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苹果的汐止

活在三流狗血爱情片里的悲剧家咸鱼本鱼

【喻黄】零四

  •   双向单恋

  • 一个黄的视角

  • 🐟没有找女朋友




  “咚咚咚”

  上午十一点,黄少天被一阵敲门声吵醒过来。

  睁开眼了还脑子一阵昏沉,他慢慢悠悠坐起来,摸起枕头边的手机看了一眼,心里一阵纳闷这明天期考室友都去图书馆立地成佛了那还有人来敲门,就在一片思绪模糊中隐隐约约听到外边人喊了一句说是修空调的,顺带还嘀咕了几句都十一点了不会还没起床吧。

  得了,原来是修空调的,他自己昨天才报的申请修理,现在直接把事给忘了。

  黄少天瞬间利利索索爬起来,开门之前还随手抓了几下自己的头发试图让它看起来不那么像一个炸毛的鸟窝,之后礼貌地把空调师傅笑着请了进来。

  空调师傅随口开玩笑说现在年轻学生怎么起这么晚浪费早晨时光,黄少天也跟着侃了几句,随后就自顾自的拿着漱口杯出去洗漱了。

  事实上他也不是每日赖床赖到日上三竿的人,只是昨晚在外边晃悠到凌晨三点才回寝室,等躺上床刷玩手机睡觉也几乎四点了,任谁大概也都得晕到中午。

  G市的高温全国有目共睹,短短几分钟洗漱回来,黄少天脖子上已经浸了一层薄薄的汗,现在师傅正修理着也没法开空调,黄少天干脆敞了门坐在门口吹过道里的过堂风,顺带搬了个电脑在腿上看视频。

  说是看视频,但其实也没什么可看,关注的Up主一个没更新,黄少天心不在焉地点开了以前看过的一个游戏视频,双目无神地看了十五分钟,视频内容没看进去多少,倒是想起了从前他们高中有一回空调坏了的日子。



  高中的修理速度可没大学这么迅速,喊修理喊了一周了也不见有人来,眼见着这日间体感温度又破四十,黄少天实在热不过,只好天天躲到隔壁喻文州的寝室去吹空调。

  那时候他和喻文州关系好,喻文州也乐得他来,每回他一来,他喜欢的零食全都备好,有时候喻文州还会亲手给他削水果吃,他自己被伺候得像个太上皇似的,笑嘻嘻地捧着以誊抄笔记为由借过来的喻文州的笔记本,边复习边小声冲喻文州嘚吧嘚地说话,将自己喜欢喻文州的那一点小心思悄悄藏在眼睛明亮的笑意里。

  只是白天闲的时候躲得了,晚上就寝就得被生活老师赶回自己寝室,黄少天为此没少在喻文州面前抱怨声音尖细一嗓子喊他整层楼都能听见的生活老师,每每还要学那个生活老师说话,捏着嗓子:“你,黄少天,跟个猴似的,快滚回你的花果山去。”学得那是十成十的活灵活现,引得许多同学打趣黄少天应该去做个演员。

  等到那一周最后一天都还没人来修理空调而气温又迎来一个小高峰时,一向以好学生示人的喻文州终于向黄少天出了一个歪点子:“不如熄灯之后你再偷偷过来吧?”

  一句话听得黄少天瞪大了双眼,一拍脑袋自己怎么早没想起来这个方法,又忍不住在心中激动地狂喜。

  当时喻文州看他一脸惊讶的样子还以为他不愿意,正准备开口说“不愿意就算了,也的确挺挤的”,话没说到一半就看见黄少天在短暂的惊讶过后疯狂点头,似乎的确是被暑气给折磨得受不了了。

  当天晚上黄少天就作贼似的偷渡了过来,还紧张得出了一手心的汗,一面是害怕被生活老师发现,但更多的是害怕两个人挤在同一张狭小的双人床里,这肉体摩擦搞不好就要被喻文州发现他那点见不得人的小心思。

