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苹果的汐止

活在三流狗血爱情片里的悲剧家咸鱼本鱼

【修伞】鬼说 (上)

  •   一个清明节的脑洞,狗血玄学慎入




  苏沐秋从小就意识到自己和普通人有点不同。

  他能看到鬼。

  但是和一般而言的阴阳眼不一样的是,这个能看到似乎是单向的,也就是说,鬼并不能看到他,或者说至今为止还没有发生鬼与他对上视线这样惊悚恐怖的事情。

  只可惜,这个至今,在苏沐秋清明假期去B市旅游的时候被残忍的打破了。

 

 

  彼时他正在一条类似商业街的胡同里瞎转悠,恰巧被一家看着还蛮独特的商店给吸引了,正站在门口仔细观察门上所挂风铃的花纹。

  叮铃。

  四月间还正倒春寒,阴沉沉的天空如同一块沾了灰的纱帘罩在头顶,一阵瑟瑟的冷风吹过,玻璃制的风铃发出清脆的响声。

  苏沐秋哆嗦了一下,下意识抬头望天的时候顺势往后瞥了一眼,这才意识到,原来这家店铺正对着一座寺庙。

  一道朱门隔开喧闹熙攘,古寺看着人眼冷清寂静森冷,与已经充分商业化的胡同格格不入,总感觉不是个什么好兆头。

  而现在,随着冷风吹过,寺庙一直紧闭的朱门忽然开了,一个穿着灰色僧袍的人慢悠悠地从里面踏了出来。

  是个僧人?

  那一眼没帮苏沐秋判断出从寺庙里出来的就是是人是鬼,他的神经隐隐一跳,心里涌出一股异样的感觉,像是有人从未知的神秘与危险中向他伸出了手,而他就要将被拉入一片无尽的黑暗中。

  苏沐秋稳了稳心神,一边假装继续研究风铃上花纹,一边分出心神去关注对面僧人的一举一动,只见对方靠着朱门慢慢坐在了门槛上,还貌似悠闲地掏出了一根烟来抽?

  这是哪门子僧人?

  苏沐秋心中好奇,干脆直接放弃掩饰将身体转了过来,反正是人他不怕,是鬼看不见他,一番思索之后他发现自己根本没什么好慌的,于是他直直的盯着那个僧人看过去。

  那个人看着倒很不像一个僧人,没有剃度,头发看着像是现代人的样式,没拿佛珠没戴袈裟,坐的姿势大大咧咧,手里还叼着根烟,似乎除了身上灰色的僧袍以外没有一点元素能与传统意义上的僧人联系起来。

  有点奇怪。

  苏沐秋的思维转了一周,骤然看见对方双眸对上自己打量的视线。

  咦,看的见我?那是人?

  苏沐秋心里小小的惊讶了一下,而后陷入了一阵名为不好意思的尴尬之中——他一直直愣愣地盯着对方看了这么久,怎么说都感觉有些奇怪,仿佛他自己是个不怀好意的变态。

  好在对方没顺着他的思维轨道跑到这一朵九霄云来,反而似乎对他的行为也不甚在意,对方还冲他咧嘴笑了笑,招了招手示意他过去。

  苏沐秋讪讪地走过去,拱了拱手表示不好意思,主动开口问道:“你是这庙里的僧人?”

  “是也不是。”

  对方的声音有些沙哑,烟嗓还有点意外的动听,可这声音说出的答案,仿佛让苏沐秋看见了一个聊天终结者。

  苏沐秋正尴尬着不知道接下来说点什么好,沉默的间隙他看见对方吸了一口烟不急不缓地吐出一口烟气,然后冷不丁问他:“来B市旅游?”

  原来也不算是个话题终结者,“对啊,前天到的。”苏沐秋连忙这么回了一句。

  “打算多久回H市?”

  “嗯?”苏沐秋有些惊讶,“你怎么知道我是H市的?”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他总觉得对方在听到他这句话之后目光闪烁了一下,但那一下转瞬即逝,下一秒对方就颇为自然地给出了回答:“听着有H市的口音。”

  “啊这样啊,那你听这个口音真挺厉害的。”苏沐秋没觉得有哪里奇怪,“可能过个两三天就走了吧,感觉不大好。”他说着又抬眼望了望天,还是灰蒙蒙的没有一点春天该有的明媚,大片大片的乌云还显现出一点要下雨的苗头来。

  “感觉不大好?”对方偏头过来看他,像是对他这个形容颇为感兴趣。

  苏沐秋略微皱了皱眉,“说不上来,就是,可能因为天气不好吧,总觉得挺压抑的。”

