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苹果的汐止

活在三流狗血爱情片里的悲剧家咸鱼本鱼

【修伞】想为你唱首歌(7)

  • 写到最想写的地方了哈哈哈哈哈哈

  • 我真滴不是故意在新年写这个的(真滴 信我

  • 新年快乐w2018大家都要开开心心啊





  叶修回到自己房间打开手机,果不其然收到了黄少天的狂轰乱炸,微信消息向下拉了一整屏都没个完,绿色长方块旁边全冒着小红点等待着他点击收听语音。

  叶修轻轻地“啧”了一声,点击返回慢悠悠地打开了喻文州的对话框。

  叶秋:黄少天说什么了?

  片刻之后得到了喻文州的回复,是一条很长的语音。

 

  感觉不大像是喻文州回的啊。

 

  叶修心里冒出了一股不好的预感,他这么想着,还是点开了那条语音,然后听见了黄少天富有穿透力带有攻击波的声音:“我靠靠靠叶秋你居然不听我给你的消息!!!你以为来找文州结果就会有什么不同了吗我告诉你不会的哈哈哈哈哈哈哈!!!······”

  叶修没有听完就把手机屏幕按黑了,他今天才接受了背醉鬼回家这样体能上的巨大考验,实在不想接受来自话痨在心理上的巨大伤害。他觉得自己很有必要关个机,可还没等他实施行动,一个电话就打过来了,低头一看,来电人三个大字:黄少天。

  叶修无可奈何地接起电话,还没开口就收到了黄少天如连珠炮弹一般射过来的一大堆问题,叶修把电话从耳朵边拿远了一点,等黄少天自己说完没什么声响了,才拿回耳边道:“一个个来,你怎么那么多问题,哥都快被你烦死了。”

  黄少天显然对他这个态度很不满意:“我靠叶秋我这是朋友之间的关心!!!关心你懂吗!!!我关心你你还好心当成驴肝肺你说你这个人是不是太过分了啊!!!”

  “行行行,快说吧,你到底想问什么?”

  “你今天和那个苏沐秋到底是什么情况啊?”

  早从叶修和苏沐秋一进酒吧,黄少天就嗅到了八卦的味道,那可是十指相扣了啊,不得了啊,他本来当时就想问问叶修是怎么回事,碍于苏沐秋在边上,才把话憋进了嘴里一直忍着,现在终于问了出来,实在感到身心舒爽。

  “就像你看见的那样呗。”

  没想到叶修打了个太极,根本没有正面回答黄少天的问题,可黄少天哪是那么好对付的,他把叶修地话接过来继续说道:“那我可是看见他甩开了你的手了啊,要我说,就是你这个老不要脸的死缠烂打人家。”

  “我看小苏也挺好一小青年,怎么可能跟你同流合污。”

  叶修轻笑了一声,懒洋洋地在床上躺了下来:“我跟他同流合污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个深山老林里拍戏呢。”

  “我说黄少天,你什么时候变成一副居委会大妈的腔调了?”

  喻文州温和的声音适时在对面响起做出了解释:“少天之前在拍一部家庭伦理片。”然后果不其然听到了对面黄少天瞬间拔高的声音“文州你怎么帮叶秋说话呢!”,之后似乎对方关掉了免提,窸窸窣窣好一阵,才又听到了黄少天的声音:“我要问你的其实不是这个,是嘉世。”

  黄少天的声音变得有些沉重,“你跟嘉世······”,他没有说下去。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叶修和嘉世之间出现了不小的问题,这几个,叶修一点消息也没有,嘉世那边给出的理由是叶修自己找寻灵感写歌去了,可作为一个顶级歌手,同时也是一个一线明星,这简直与被雪藏无异,而与此同时,嘉世却传出了签约新晋歌手孙翔的消息,并开始了孙翔专辑的一轮宣传,任谁也看得出来,嘉世这是要放弃叶修去捧孙翔了。

  其实从利益的角度来看,嘉世这么做并没有错,叶修的确出名,是歌坛里的天王级人物,可叶修却从不露面,广告、综艺没一个能接的,在盗版横行的今天,唱片市场本就不景气,只凭唱歌出唱片,就算叶修再火也赚不了多少钱,而正因为这件事情,嘉世与叶修不和已久,迟迟都商量不出让嘉世满意的结果,摇钱树摇不了钱了,换人也只是早晚而已。

  可是如果不签嘉世,叶修又该去哪里呢?嘉世本就是国内顶级几大唱片公司之一,连嘉世都不要他了,哪里还有好的唱片公司敢接。

  黄少天他们身为叶修的朋友,虽然平时互损惯了,但这种时刻,说不担心是假的,之前黄少天一直在组里拍戏,成天连轴转忙不过来,也没时间和叶修联系,现在好不容易才算终于得了个机会问问叶修这件事。


  叶修自己提起这件事倒没显出什么沉重的感觉,他坐起来用肩膀夹着手机,点燃了一根烟叼上,慢悠悠地回道:“没多大事儿,就散伙了呗。”

  “那你打算怎么办?”

