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苹果的汐止

活在三流狗血爱情片里的悲剧家咸鱼本鱼

【修伞】想为你唱首歌(END)

  • 终于写完了,喜大普奔,虽然感觉结局糖份不够emmm

  • 娱乐圈纯属瞎扯,请勿代入任何真人谢谢

  • 我,熬夜码完,然后lof说我含敏感词,我???恐怕是要吐血而亡

  • 我找出来了,是终身zhi这个词,nili lof敏感真奇特哈




  于是古镇上的人一下子肉眼可见的多了起来,明明是淡季却日日人流涌动,连陈果的小客栈也住进来了两个扛着大炮一看就是职业娱记的人,两人还想着法向陈果大听有没有看到过视频上的人,所幸偷拍视频太过模糊,除了直接指认出来是谁才可以勉强对上相貌特征的黄少天与喻文州以外,没有人能将上面的苏沐秋与叶修给认出来。

  但饶是如此,苏沐秋还是心惊胆战生怕自己会被认出来。他借以闭门创作为名每天呆在家里,一边感叹着明星效应的可怖热度,一边困恼自己不能出门唱歌少了经济来源这该怎么办,但比起这些有的没的,更多的时候他更担心叶修的处境。他没有再打叶修给他的电话,但是他每天都要刷好几次微博,心里千百次祈祷希望叶修的热搜早点掉下去。

  在事情发生的一周后,苏沐秋接到了叶修本人的电话。

  当时已经是凌晨了,苏沐秋正准备睡觉,都已经躺在了床上却被一个手机铃声给唤了起来。

  那是一个陌生的号码,来自H市。

  苏沐秋接起电话,听见对面一个极其低沉的男声:“喂,您好,是苏沐秋先生吗?我是嘉世的记者,有几个关于叶秋的问题想采访您。”

  苏沐秋的第一反应就懵了,他心想:完了完了,我是不是被认出来了。

  接着他就听到了耳边传来一声轻笑。

  他忽然反应过来,嘉世一经纪公司哪有什么记者?

  H市,深更半夜不睡觉打他电话,这能是谁?

  肯定是叶修!

  这家伙居然还有心思跟他开玩笑!

  苏沐秋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翻身起来,怒道:“叶修!”

  对方没再压低声音装低沉,懒洋洋地笑道:“别这么大声,苏沐秋你喊魂呢。”

  苏沐秋:“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思跟我开玩笑?你自己看看你的微博热搜,都几天了怎么还红字呢!”

  叶修反而乐了:“哟,苏大大这每天帮我盯着呢?这么关心我啊。”

  苏沐秋被他梗了一瞬,顿了一秒继续正经道:“你没请公关吗?你这打算怎么办啊?”

  叶修:“没钱请啊,我这跟嘉世解约都要流落街头了,还盼着你收留我呢。”

  叶修在嘉世待了十年,居然解约了?苏沐秋皱起眉头,有些担心地问道:“你怎么就跟嘉世解约了?”

  叶修:“可能因为我老了没人爱了吧。”

  又没个正形,苏沐秋听叶修这么回复,心知他不愿多提这件事,也没继续纠缠,反而语气软了几分换了个问题:“那你,什么时候回来呢?”

  “可能再过个几天吧。”叶修这么答道,顿了顿,又重新说了一遍:“别担心,我现在活蹦乱跳着呢,过个几天就回。”

  他说得轻描淡写的,根本不像出了严重的事情才回不来,倒像是去朋友家过个夜很快就能回家,苏沐秋知道对方是不想让他担心,正打算说让叶修去忙他的去,却乍一听见叶修在电话对面问他:“苏沐秋,你之前说愿意跟我开演唱会这事儿,是真的吧?”

  “啊?”苏沐秋完全没想到对方为什么突然提起这个,下意识答道,“是真的啊,怎么了?”

  叶修没有解释为什么突然思维大跳跃问出这么一个问题,答道:“是真的就行,行了你快去睡吧,都十二点过了。”

  “那你也早点休息。”

  “嗯。”

 


