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苹果的汐止

活在三流狗血爱情片里的悲剧家咸鱼本鱼

【修伞】分手,快乐

  • 一个“啊是你想分手”“啊明明是你想分手”的故事

  • 叶苏怎么可能分手,我cp这么甜

  • 谁又能想到我真的是在火车上写完的这篇呢




  苏沐秋想,他可能根本就不该提出这个什么狗屁分手旅行。

  在来以前他本来是想好了的,A市是他和叶修一直以来都想去的地方,这回一起去一趟也算求个圆满分手快乐,无论对这个地方还是这段感情都不会留有遗憾。

  但是现在——

  苏沐秋瞟了一眼坐在他对面的叶修,对方戴着头戴式耳机似乎正在拿手机看一个什么视频,表情很淡漠,眼神一丝一毫都没有分给他。

  从上火车起,叶修除了问了他一句“你的包要不要放到架子上”以外,其余的一句话都没跟他说过。

  苏沐秋偷偷地收回了自己的视线,划开手机开始刷微博,刷着刷着不知怎么就点进了叶修的主页,其实叶修平时很少发微博,上一条还是去年夏天,叶修转发了一条安利一家吃海底捞的餐馆微博艾特他说“我们周末去吃?”。当时网上正流行着千百种将普通海底捞吃出豪华大餐的方法,苏沐秋看到之后嘴馋很久了,成天在叶修耳边念叨说一定要去吃一次海底捞,叶修在生活上一向比较粗枝大叶,这次也难得的记住了苏沐秋这强烈的吃货愿望。后来他们特意抽时间去了叶修转发微博里的那家店,只可惜网红店历来人山人海,两个人都没有排队的耐心就换了地方,之后也没有找到机会真正吃一次海底捞。

  这么想起来其实遗憾的也不只是去不去A市。

 

  不知道分手以后叶修会不会把和他相关的微博全部删了。


  苏沐秋盯着那条微博愣神了一会儿,脑子里忽然冒出了这么一句话。

  估计会的吧,叶修一直都是很干脆果断的人,但是他似乎又不是这么关注社交媒体。苏沐秋神情复杂地望着他们目前还显示着互相关注的标志,思索着自己是不是应该先主动把叶修的关注给取消了。

  他的手指在取消关注上上下徘徊了好一会儿,最终还是没有点下去。 

  苏沐秋将头轻轻靠在列车的车窗玻璃上,随着火车的行进一晃一晃的,开始回想他们遥远的过去。

 


  认识叶修是在大学,大一分宿舍的时候两个人分到了一间,像所有男生之间发展友谊的道路一样,他们一起打游戏开黑,一起凑单点外卖,也一起抱怨听不懂的高数课和每次上课都要点名的马哲秃头老教授。

  后来在一起也像是很顺其自然的事情,两个人天天呆在一起关系越来越好甚至被室友笑骂是死基佬,叶修在大一下的时候向苏沐秋告了白,苏沐秋从小在孤儿院长大无父无母也没担心什么性取向家庭责任的问题,从善如流的就答应了他说了声“好”,等反应过来才惊觉他们俩这进展是不是太过顺水乘舟。


  顺畅得像他们天生就要在一起。

  也顺畅得像体现不出一点感情的珍贵与厚重。

 

  果然人生还是不会一直顺风顺水下去,曲折总会有的,只是当时未到。

  临近毕业两个人无可避免的面临了工作还是考研的问题。于苏沐秋而言这是没什么好选的,他的志向本就不只于在一个小公司当一个小员工,他想要上到更高的学术平台去以后搞研究,而以他优异的成绩也的确拿到了很可观的国外顶尖院校的offer。而至于叶修,苏沐秋没仔细问过他这方面的打算,只是也早就知道叶修家里在首都有自己的公司,似乎早早的就在催叶修回去继承事业,而叶修的态度不说乐见其成,但至少也没在苏沐秋面前表示过明确拒绝。一个国内一个国外,未知太多定数太少,这像是一个明确的分岔口,让他们站在这里say goodbye,苏沐秋其实也并非质疑他们的感情经不起异国的考验,只是觉得为了他一个人的梦想让叶修搭上来陪他忍受煎熬,这未免对叶修太不公平,而且他们也的确没有像普通情侣一样疯狂的热恋过,似乎从一开始就过度到了平淡如温水的相处期,这样的几分热度对方也并不一定愿意陪着他把温水耗成冷羹。

