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苹果的汐止

活在三流狗血爱情片里的悲剧家咸鱼本鱼

【修伞】天之将明(中)





  凌晨三点四十九分。

  苏沐秋从睡梦中醒来。

 

  闭上眼睛似乎还能听见耳畔的喘息与软语,裤裆中湿热的粘意似乎在无声昭告些什么。

  那并不是过去发生过的任何一个场景,但又像是过去的确发生的情境,他梦见昏暗的房间里,大片大片的天空从深蓝的玻璃窗里透进来,他浑身赤裸地躺在床上,而叶修俯在他身上,双手撑在他的头两边。他梦见蓝色的光带从叶修发顶上轻轻擦过,而后温柔地落在他自己的额头上,带起空气中轻盈浮动的微芒。叶修因背对着光影而看不清表情,可那双眼睛却透着光,带着任何人无可比拟的笑意。

  他梦见叶修温热的嘴唇情动地贴在他的颈侧啃咬碾磨,丝毫未克制的鼻息喷薄在他的皮肤上,带起一阵酥麻的痒意。

  他梦见叶修附在他耳边低哑着嗓音说他爱他,温柔又缱绻,前额的碎发扫在他的额头上,一切都真实得仿佛触手可及。

  只有他,仿佛陷在情欲里哽咽着喘气,嘴唇却咬得死死的,始终没有给出自己的回答。

 

  他再闭上眼,仔细思考反而想不起来叶修究竟有没有说过那么一句话,或许没有,是他现在的自己太想要这一句,又或许说过,只是当时的他以为那只是在床上对情人的玩笑。

  毕竟他从一开始就总习惯把叶修的话当成玩笑,现在却为时已晚。

  在苏沐秋的印象中,当时他们第一次见面是在酒吧,还第一次见面就滚上了床,这样的关系,似乎一开始当作玩笑也理所应当。

  他记得当时叶修特别张扬,又或者不能说是张扬,应当说是丝毫不顾及他人眼光,选了最靠近他的位置,在他唱每首歌的时候都看着他鼓掌,甚至后来直接提出要求问能不能帮他伴奏一首。

  当然也是因为那次伴奏让苏沐秋对叶修另眼相看,那一次,叶修就像早就准备好了一样,邀请他唱的恰巧是苏沐秋最喜欢的一首英文歌,坐在钢琴面前游刃有余的模样倒真像是个大师,甚至恰如其分的配合了苏沐秋每个起承转合,目光却一直没离开过他身上。

  这样的示好与暧昧太过明显,在酒吧兼职驻唱了这么久,苏沐秋哪里会看不出来,他自己也不是什么古板保守的人,对叶修又颇有些好感,要说叶修真的想要与他一夜情,他也不是不能答应。

  叶修那天也的确一直等他到散场,只是在他主动问叶修要去哪里的时候却又带着一抹意味不明的笑意似是而非地说了一句“我不和第一次见面的陌生人过夜”。

  苏沐秋当时还有些尴尬,以为真的是自己会错了意,可下一秒叶修却更为强势的直接吻了上来,最后直接把人带回了家。

 后来发生的事情说起来奇妙却又合理,叶修的确不是那一晚上临时起意,目的也不只在于和苏沐秋睡一晚而已。他坐在酒吧里听苏沐秋唱歌不止一天,自身更是音乐成就颇高,一来二去的两个人却是通过音乐这个共同话题成为了彼此的挚友。

  叶修对苏沐秋的喜欢与欣赏向来直接得坦荡,他不只想要追到苏沐秋这个人,更为重要的是邀请苏沐秋回国和他一起搞音乐。可苏沐秋当时反而成了比较犹豫的那一个,他在酒吧驻唱本就是兼职,自身原本还有规划好的学业正在完成之中,答应叶修这个人他倒是可以毫不犹豫,但是对叶修所描述的疯狂而又绚丽的世界,他站在边缘徘徊了许久,最终还是决定回国和妹妹苏沐橙商量之后再做出决定。