  叶修挂掉电话,左手把手机揣进口袋里,右手把烟掐灭在烟灰缸里,走进了嘉世的会议室。

  会议室的桌上,放着他与嘉世的解约协议书,这份协议书,嘉世改了足足一周,叶修也就等了足足一周。

  叶修对嘉世是很有感情的,嘉世是他的第一个经纪公司,也是目前唯一一个经纪公司,嘉世的老板陶轩是他以前的好哥们,可以说是陶轩见证了他的音乐梦想,而他也见证了陶轩白手起家创造嘉世,最终也是他成就了嘉世,而嘉世也成就了他。只是在一起建立辉煌之后,分歧却渐渐出现了,其中最大的分歧在于,娱乐行业渐渐更加在意颜值而非才华,可叶修却始终不肯在公众面前露脸。不肯露脸,这就意味着无法靠颜值包装来吸引粉丝,也失去了包括演唱会综艺广告等诸多商业机会以及其所附带来的利益。其实这说起来也很无奈,叶修也并非对明星露脸有什么偏见,只是他年少时追求唱歌梦想实为离家出走,生怕露了脸被家里人看到就要被抓回去,而等到年岁渐长,陶轩已然不再信任他,露不露脸一事仿佛全成了利益威胁的工具,说他心高气傲也好,不识好歹也罢,他始终不愿意在威胁之下向公众露脸。

  叶修还记得陶轩和他闹翻的那天晚上,陶轩手直指着他的眼睛问他是不是自负到以为自己能够改变这个行业的规则,叶修沉默了很久都没说话,最后叹了一口气说他从没有自负到要改变规则,只是他现在还有这个能力不被规则改变。

 

  “我不是不愿意露脸,只是,陶轩,你已经走得太远了。”他这样说道。


  他不愿意曾经挚友被利益驱使越走越远,只可惜,他的劝告,陶轩再也听不进去了。

  道不同,不相为谋,叶修曾经以为陶轩是可以理解他的人,现实却证明并不是。

  他拿起笔,准备在解约协议书上签字。

 

  嘉世对他提的要求不多,除了赔付违约金以外,只有一年以内不能有任何主动的宣传曝光,这个要求看似简单,可身在这一行,才知道这短短十几个字的分量。

  身为明星,尤其是歌手,在唱片市场日渐萎缩的今天,要想让唱片公司同意给你出唱片,很重要的一点就是歌手本身的人气,而嘉世这一开口,一年零曝光,尽管叶修的唱作实力是一等一的,可谁能保证一年之后还有人记得他这个人?除此之外,现在叶修想要找个新公司倒是容易,可如果要他等到一年之后再签新公司,那时候又有哪家公司愿意接纳他,这也是个未知数。嘉世这一手,等于是把他踢到了娱乐圈边缘,随随便便可能就掉出局了。

  叶修以前在嘉世的经纪人吴雪峰终究是看不下去,拦住了叶修准备签字的手,一脸沉重地问他:“你不再仔细看看?现在可能还可以商量。”

  叶修笑起来:“就这样吧。”

  他干脆利落地在协议书上落了名,抬起头来看着陶轩,道:“之前你答应的事情,希望你可以做到。”之后他转身,头也没有回的走出了会议室。


  陶轩答应叶修的事情,正是嘉世对他开出一年零曝光的条约的筹码。其实之前狗仔拍到的事情远比网上流传的版本清晰很多,包括叶修苏沐秋的脸都清晰可辨,只是这条视频被嘉世的公关以高额的经费给买下了,嘉世同意帮叶修部分公关这件事情,条件便是增加解约协议书的项目,以及利用这次事件捧出新人孙翔。

  嘉世的动作很快,经过他们的公关,事件导向一下变了向,公众不再关注这件“疑是天王叶秋”的小事,因为嘉世放出了另一个爆炸性消息:叶秋解约。

  营销号们口供一致,“叶秋在专辑制作过半期间单方面解约嘉世,天王这么耍大牌,怪不得嘉世要捧新人孙翔”,种种辞藻措句,表达下来都是这个意思,叶修的微博迟迟没有表态,只有嘉世官博放出了解约声明,像是默认了这件事情的真实性。

  一时间微博上腥风血雨,脱粉的脱粉,回踩的回踩,只有一小部分真爱粉在其中夹缝生存,声称正主没说话,不传谣不信谣。

  而苏沐秋就属于这一小部分真爱粉当中,他不仅是真爱粉,还是真爱粉中的战斗粉,正好他最近不能出门只能呆在家里,他就每天捧着个电脑帮叶修狂怼黑子净化广场,一时间暴涨微博粉丝,在叶粉口中被尊称为“秋木苏老师”。

 

 


  逐渐的,这件事情的热度还是最终褪下去了。

  叶修回来古镇的那天,距离事发,已经快过去了将近一个月。他挑了个凌晨的飞机,于凌晨三点成功抵达了陈果的小客栈门口。

  苏沐秋打开门,看见叶修一个人站在门口,月光温柔地洒在他身上,给他镀上一层银色的月华,他带的东西不多,嘉世十年,也就给他剩了五张专辑,一纸解约协议和一个行李箱,以及渐长的年岁与曲折不为外人知的经历。

