,特意设了上下班铃,说是为了让同志们回忆起自己在学校被上下课铃操纵的青春时代,始终保持如学生一样的青春活力努力工作。有没有保持青春活力这个倒是不清楚,不过同志们倒是像学生一样,听到上班铃就奄奄一息宛如咸鱼,听到下班铃就重获新生精神百倍,果然是找回了学生时代。...


【修伞】鬼说 (下)

  • 我居然更新了!自己都不敢相信!

  • 写回忆仿佛叨叨叨叨了一个长文大纲(不

  • 鬼说 (中)


  苏沐秋几乎是在那一瞬间就想起来了过去的一切,那些鲜活的记忆涌入他的大脑像要将他的人生填满,他想起他从小和叶修一起在嘉世道观修行时对鸡鸣而起的抱怨,想起他们下山历练时在酒馆共同偷喝的那盏酒,想起叶修在他执意入仕临行时送给他的那块玉佩,也想起后来他们在雨中的决裂以及最后他被人利用即将魂飞魄散之时赶过来抱住他的叶修。

  他都想起来了。

  那是他的上一世,他本是孤儿,后来因为身骨不错...

【修伞】鬼说 (中)

  • 我为什么这么多坑QAQ

  • 好想开新坑啊但是旧坑看着好碍眼啊orz快点填完吧

  • 鬼说(上)


  后来苏沐秋还一个人在那个寺庙门口呆了很久,只可惜无论他怎么敲门,之前出现的那个灰袍僧人都再也没有现出一点影子。

  他究竟是谁?为什么会知道我的名字?

  那天晚上苏沐秋一个人回到酒店后坐在床上反反复复思考这两个问题,然而第一次来到的城市,第一次看见的寺庙,第一次见到的鬼,这太多第一次撞到一起,搅得他一点头绪也没有。

  之后那一夜,他果然睡得很不踏实,荒诞离奇的梦一个接一个地冒出来将他吞...

【喻黄】一四 (END)

  • 喻总视角

  • 双向单恋

  • 前文:零四

  • 昨天晚上写到最后整个人都要飘起来了orz稍微修改了一下结尾


  “来一盘蚝油生菜,再来一盘白灼虾···”

  喻文州笑眯眯地看着正跟服务员报菜名的黄少天,心想少天的话痨真是一如从前,总能成功让服务员的眉头皱成川字。

  他的脑海中他们二人和几个好朋友在高三毕业后一同去吃日料的场面一闪而过,当时他们都刚从高三压抑死板的铁笼中挣逃出来,进一趟城像是从荒漠大西北重返现代化大都市一样兴奋,各式各样的寿司刺身零零碎碎点了不少,列...

© 吃苹果的汐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