  怀抱着这样的心思,以至于叶修开口的时候苏沐秋也没有太过惊讶,更像是一种早就预料到了的镇定。他听完叶修说“你也知道我家在B市有个公司”时就打断了他,这样的语气似乎下一句就是要诉述自己的难处表示自己要回去继承公司再加分手,可不知道为什么他不大想听叶修把分手说出口,像是把他当成了受委屈的那一个,于是他主动说道:“我们去A市旅游吧,去完就分手,也算不留遗憾了。”

  当时的叶修盯了他很久,最后留下一个字“好”。

  苏沐秋无悲无喜,带着一种自己都感到奇怪的木然感情点了点头,心想校园里常传的毕业分手魔咒果然不是假的。

  而悲伤满溢上来都是在过后了,他和叶修说完分手刚好轮到一个周末,其他室友包括叶修在内忙着实习都搬了出去,整个宿舍就剩下他一个人,而他由于已经收到满意的offer反而闲了下来,周五晚上打了一晚上游戏周六昏睡一日,睡梦中恰好梦见他和叶修刚搬进宿舍那天,叶修收拾好东西从口袋里掏出一根烟想点,被他笑着提醒说是宿舍楼里不准抽烟。

  “得,我给忘了。”当时的叶修还没这么厚脸皮,颇有点不好意思地把烟收了起来,“我可不想第一天进来就给个通报批评了。”

  那时候他听见这话笑得更灿烂了,心里想着这个人好像还挺好相处的,估计以后室友关系应该不错。

  苏沐秋醒来的时候梦里正回放到他和叶修一起打游戏埋伏别人成功得人头被别人在世界公屏上骂狗男男,他特意指给叶修看问要不要一起再去杀到他们闭嘴,叶修漫不经心地回他一句“这种比狗男男还菜的人有什么好管的”,脸上挂着一丝笑容。苏沐秋看着这丝笑容就莫名其妙的醒了,然后莫名其妙地感受到铺天盖地的空洞。

  其实梦到的都不算是什么刻骨铭心的片段,都是些琐碎零星的日常,就算是第一次见面,他们也没有一见钟情的浪漫桥段,可苏沐秋不知道为什么,想起这些明明平淡而无味的细枝末节,反而异常觉得心里堵得发慌,压抑与荒芜织成一片密集的巨网笼罩下来,而他根本无处遁藏。

  他平时本来是不喜欢落泪的人,他自己也一直觉得男生流眼泪有些不好意思,可那天他却破天荒的哭了,而且还是嚎啕大哭,像是要彻底把那股子压抑给嚎出来一样,他嚎得嗓子都要哑了,可是宿舍里没有一个人,没有一个人听到,也没有一个人来安慰他。

  嚎完这种难过的情绪也没有好转,苏沐秋又闭上眼睛放任自己睡过去,心想果然人不能太闲了,太闲了就会想这些杂七杂八的。

  后来一直没见到叶修,这种难受的情绪像是暂时中止,可却在今天看见叶修的时候如同汹涌的海浪一般疯一样的涨了上来直至巅峰。

 


  火车上熄灯熄得早,叶修难得的也没熬夜,灯一灭就爬上了床去睡觉了,他们俩的刚好是两个相对的中铺,苏沐秋独自在下面又坐了一会儿,也跟着爬了上去。

  叶修平躺着,听着呼吸均匀已经睡着了的样子,像是对这场分手准备充分而淡定,完全没被影响到情绪,睡得极其安稳,而苏沐秋,在火车轰隆与不知从哪里传来的呼噜声的交替混响中,又渐渐被情绪淹没。

  他侧躺着枕着左手,一动不动地看着叶修。其实在一片浓墨般化不开的黑暗中,他什么也看不清楚,只能借着火车行进途中偶尔掠过的路灯光线看几秒叶修的侧脸,可苏沐秋不想闭眼睡去,在无数次光影的一闪而过中,“最后一次”这样的字眼被强化放大,扎得他心里隐隐发疼。