  “这样啊,”苏沐秋没意识到对方在听到这句话后看着他的神色忽而变了变,“H市怎么样?”对方接着问道。

  “风景优美,适宜人居,就是房价上天,压力山大。”苏沐秋耸了耸肩做出了一个苦笑的表情,“感觉还不如像你一样去寺庙里当个清闲和尚。”

  “那你来啊,就这回不走了得了。”对方听完一乐,笑呵呵地回道。

  “哎开玩笑嘛,我怎么可能真的出家成佛,我家里还等着我娶妻生子三年抱俩呢。”他边说便站起身来,往前稍微走了几步开始伸展筋骨,像是坐久了打算活动活动手脚。

  可没想到对方听完他这个答案似乎就不再说话了,苏沐秋半天没等到回答,他正打算回头看一眼,忽然看见迎面走来了一对小情侣,似乎是也注意到了这个寺庙打算过来看看。

  小情侣站在寺庙前的介绍石碑前盯着碑文看了好一会儿,随后冲着寺庙的朱门走了过来。们走的方向,不偏不倚,正对着坐在门槛上的僧人,而刚刚还在跟苏沐秋说话的僧人,这会儿像是神游天外魂不附体一般,他只是定定的望着苏沐秋,没有一丝打算挪个位子怕挡着别人的意思。

  苏沐秋读不懂对方的眼神,甚至连里面的情绪都不大看得明白,可他总觉得这个眼神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似乎自己在哪里见过,可是他能在哪见过呢,这明明是他第一次来B市。

  就这么愣神地疑惑了几秒,等苏沐秋反应过来,三个人已经要撞到一起去了,苏沐秋慌忙地开口想提醒那对小情侣,却发现他们根本没碰到对方的身体。

  那个僧人,骤然间消失了。

 

  是鬼。


  那一瞬间,苏沐秋的脑子就反应出了这两个字,以至于他在感受到面前一阵风起的时候也就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事实证明他的做法是非常正确的,如果他那个时候睁开眼睛,就可以亲身感受一下恐怖片里的经典片段,与鬼四目相对,除了少了但烘托恐怖氛围的番茄酱,一切都恰合清明这个时间点。

  苏沐秋眼睛闭了很久,直到他听见离他不远处传来一声轻笑,不用怀疑他就在心里肯定了那是对方的声音,他缓缓睁开双眼,看到对方正站在不远处笑着看着他。

  “这么害怕啊?我之前也没说我是这寺庙里的“人”啊。”对方颇有些戏谑地说道。

  ······害怕你妹

  苏沐秋忽然就有点不是想和对方说话了。

  反而对方主动凑了过来走到他身边,皱着眉头问道:“你现在是个什么工作啊,不会是个公务员吧?”

  “新闻记者。”苏沐秋闷闷地回答道。

  对方似乎对这个答案莫名地很满意,至少舒展了眉头,“哪个报纸还是电视台的啊?”

  “央视。”

  对方的笑容凝固了一秒,继而慢悠悠地往前走了几步,不知道什么时候冒出云层的太阳将近似透明的金色日晖洒在他身上,没有留下一点影子。

  不知道为什么,苏沐秋总觉得对方在听完他的答案后似乎变了个气场,就算有温热的阳光照耀在身上,可阳光穿透他,似乎要将他等同于不存在。他看见对方似是自言自语一般呢喃道,“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啊。”,笑容褪尽而脸上面无表情。

 

  ——我总要为国谋一番发展,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也在所不辞。

  历史重演。

 

  气氛有些压抑,苏沐秋想缓和一下气氛,于是主动提起话头说道:“那你是为什么留在这个寺庙呢?这个庙的朱漆都脱落了,这么残破不堪,香火估计已经断了很久了吧?

  对方转过头来看着他笑了一下,“两百年前这庙都快被王公贵族给踏破门槛。”

  可惜笑意没抵达眼底,对方的眼神深邃而冰冷,“人类都是这样,沧海桑田,喜新厌旧,也不过如此。”

  对方边说边往回走去,他没有看向苏沐秋,仿佛与他隔了一层无形屏障。

  “苏沐秋,以后你别来这里了。”

  他最后这么陈案结词,说完就消失了踪影。

  苏沐秋有些愣神地站在门前,脑中回响着刚才对方说过的话,而寺庙朱门独立,仍旧紧紧闭着,似乎没有一丝有人出现过的痕迹,唯有时间流淌又似证明确实刚才发生并非错觉。

 

  黄粱梦已醒,浮生梦未完。

  他们终于相遇。

 


评论(6)
热度(50)
© 吃苹果的汐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