   比起他来喻文州就显得淡定许多,和他侧身面对面睡下的时候还伸出一只手来揉了揉他的头发,之后还温柔地跟黄少天道了声晚安。

  其实那声晚安是不是温柔还不好说,因为害怕吵到室友,喻文州说的很小声,根本听不出语气,但在黄少天的十尺滤镜加成之下,喻文州的声音就是自带温柔攻击特效,用通俗一点的话来说,就是苏到爆炸了。

  而后也果然如黄少天之前所预想,他躺在喻文州旁边动也不敢动,却在二十度的低温房间里感受到了比炎炎暑气还让人燥热的热度,他就这么盯着喻文州闭上眼睛的睡颜,然后理所当然地硬了。

  这一觉睡得可算是让他感受到了什么叫做甜蜜的痛苦,他自己想入非非不知折腾到几点才勉强睡着,梦里满脑子都是喻文州在朝他温柔的微笑,一觉睡醒倒像是熬了一宿的夜似的,两字总结,仿佛“肾亏”。

  早上起来喻文州看他黑着眼圈还拿这事打趣他,别有深意地笑他说“少天跟我睡觉这么睡不好啊?”一句话说得格外暧昧,还被喻文州的室友起哄说他们这对死基佬秀恩爱该被烧。


  得,现在这下只有他一个人成基佬了,喻文州直的倒是岩岩若孤松似的,这会儿还不知道是谁在跟他睡觉呢,就会伸出树枝瞎撩,害他吊死在树上。

  黄少天想到这,就又想起昨天晚上他听到的消息。



  昨晚他们去B市的同学组了一个狼人杀的局,和黄少天处的好的哥们方锐也去了那个局,一散伙就打电话问黄少天知不知道喻文州谈恋爱了。

  黄少天听到这个消息仿佛当头一棒脑子直接短路,平时话痨语速极快的人除了一个“啊?”一时间一句话都没能说出来,磕磕绊绊了半天才说完一个完整的句子,“什···什么时候的事啊?”

  方锐明显也没想到连黄少天也不知道,声音提了一个八度:“你不知道?”

  “我,我不知道啊。”

  黄少天一瞬间像被塞回了寒冬二月,一颗心被栓了起来悬在高空,手足无措。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沉默了一下缓缓地说道:“怎么回事啊说说吧。”

  从方锐的叙述中他了解到,原来喻文州从上个学期期末就经常被人看见和一个女生走在一起,据他们和喻文州同在B大的同学说,那个女生是上一级的学姐,被看到和喻文州一起吃饭也不是一两次了,甚至还有一个同学说在情人节那天看见那个女生和喻文州一起上了地铁。


  情人节都被看见在一起,那就是实锤了。

  那颗悬起来的心还是被干脆利落地摔了下去,血肉模糊的砸碎了黄少天的幻想。


  方锐并不知道黄少天喜欢喻文州,还在电话里吐槽说喻文州这么大的消息一点都不向他们高中同学透露,估计是上大学之后就没再联系过高中同学,黄少天一边听着一边按开手机看了看QQ聊天框和喻文州有的大火花,装作轻松地附和道说喻文州也太不够意思了,瞎扯了几句就挂了电话。

  他点开QQ喻文州的聊天页面,只有持续每天聊天才能有大火花,而他和喻文州的这个大火花,已经有了305天了。当时有了这么一个大火花的时候,他的确切实地高兴了一把,这个标志就好像是一个勋章,是一种无声的炫耀,就好像在说他和喻文州的关系不会因为时间与距离而越拉越远。

  只是仔细回想起来,黄少天也不得不承认,每天想好话题主动找喻文州聊天的总是他,他总是喋喋不休的向喻文州讲述他的生活,他今天去了哪里吃到了哪个好吃的冰淇淋,而喻文州总是倾听着,却鲜少向他诉说自己。

  于是也就是这样了,他每天与他联系,却联系不到他的生活,他在上个学期找了女朋友,而他却对此一无所知。


评论(3)
热度(35)
© 吃苹果的汐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