  “怎么办?”叶修吐出一口烟气,“重头再来呗。”

  叶修说得轻松,但黄少天知道其中的不易,更何况叶修还想做娱乐圈里那个特别,不露脸的特别,这在这样一个看脸的地方,更是难上加难,如果不露脸,那基本上就只能走网络歌手的路子,可网络歌手往往难以凭借唱歌吃饭,若要叶修放弃唱歌去寻其他职业,他肯定也不愿意。

  黄少天想到这里,又开口追问道:“你难道愿意露脸了?”

  “这不是不露也得露嘛。”

  听见叶修肯定的答复,黄少天反而更奇怪了:“那你跟嘉世解约干嘛?你要是早点能露脸也不至于和嘉世闹成这样啊。说起来,你到底为什么这么多年都不肯露脸啊?”

  “这个说来话长,哥就懒得跟你解释了。”

  “总之哥打算自立门户了,就这样,挂了。”

  “行吧,那你自己多注意着点,有事要帮忙的话一定要说。”

  “行。”叶修干脆利落地挂了电话。


  他和嘉世这些陈年往事,他的确不大愿意拿出来说,也隐约有些不好意思拿出来说,离家出走追求音乐梦想的少年,因为怕被家里发现而不愿意露脸,说出来总有种迷之中二感,而到了后来不愿意被嘉世老板以利益形式要挟出来露脸,也不是什么值得跟别人说的事情。

  他走的路堂堂正正,他不卖惨,也不怪嘉世老板陶轩为了利益放弃他,他能理解陶轩,只是道不同不相为谋而已。

  自己出来独立开工作室,这个想法他早就有了,只不过现在又多了一点变化,那点变化在于苏沐秋,他本以为自己要单枪匹马出来独斗,可现在,他却开始认真思考与苏沐秋以组合形式合伙的可能性,更准确地说,不仅是合伙,还有把人追到手的可能性。

  叶修想起了今天晚上苏沐秋喝醉酒的样子,他不自觉地挑了挑眉,在心中把这个可能性默认为了百分之百。

  可在此之前,他首先要好好处理跟嘉世的散伙,陶轩给了他两个月,时间已经很多了,可他之前一页合同都还没有翻过,现在也得拿起来仔细看看。

  他想处理好所有事情再正式去邀请苏沐秋同他组乐队,当时来看时间也是有余裕的,可他没有想到,计划赶不上变化,一条新闻使得他最终只能在匆忙之间处理好这一切。

 

 

 

  苏沐秋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日上竿头了,他揉了揉模糊的双眼,感觉脑子还昏昏沉沉的,仍旧没能摆脱酒精的后遗症。


  玩脱了啊居然在叶修面前喝醉了,完了完了完了,他没有酒后做一些什么不该做的事吧?


  苏沐秋一回想起昨晚就觉得头疼,他也是万万没想到自己居然喝两杯就倒了,现在还死活记不起来喝醉之后做了些什么。他虚着眼睛扫了一圈自己的房间,叶修不在,这个认知让他莫名地松了一口气,一秒后他又开始设想万一是自己喝醉后对叶修动手动脚然后把人逼走了怎么办,苏沐秋杞人忧天的技能点可能加的太高,脑洞一开就如跑火车一般根本拉不回来,几秒后他脑中已经开始出现了自己微信给叶修说对不起然而发现对方已经将他删除好友的画面。

  太惊悚了。

  苏沐秋一下鲤鱼打挺从床上坐起来,与此同时就听见了开门的声音,他又一下子直挺挺地倒了下去,瞬间闭上眼睛打算装睡。


  上天保佑不是叶修,上天保佑不是叶修。


  苏沐秋心里这么念叨着,也果然得到了上天的保佑不是叶修。

  “哥哥别装睡了。”苏沐橙的声音冷漠地从他头顶上方传来。

  “呼···”苏沐秋呼出一口气睁开了眼睛,苏沐橙站在他旁边,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


  ???


  苏沐秋有点懵,同时又有点心虚,他不会真的对叶修做了点什么,还搞得连苏沐橙都知道了吧。

  正在苏沐秋胡思乱想之时,苏沐橙的声音打断了他翻飞的思绪:“哥哥,你老实跟我说,你是不是喜欢叶修哥?”


