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苹果的汐止

活在三流狗血爱情片里的悲剧家咸鱼本鱼

【喻黄】环卫工也有春天 (上)

  • 太罪恶了,本来是想在天天今年生日之前码完的,然而现在都没码完emmmm

  • 发出来凑个数

  • 不知道什么时候码的完(捂脸





  这是黄少天第七次在这条街上看到这个环卫工。


  第一次黄少天会注意到他完全是一个偶然。彼时黄少天左手拿着装有一些剩菜的饭盒,右手拿着一个喝完了的空瓶子,正想找个地方扔掉。作为一个遵纪守法的良好公民,黄少天始终秉持着垃圾分类的原则,可面对着一堆混合垃圾,可回收垃圾箱与不可回收垃圾箱之间的选择就成了一个大难题,这时候一个环卫工就显得尤为重要了。毕竟环卫工对黄少天而言那就是综合垃圾处理站啊,不知道该怎么扔的垃圾扔给环卫工就好了,于是他将自己手上拿的这一堆垃圾都递给了正在这条街上进行清扫的环卫工。可没想到这一递,就递出了惊天大不同,具体一点就是,黄少天发现,这个环卫工,实在是太好看了。

  当时环卫工用他修长而骨节分明的手接过了黄少天的垃圾,顶着一张好看的脸用好听的声音说了一声“谢谢”,还冲着黄少天笑了一下。短短几秒,就成功吸引了黄少天的注意力,让他从那天起每天下班就第一时间奔赴这条街道,美其名曰好的街景不易得,且看且珍惜。

  而等到第七天黄少天还坐在这条街上时,他终于按捺不住自己像有几百只小鹿蹦迪般的内心,做出了一个重大的决定。于是,他打开微信迫不及待的跟从小玩到大的朋友张佳乐发了一条语音:我好像爱上了一个环卫工。


  张佳乐发过来一串省略号,显然是很无语。


  然而黄少天不为所动,过了一会儿,他又回过去一条语音:要怎么才能追到一个环卫工啊?


  要知道对黄少天而言,一天可是堪比一年啊,七年之痒都过了,而他还坐在这条街上,这难道还不是爱吗?

 



  当天晚上黄少天和张佳乐一起吃饭,在晚饭桌上就发表了他的真爱宣言:“这一定就是我的真爱了。”


  张佳乐默默吃饭。


“整整七天我都对他念念不忘,就像网上怎么说的来着,‘见到你,开始相信一见钟情’。啊,说的太有道理了,我以前还一直觉得这句话完全是扯淡,现在我已经深刻地明白了这句话的含义,实在是太有道理了啊。”


  张佳乐默默吃饭。


“所以说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真的,你不要看着他只是一个环卫工,但是,他和别的环卫工都不一样,他是独一无二的······”


  张佳乐默默地翻了一个白眼。

 



  等到黄少天结束他的真爱演讲已经是十分钟以后了。


  黄少天拿起茶杯喝了一口水,万分期待地望着张佳乐,问道:“怎么样?你对我的追人大计有什么看法?”

  张佳乐忍住骂人的冲动,幽幽开口:“上一次你说遇到真爱是在一个月前你抽到游戏里你最喜欢的那个角色的时候”

“然后第三天你就激动地把游戏给卸载了,再也没提过那个角色。”

“我靠靠靠靠靠,张佳乐你还是兄弟吗?”黄少天身上的毛瞬间炸起,“这两件事性质根本不一样好不好!你知道我找到一次怦然心动的感觉有多不容易吗?你知道吗?你知道吗?上一次有这种感觉还是对着小学隔壁班的班花呢!······”


  又是十分钟过去。


  张佳乐在话痨战争中宣布投降,他瘫在椅子上有气无力地说:“行了,我帮你想方法还不行么,环卫工嘛,勤捡垃圾爱护花草,你就给他送花吧。就送玫瑰花,浪漫,别人一看就知道你爱他爱得死去活来的了。”

  如此结束了话痨战争。


 

 

 

  第二天下班,黄少天照旧准备赴街寻爱,没想到被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单身狗郑轩给拦在了公司。郑轩像一只树懒一样环住他的腰,可怜巴巴地说:“黄少,你别走啊,这次甲方太难搞了,我们需要你的支援啊,我这都已经加班两天了。”

“我靠郑轩你敢留部长加班我看你胆子很大嘛是不是是不是”话还没说完,旁边徐景熙适时递上了一大沓文件——之前交给甲方的五份方案全被退了回来。

  黄少天骤然被哽住,用手翻看了一下那些文件,全是各种各样细节方面的修改意见,写意见的字倒是挺好看的,但写出来的东西看着只让人在心中回荡着一句话:难搞,难搞,太难搞了!

  这他不留下来也确实对办公室里加班的兄弟不太人道,黄少天对天长叹一口气,用极其悲痛的眼神看了办公室门口一眼,凄凄惨惨戚戚地回到了自己的办公桌重新开始了工作。他安慰自己,反正环卫工每天都在,他今天去明天去都一样的,再等一天也没关系。


  然而当他第三天抱着一大把玫瑰花望着空空荡荡的街道时,他发现自己错了。

 


  现在不是我要卸载游戏了,这是游戏要卸载我啊。

  黄少天万分绝望的心想。

 


  其实街上并不是没有环卫工,只是现在正在清扫落叶的环卫工变成了一位中年大妈,再没有什么“独一无二”的环卫工的影子。黄少天浑身上下的毛都委屈地搭了下来,他慢吞吞地挪到环卫工的身边,问:“阿姨,能问你件事吗?之前那个环卫工,他去哪里了?”

“什么之前的环卫工?这条街一直是我在负责清扫啊,小伙子你是不是找错人了?”

“不是啊,前天他都在的啊,就和我差不多高的。”

“哦,你说他啊,他是个志愿者,从今天好像就不来了吧。”

“这样啊,谢谢阿姨。”

  黄少天问到了人,却得到了一个更加让人失望的答案,他走到街边的长椅旁坐下,心中对郑轩的仇恨达到了一个无以复加的地步,如果不是郑轩昨天拖着他加班,让他连环卫工最后一面都没见到,他肯定可以完成送花大计,然后说不定顺便还能邀请人家一起吃顿饭,再不济,也可以问个名字加个微信什么的,现在好了,名字不知道电话也不知道,就知道他是个志愿者,也不知道有个屁用。

 


  明天一定要让郑轩加班。

  黄少天恶狠狠地想到。

 


  正在家里看电视的郑轩突然地打了一个喷嚏。


评论(5)
热度(36)
© 吃苹果的汐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