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苹果的汐止

活在三流狗血爱情片里的悲剧家咸鱼本鱼

【修伞】情迷机场

  • 不告而别大概是因为家里吧我也搞不清只是想写前男友这个设定(捂脸

  • 对不起标题系列,并没有很情迷orz

  • 上来诈一下尸






  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比坐飞机在飞机场碰到作为工作人员的前男友还愁的事情是什么,是赶飞机迟到碰到作为工作人员的前男友。





  苏沐秋目前就面临着这样的困境。

  事实证明,这真的不怪他,他第一次坐飞机,自以为已经来的很早了,足足提前了起飞时间一个小时到达机场,然而他万万没想到飞机不像火车到了就能坐,在登机之前,还有办理登机牌托运等一系列复杂的手续需要完成。最关键的一点是,机场的人还很多,无比之多,以至于苏沐秋在紧急柜台足足排了十多分钟的队伍都还没有成功办理登机手续。

  看着显示屏上“起飞前四十分钟停止办理登机手续”这几个明晃晃的大字,苏沐秋内心是非常崩溃的。



  然而,双喜往往难得临门,只有祸不单行是真,就在这时,苏沐秋的耳边忽然响起了一个多年未闻却永远不会忘记的声音:“苏沐秋?”



  他一转头,现实身体力行为他演绎了什么叫做“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声音的主人正是多年前突然消失的前男友叶修。



  苏沐秋翻了个白眼表示不想理他。



  但叶修却不依不挠:“你几点的航班啊怎么排在紧急柜台?”

  苏沐秋心里正烦着,扭头就想回叶修一句“关你什么事“,然而叶修仿佛有读心术一般早就知道他想说什么,双手一展便向苏沐秋展示出了身上所穿机场人员的制服,生生将苏沐秋口中的话梗回了肚子里。

  苏沐秋很生气,又一扭头假装视而不见。叶修看到苏沐秋这个样子,轻笑了一声反而更加凑近了他,仿佛引诱一般说道:“哟,苏沐秋,你是不是要来不及了啊?哥可以带你去最前面哦。“



  苏沐秋装作听而不闻。

  苏沐秋继续装作听而不闻。



  苏沐秋看了看表,离起飞时间只剩下四十一分钟,他不情不愿的看向叶修:“七点的飞机,现在还来得及吗?“

  叶修一下笑了出来,对苏沐秋说了一句“跟我走“,直接拉住苏沐秋的手腕把他从队伍中拉了出来。苏沐秋尝试着挣脱叶修的手,但却没有成功,被叶修一直拉着到了一个没人排队的头等舱柜台前面。

“喏,这里,快办吧。“在苏沐秋出口指责之前,叶修松开了他的手腕。

“谢谢。“苏沐秋谨慎的看了叶修一眼,叶修耸了耸肩膀,并没有回话。

  现在离起飞时间只有三十九分钟了,苏沐秋成功办理了登机手续,柜台空姐打了一个电话帮他询问能否托运行李却得到了否定的回答。



  这这这这怎么办?

  望着手里的一个大箱子,苏沐秋一脸懵逼。



  柜台空姐贴心的帮他解释:“这趟航班的行李已经送去托运了,先生您的行李只能托运在下一班前往S市的航班,请问您需要托运吗?“

“下一班航班是多久啊?“苏沐秋面露绝望地问。

“下一班航班是在今天下午五点,到达S市大概八点左右,我建议您还是能自己拿就自己拿吧。”

  柜台空姐面露微笑,苏沐秋心里却更加绝望了,S市,从市区到机场单程都需要两个小时,如果他选择将行李托运在下一班航班,这意味着他至少要浪费掉四个小时的时间。

  苏沐秋转头看了一眼叶修,叶修正似笑非笑地看着他,脸上的表情仿佛在看一场情景喜剧。



  太尴尬了,在前男友面前,尤其是难忘旧情的前男友面前,发生这种事情,实在是太尴尬了。



  苏沐秋正准备接受托运行李这个无奈的选择,却听见叶修说道:“其实我也可以帮你把行李托运在你自己的航班,不过,我只帮我的男朋友做这种事情。”

  呵呵,男朋友?

“哦,滚吧。”苏沐秋瞬间坚定了自己的选择,“那就帮我托运在下一班航班吧谢谢。”

  苏沐秋拿着行李托运单走了,留给了叶修一个冷漠的背影。

 

 



  苏沐秋本来打算在飞机上睡觉,但他显然无法睡着,经过两个小时的飞行时间,他哈欠连天的走下飞机。

  打开手机,他收到了一条来自陌生人的短信。

 

“行李在这一班航班,感谢支持本航空来自男朋友的特殊服务。”

 

  不用想都知道是谁发过来的,只是叶修怎么能这么不要脸???

  苏沐秋崩溃了,他心里憋着很多疑问想问叶修,比如明明是前男友了能不能有点身为前男友的自觉,又比如当年明明是他不告而别现在怎么还有脸回来,他无法将这些疑问问出口,最终自己心里将这些疑问的答案都归为了三个字:不要脸。


  下次再也不定这个航空公司的班机了!


  苏沐秋气鼓鼓地走去行李提取处,然而意想不到的事又发生了,叶修明明告诉他托运了行李,然而他左等右等,怎么都等不到自己的行李。

  无奈之下,苏沐秋气愤地敲字给叶修:“我的行李呢!!!”叶修很快回复了:“说了是男朋友的特殊服务啊,承认是男朋友了吗?”


  ???


  随即一个电话打了过来。

“喂,”叶修的声音懒洋洋的从电话里传来,“怎么样?想好了吗男朋友?”

“你这个人怎么能这么不要脸?你私自扣我的行李,我要举报。”

“别这么不念旧情嘛,苏沐秋,我还喜欢你呢。”

“你···················”苏沐秋沉默了,这些年来他一直单身,说没有叶修的因素那是不可能的,可当年叶修不告而别,就算他现在仍旧喜欢叶修,却也无法立即接受对方回到自己身边。



  哪里有这样的感情是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的?



  苏沐秋一直保持着沉默,他突然不知道说什么好,给叶修说“滚,我早就不喜欢你了”那是欺骗自己,但要他答应却也是强人所难。

  叶修没有挂电话,也一直沉默着,只听见电话里机场的嘈杂声。

  过了许久,苏沐秋看到叶修带着自己的行李箱慢慢从远处走入了自己的视线中,同时耳边又传来了叶修的声音,与自信坚定的步履格格不入的,声音中却带了几分近似祈求的恳切:“苏沐秋,再给我一次机会吧。”

  苏沐秋没有答应,可当叶修走过来牵住他的手时,他也没有再次甩开。

 

 



  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愁过了之后还有春水向东,一周之后,单身多年的苏沐秋再次脱离了组织,想必这一次,他再也不会沦落为一个单身狗了。




评论(4)
热度(73)
© 吃苹果的汐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