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苹果的汐止

活在三流狗血爱情片里的悲剧家咸鱼本鱼

【喻黄】接头

  • 灵感来自橙光的游戏接头(吃安利吗

  • 玩到结局真的泪目

  • 一个短的不能再短的小片段



  咔哒咔哒飞速的脚步声,日本人带着一队士兵冲上了楼来。

  楼上会议室里的学生们乱作一团,有人站起来义愤填膺地喊道“你们这些日寇迟早要被灭亡”“我们是学生讨论学术你们凭什么抓我们”······


  子弹打碎玻璃,窗外的鸟被惊飞了。


  枪声与吵杂声混在一起,那些呐喊也就渐渐止息,化成隐隐约约的呜咽与咒骂。

  为首的几个学生被日本士兵压住脖子按在桌子上,黄少天跟着同学站在后面,紧抿着嘴唇不说话。

  一片寂静中,喻文州慢慢走了进来。

  他还是保持着一贯的微笑,虽然这笑容现在在他昔日同窗的眼里看着无比刺眼。

  “喻君的情报果然准确。”

  为首的日本军官笑着拍了拍喻文州的肩膀。

  喻文州笑了一下,扭了扭头像是往学生群里张望了一眼,像是在找谁,又像是谁都没有特意看。

  “道貌岸然!伪君子!”

  黄少天的声音忽然刺进了空气里。

  他很快被士兵一下拽到前面来,脑袋被狠狠地按在桌子上。

  “这不是昔日与喻君形影不离的好友吗?”

  日本军官乐呵呵的,仿佛十分乐于看见这样旧友反目的戏码。

  喻文州眼里的笑意淡了,没有说话。

  

 

 

  他想起一周前的晚上,在那个黑暗狭小的隔间里,他搂着黄少天,一点点撞到他的身体里。黄少天喘得很急,脸上的汗珠一颗一颗地落,却一直咬紧了嘴唇没有喊出来。那天晚上他一点没手软,根本谈不上温柔,他们狠狠地吻在一起,像野兽互相撕咬,要把彼此攥进骨头里。他们都很默契地没提一周以后的抓捕,没提从此喻文州在人前就是汉奸的身份,也没提即将在抓捕中死去的老师魏琛。



  当初叶修给他们下达任务的时候,黄少天是第一个不愿意的。他跳起来问怎么能让魏琛去死又怎么能让喻文州来亲手带魏琛去死,叶修当时表情很坚定,他点燃一根烟说:“只有彻底的牺牲,才能换来开始。”

  是的,牺牲。

  为了喻文州汉奸身份被日本人信任的牺牲,为了喻文州划清过去往后被千夫所指的牺牲,为了宏伟而远大的以后,坚定而光明的未来的牺牲。


  黄少天不是不懂。

  因此他也没能说不。


  那天最后,他抱住喻文州,低声在他耳边问道:“你说革命能成功吗?”

“一定可以。”

  喻文州的声音很温柔,但却很坚定。

“就算······魏老师,你,我,都看不见。”

  喻文州侧过头去和黄少天交换了一个绵长的吻。



“可是他们能看见。”

  他望向隔间窗外透来的点点天光,窗外树枝上的麻雀在轻快的跳动,生而不息的,像他们奔赴前线的无数的同志,也像从未言弃的四万万人民。


 


  他曾想过无数次和黄少天在一起,也想过无数次悄悄逃走逃到一个谁都不认识的角落去,他不是不会害怕,不是不知道前路坎坷,但是他看见黄少天头被压在桌子上还试图瞪着他的双眼,那里面有假意的生气与愤怒,往深处看,却有亮着光的未来与希冀。

  他想前路再过坎坷,不过也是他们一同走进不知去处的未来,看着黑暗一望不见低,但里面有黄少天亮着光的眼睛在看着他,像是燃起了火焰,也燃起了光明。



“带走吧。”

  喻文州踱了踱步,慢条斯理地说出了这句话。

  一片学生被日本人押着往前走了,不少人路过他时还向他愤愤地骂了一句“狗汉奸”,瞪着他的目光恨不得把他杀死,但喻文州始终保持着微笑,挺直腰背站着,仔细地看着每一个人的表情。



  前路真漫长啊。

  他想。

  但是他们都一定会走下去,走到底,走到生命终结,走到看到光明的那天。




  就算不知道那天还有多远。


评论
热度(16)
© 吃苹果的汐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