  他和叶修约定了一周,让叶修一周后来找他,而他会告诉叶修自己最终的选择。

  只是他没想到,那次回国,却使他被迫做出了选择。

  其实那时候他明明已经想好回去就答应叶修,答应和叶修在一起,答应和叶修一起闯一闯,试着去凭他们一起的能力,去站到音乐舞台最辉煌最光彩的地方。

  但是现实中,车祸却来得猝不及防。

  时间的滚轮转得太快,而他醒得太晚,叶修没有手机,往日都是直接到他的公寓里来找他,可当他几个月后再度回去,已经与叶修失去了联络。

  他在最明媚的夏日遇见叶修,可秋风却为他们无声告别。

  天意弄人,让他错过叶修,可又是天意弄人,要他在现在再度遇见他。

 


  苏沐秋在床头摸到手机爬起来,将自己在被子里缩成一团,最终还是忍不住下载安装了微博,在搜索框输入了叶修的名字。

  可令他意外的是,这个搜索却并没有搜出相关热门微博,他转念又一想,重新输入了几个字:0812 广州到达。

  这一回他如愿搜到了想要的结果。

  热门第一个结果上面九张图都是叶修的机场照,他下意识先点开图片,五年时间,叶修似乎变了许多,青灰色的胡茬爬上了他的下巴,眼睛里红血丝的印子无法隐去,但他似乎又什么都没变,那个漫不经心的笑容和身上自信的锋芒与气场对苏沐秋而言仍旧无比熟悉。

  苏沐秋怅然若失的点回小图,眼睛往微博上的文字上瞟,这一看他却被定在原处——微博上写的文字,分明写得是叶秋 0812广州到达。

 

  叶秋?

  为什么叶修不用他自己的名字,而要叫叶秋?

  他苏沐秋的“秋”。

 

  苏沐秋毫无意识地咬紧了自己的嘴唇,那些他试图逃避的试图忘记的回忆,似乎都如同被下了锁一般,在这一刻猝不及防的编织成一张密不透风的巨网向他罩了过来。

  他在原处呆呆地被巨网罩住,他又想起那个夏天,想起他们在纽约华盛顿广场上表演时自己不小心拨错的那根弦和叶修向他投过来强忍笑意的眼神;想起他们路过教堂门口时他鬼使神差说出“上帝不知道会不会宽恕同性恋”的这个问题和换来的林荫道下叶修在他侧颊落下的亲吻;也想起叶修坐在他的公寓楼前阶梯上抽烟时那个悠远的眼神和落下的灰色烟蒂。

  他被巨网困在下面,根本没想逃离。

 

  他长久地坐在那里,直到时针分秒拨过,天际已经露出了一丝曦光才仿佛回过神来,他犹豫地点开了叶修后援会的微博,第一条就是叶修即将在广州的一家live house唱歌的消息,时间是八月十五号的晚上。苏沐秋点开那条微博长图,放消息的长图上有叶修的照片,还有另外一个女星的照片,正是苏沐秋那天看见与叶修走到一起的那位。

  苏沐秋这才想起自己那天之所以那么丢脸的逃跑是因为什么,刚刚看的那组照片或许因为是叶修粉丝拍的,只给叶修对了焦,导致他都没留意到叶修旁边的女人。

  苏沐秋仔细看完文案,长图上解释女星是来给叶修助唱的嘉宾。

  原来只是工作关系,苏沐秋没有意识到自己骤然松下的一口气,与之同时他又开始蠢蠢欲动,躁动的情绪不断挑拨着神经,似乎在撺掇着他去听叶修的live。

  这么近的开场时间,肯定已经没票了,天意使然,我就不去了。

  他可能早就忘了我了,我还是不去了。

  苏沐秋这么想着。

 


  八月十五号晚上,苏沐秋手上拿着黄牛手上买来的高价票,站在了live house门口。


评论(3)
热度(38)
© 吃苹果的汐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