  ······


  这个场面,就仿佛苏沐秋高中时的教导主任训话,苏沐橙的语气跟那个教导主任那是一模一样的,都是带着一种自家的好白菜被猪拱了的痛心疾首的味道。

  “嗯···啊···不···不是的。”连苏沐秋的反应都跟当时无比相似。

  “哥哥你就没必要瞒我了吧?我早就看出来了。”

  苏沐橙在苏沐秋的床边坐下来,语重心长地开口道。

  “你···你是看出来的?”苏沐秋迅速抓住了重点,几周前看出来的,不是昨天晚上看出来的,那他昨天晚上···

  “我跟哥哥一起长大,哥哥喜欢谁我还看不出来吗?”苏沐橙嘟了嘟嘴,有些不满的伸出手揉了揉苏沐秋的头发,“所以哥哥居然不告诉我,真是太过分了!”

  苏沐秋有些尴尬地“啊”了几声,又听到苏沐橙继续说道:“哥哥喜欢他,为什么不去表白呢?”

  “因为···因为······”,苏沐秋颇有些不好意思地咬了咬嘴唇,忽然意识到自己居然在被一个身为高中生的妹妹指导感情问题,他坐起来拍了拍苏沐橙的头说道:“你担心我这些问题干什么啊?你还小,要好好读书别管这些问题。”

  苏沐橙无辜地眨了眨眼睛,“那不是因为哥哥太怂了我才担心嘛。”,她没等苏沐秋反驳就站起身来,“好啦好啦我不管了去写作业了,只不过,哥哥如果喜欢一个人就要勇敢地说出来啊,要不然会错过的哟。”,说完就俏皮地走出了苏沐秋的房间。

  苏沐秋还如在梦中,他无奈地摇了摇头,就又看到苏沐橙探头进来:“哥哥不要怂哦,表白了不会后悔的!”

  “快去写你的作业去吧。”苏沐秋笑着赶走了苏沐橙。



  他妹妹这都是哪里学来的?而且他哪里怂了······

  苏沐秋笑着轻轻地摇了摇头,脑子里还想着刚才苏沐橙说过的话,无可否认的是,身为哥哥的苏沐秋也认为苏沐橙说的是对的,喜欢一个人是应该勇敢地说出来,他也不是没有考虑过向叶修表白,可是叶修喜欢他吗?

  叶修的确对他很好,但是也从来没有表现出有什么超出朋友范围的可以归做喜欢他的举动,就算牵过他的手,可那只是叶修为了方便拉着他吧···?

  苏沐秋慢慢回想他们生活中的细节,越想反而越来气——说白了那家伙只是一个钢铁直男日常生活中撩而不自知吧!

  如果是这样那他表白有什么意义呢?

  有啊有啊,停止这样没有结果的喜欢及时止损呀!苏沐秋心里有个气愤得直跺脚的小人这么对他说道。

  算了算了,还不知道昨天晚上到底对叶修做了些什么呢,刚刚也忘了问一下沐橙。

  苏沐秋甩了甩脑袋试图把头脑中杂七杂八的想法甩出去,结果头却更痛了——哎哟都怪那个家伙昨天非要点酒。

  苏沐秋小小地使用了一下怨念光波,慢慢地从床上爬起来洗漱下楼。

 

 

 

  “小苏起来了呀,昨晚喝那么多,难怪起这么晚,午饭都要好了,你等等啊。”陈果热情地跟他打招呼,他低着头应下,慢慢地移到餐桌边坐下。

  不一会儿苏沐橙也下来了,积极地去厨房帮陈果把饭菜拿出来端上桌,然后坐在了苏沐秋对面。

  “叶修今天怎么没来?”苏沐秋不自觉地开口问道,刚问出口就看见苏沐橙古灵精怪地向他眨着眼睛说:“不知道,从早上就一直没从房间里出来过,要不哥哥去看看吧?”


  ······好像不是很想去。


  苏沐秋咬了咬嘴唇,磨蹭了半天还是在苏沐橙的注视之下慢慢站起身往叶修房间一步步挪去。

  叶修的房门虚掩着,苏沐秋往里望了一眼,叶修的床上散着许多白色的纸张,而叶修站在窗边背对着他,像是在打电话的样子,通话的声音虚虚地从房门口传出来。

  “······对,我已经订了今天下午的机票,什么事情等我回来再说·····“

  苏沐秋愣在门口,后面的话已经听不清了,他满脑子都回荡着叶修刚才的声音——“我已经订了今天下午的机票”。


  还被怂恿着要跟他表白呢,这人都要走了,而他,什么也不知道。


  苏沐秋垂下了眼睛,他没有敲门,又慢吞吞地移回了餐桌前,苏沐橙还一脸希冀地看着他,他把满心的情绪藏了一藏,干巴巴地解释道:“他在忙。”

  虽然也不知道他到底在忙什么。

  苏沐秋在心里暗自叹了一口气,扬起笑容把话题引到了别的地方。


  但不管在忙什么,总归跟自己没有关系了吧,这个人,马上就要走了。




  也是,这个人也从来没有跟他说过会留下来。


评论
热度(43)
© 吃苹果的汐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