  他想起他们大一的那个暑假也曾一起借着学校活动的名义出去旅游,那时也刚好是两个中铺,苏沐秋睡不着侧躺着跟叶修悄声说话,可惜轮子在铁轨上跑动的声音太吵,叶修好几句都没听清楚。当时叶修伸出手来让苏沐秋在他手心写字告诉他想说什么,苏沐秋认真地伸出手去写却反被叶修的掌心握住了手,一片漆黑中苏沐秋感觉到叶修隐隐约约的笑意,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自己好像被人吃了豆腐。

  “叶修你怎么这么不要脸。”苏沐秋愤愤开口迅速把手收了回来,奈何声音太弱根本就毫无威慑力。

  叶修听了一乐,得寸进尺仗着两个床铺距离近又伸手过来在苏沐秋脸上揪了一下。

  于是后来演变成了两个人的“比手长”大战,苏沐秋还记得叶修对他说“你够不着”的那副得意样子,最后以苏沐秋留下一句“不跟你这个小孩一般见识”愤然转身朝墙睡觉而告终。

 


  鬼使神差的,苏沐秋向睡在对面的叶修伸出了右手。

  如果按言情小说的套路,这时候叶修应该醒过来伸出自己的手拉住苏沐秋然后皆大欢喜,可现实中叶修没有,他只是很安稳的睡着,让苏沐秋的手在半空中一直悬着,直到最后他慢慢收了回去。

  

  分手没分手,果然是有差别的。

  他这么有些苦涩的想到。


  他终于舍得收回视线,翻翻身换了个姿势侧卧朝墙,翻出手机打开知乎搜索了一个问题:和要分手的男朋友一起旅游是一种什么体验?

  排在第一的回答说:像是强迫两个陌生人朝夕相处。

  说得真形象,苏沐秋默默的给这个回答点了个赞。刷了一会儿手机,看下来无论微博还是知乎,全是生活琐事世俗情感,看起来都很无聊,苏沐秋正打算点开个视频去看,忽然跳出来一条微信消息。

 

  叶修:快睡了,明天早上七点到。

 

  苏沐秋一下翻身,对方不知道什么时候换了侧卧的姿势,正睁着眼睛望着他。苏沐秋不知作何反应,也睁着眼睛和对方对望了一会儿,慢慢的开口用唇语说:“我不想和你分手。”

  他相信在黑暗中叶修不会听见他说了什么,也不会看到他说了什么。

  但他没想到的是,叶修一只手扶住他的床沿栏杆另一只手扶住他的床沿一下将整个身体撑了过来,微微倾下来凑到他的头边说:“苏沐秋你刚才说什么?”

  “我···”苏沐秋不知道要怎么回答。

  好在叶修似乎也不大在意他的回答,自顾自的继续说道:“你说你怎么出个国就一定要和我分手呢?我想了这么几天也没想明白。”

  “我一开始以为你是真想出国开启新生活了,今天你这反应看下来也不对啊。”

  苏沐秋有些怔楞地眨了眨眼睛,有些不确定的说:“不是···你要跟我分手的吗?”

  叶修觉得好笑,“我什么时候要跟你分手了?我家是喊我回去继承家业,可我还没答应呢,我想跟你说说问问你的意见结果你直接就说分手了。”

  “这几天我思来想去都觉得我特无辜,你说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呢?就算真要分,也给我个理由吧。”

  苏沐秋仔细回想,好像的确是他主观臆断认为叶修一定会回去继承家业也一定会选择跟他分手,他顿时心里有些愧疚,主动伸出右手抓紧了叶修扶住栏杆的手,干巴巴地说道:“我错了,我们还是不要分手了吧。“

  叶修看着苏沐秋这个样子,活像做错了事不知道怎么补救的小学生,他笑了一下腾出左手来刮了一下苏沐秋的鼻子,“你啊,没事儿瞎想什么呢,我怎么可能舍得放开你。”,说着俯下身子亲了一下苏沐秋的额头,“那快睡吧,明天真的得早起。”

  “恩恩恩。”苏沐秋拼命点头。

 

  于是分手快乐变成了分手,快乐。分手旅行变成了迟来的圆梦之旅,苏沐秋在去睡之前又点去了之前的那个知乎问题,匿名写下了他的回答:分手旅行的意义难道不就是和好吗?

  至于后来这个答案收获了上千点赞被点到了第一位,这已经是后话了。


评论(6)
热度(153)
© 吃苹果的汐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