  苏沐秋忽然就有些触动,他看着叶修还如一个月以前懒洋洋地笑着,残酷锋利的世事在他身上穿身而过却仿佛不留痕迹,他的眼眶忽然有些湿润,猛然地就抱了上去。

  叶修倒像是被他突如其来的拥抱吓了一跳,他轻轻偏头,嘴唇半擦边球似的滑过苏沐秋的脸颊,像是一个不经意间的吻,也将苏沐秋搂的很紧。

 

  后来苏沐秋半开玩笑地问他当时怎么会忽然想亲自己,难道就不怕自己对他根本没意思把他当成性骚扰,叶修很诚实的回答他因为看他那样傻愣愣的抱过来就一时没忍住。

  “苏沐秋你自己没发现吗,你的眼睛里根本藏不住喜欢。”叶修这么说道。


  但那都是后话了,当时的苏沐秋根本无心纠结这算不算是一个亲吻,他满心都记挂着叶修,忙着问他这一个月来到底发生了些什么。

  而叶修当晚,就一点一点地向苏沐秋诉说了他漫长的过去十年,最后他说:“哎,反正都过去了。”为这十年画上了一个句号。

 

  第二天清晨,叶修向苏沐秋拿出了一份合同。

  “既然你说想跟我一起开演唱会的事情是真的话,那就看看这个吧。”

  那是一份乐队组合的合作合同,叶修的前经纪人吴雪峰帮叶修拟的,吴雪峰跟了叶修十年,虽然不能仗剑走天涯随叶修离开嘉世,但也切切实实帮他做了很多事情,包括拟好这份合同。

  “你是真的打算和我一起搞组合?”

  苏沐秋有些不敢置信,又有点隐隐约约的兴奋。

  “对啊,你要是没问题,就可以签字了,我可已经等不及了。”叶修一脸正经地回道。

  苏沐秋笑了一下,眼睛一眨一眨的,“那我真的签了!”他正准备拿笔签字,却听见叶修喊道“等等”,说着还把合同书合了起来。

  苏沐秋伸手就想去把合同书抢过来掀开,边抢边说道:“你不是已经等不及了吗?快点给我,有什么事儿比这个更重要?”

  叶修这下直接将合同书往里一收抓到了怀里,看着他老神在在地说:“终身大事。”

  “搞组合不就是终身大事吗?”苏沐秋说着又要去抢合同。

  “不,比那个还重要。”

  “行,那你说吧。”苏沐秋停下了手上的动作,坐下来看着叶修想听他说说是什么终身大事。

  但叶修被苏沐秋这么一盯着,反而还说不出口了,他用手摸了摸头,看着坐立不安的欲言又止了半天,好不容易才挤出一句话开口问道:“你说,要聘你终身的话,这酬金要怎么算?”

  苏沐秋心里还惦记着合同的事情,疑惑道:“娱乐圈搞组合一签要签终身的吗?”

  说着还掏出手机准备查查,嘴里念叨着:“我没听说啊,要不你等我查查。”

  叶修被他这么一问反而直说了:“我的意思是,我想聘一个男朋友,终身zhi的,苏沐秋你要不要来试试?”

  “嗯???”苏沐秋抬起头一脸懵逼,懵完之后他慢慢眯起眼睛笑起来,“这就要看你的诚意有多少啦。”

  叶修晃了晃手里的合同,又指了指自己,伸出右手慢慢握住了苏沐秋的垂着的左手十指相扣,问道:“我这诚意还不够吗?”

  苏沐秋的耳根有些发红,但他装作毫不在意地斜了叶修一眼,咬了咬嘴唇说道:“勉勉强强吧,不够用这个补!”说着他又要用右手来抢叶修手里的合同。

  不过这回叶修没有再躲,苏沐秋顺利地拿到了合同开始签字,边签边听到用手腕撑着脑袋的叶修凑在旁边问他:“你就不怕这合同签了回不了本啊。”

  “这有什么,大不了我们一起从头再来呗。”苏沐秋写完最后一捺,看着叶修认真地说道。

 

  是啊,他们还这么年轻,还拥有无可限量的以后与光明蓬勃的未来,更何况他们在一起,即使要在娱乐圈这个大染缸中浮沉,也必然不再孤独。

 

  “苏沐秋,你怎么这么招人喜欢啊。”

  叶修摇了摇他们牵在一起的手,看着苏沐秋的眼睛笑起来说道。

  “那就一起,从头再来吧。”

  像是最为慎重的承诺,也像是最为虔诚的祷告,他们在这一秒握紧了彼此的双手。

  他们一起,从头再来。



评论(2)
热度(56)
© 吃苹果的汐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