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苹果的汐止

活在三流狗血爱情片里的悲剧家咸鱼本鱼

【修伞】鬼说 (中)

  • 我为什么这么多坑QAQ

  • 好想开新坑啊但是旧坑看着好碍眼啊orz快点填完吧

  • 鬼说(上)




  后来苏沐秋还一个人在那个寺庙门口呆了很久,只可惜无论他怎么敲门,之前出现的那个灰袍僧人都再也没有现出一点影子。

  他究竟是谁?为什么会知道我的名字?

  那天晚上苏沐秋一个人回到酒店后坐在床上反反复复思考这两个问题,然而第一次来到的城市,第一次看见的寺庙,第一次见到的鬼,这太多第一次撞到一起,搅得他一点头绪也没有。

  之后那一夜,他果然睡得很不踏实,荒诞离奇的梦一个接一个地冒出来将他吞噬,他像闯入了一个老旧的电影银幕,又像卷入了一个混乱的记忆漩涡,上一秒,他看见在山坡上背着竹篓采药的自己一脚踩滑从山坡上滚了下去,背后有人从山坡上冲下来高声大喊着他的名字,下一秒,他看见自己拿着三炷香跪坐在佛像前祷告,身后忽然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喊他的名字,再下一秒,他看见自己浑身是血躺在一个漆黑一片的地方,身后有人抱住他用温热的手掌蒙住了他的双眼在他耳边叹气一般叫他的名字。

  苏沐秋,苏沐秋,苏沐秋。

  他一直看不清那个人是谁,直到梦境切换到另一个画面。

  阴雨天,他穿着长袍撑着伞在雨中站着,那个人站在他的对面,没有打伞,冰冷的雨水顺着他好看的眉骨流下来,他的眼神如墨般深沉,直直的望着苏沐秋,像要把苏沐秋的模样刻进眼眸中去。

  他在难过,苏沐秋想伸手帮他擦一擦脸上不知是雨水还是泪水,可在梦中,他根本无法控制自己抬起手,他只听见自己叹了一口气说——

“我总要为国谋一番发展,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也在所不辞。”

  而在他说完这番话之后,那个人转身,孤零零的背影投入万丈雨幕之中,茕茕孑立,仿佛天地之间,只剩下了他一人。

  不,不不不,苏沐秋想要喊他的名字,想要往前去拉住那个人的手,可梦里的他像被定在原地根本动不了也发不出声音,他眼睁睁地看着那个人越走越远,一点点缩成一个小黑点被雨掩埋,直到他快要消失在他视线之际,他终于喊出声来——


  “叶修!”

  梦境骤然碎裂。


  苏沐秋大喊着他的名字从床上坐起来,发现自己浑身上下都已经被汗浸湿了,他抬手用睡衣抹了一把额头,起身去拿水杯喝了一大口水,坐下来才意识到,自己的心跳快的厉害。他试图去回想了一下梦境的内容,顿时头痛欲裂,可他分明看清了,梦里站在他对面的那个人,正是之前在寺庙见到的灰袍僧人,而梦里出现的那些场景,明明他一点印象都没有,却像是从他身体里生长出来的记忆碎片一样,让他根本无法将今夜的事当成普通梦境处理。

  这觉恐怕是睡不了了,苏沐秋看了看表,凌晨四点过,他索性穿好衣服,准备去会一会那个叶修。

  凌晨四点过还没有地铁,等苏沐秋走到那个寺庙门口,已经是半个小时过去。

  晨光熹微,街道上的商铺都还没有开门,除了风的呼声与偶尔一两声鸟叫,几乎听不见其他声音。在这样一片大多数人都将醒未醒的安静之中,苏沐秋站在寺庙的朱门前面,开始敲门。

  “咚咚咚”

  没有人应答。

  “咚咚咚咚咚”

  苏沐秋加大了一点力度继续敲,只可惜如那天下午一般,敲门并没有让他成功把人叫出来。既然敲门没用,那就只能——“叶修!”

  他喊出了这个名字,门应声而开。

  厚重的朱门像被人推出了刚好能供一个人溜进去的一道缝,苏沐秋侧身挤进去,门又在他身后缓缓关上了,而他眼前,叶修坐在寺庙进入正殿前的门槛上,仍旧叼着一根烟,偏头笑着看他。

  “你开门能不能利索点,当在这玩芝麻开门啊?”苏沐秋看见对方那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就气不打一处来,下意识的就冒出了这么一句话,说完后才意识到这句话竟有些莫名的熟稔,但放在他与叶修之间未免有些太过亲近。

  他一下闭了口,尴尬地用手刮了一下自己的鼻子,走到叶修身边坐下。

  “你想起来了?”叶修吸了一口烟,偏过头来问他。

  这也太直接了吧?苏沐秋有些措手不及,他本来还不知道怎么跟叶修开口问这些事,也不确定梦境里出现片段的真实性,没想到叶修一开口就肯定了一个事实,他的确存在自己忘记了的记忆。

  比如说那些梦,又比如说,叶修。

  “没有,但是我做了一些稀奇古怪的梦。”苏沐秋慢吞吞地开口回道。

  叶修听了他的回答轻笑了一声,“那你就当黄粱一梦呗。”他吐出一口烟气,“想不起来是最好,还省得我费工夫。”

  “你能更改人的记忆?”苏沐秋有些惊讶,因为根据他之前所见的鬼而言,一般来说大多数鬼魂都只是混混沌沌的飘着而做不了任何事,也只有少数厉鬼怨念极深可以影响人界,可眼前他并不能感觉到叶修身上的怨气存在,“你身上好像也没有怨气啊。”

  叶修一乐,“那是我道行深给藏起来了,一会儿释放出来小心你分分钟就没了。”

  “骗人的吧。”苏沐秋明显不信。

  “嗯,骗你的。”叶修倒是直接承认了,他把烟头按灭在地上然后随意操控了一下风把烟头送进了垃圾箱里,“得了,你看你要见我也见了,快闭上眼睛我送你回去吧,之后一觉醒来,该旅游旅游,这一段事儿就别想了啊。”他拍了拍苏沐秋的肩膀,站起身来做了个请的手势。

  其实他从放苏沐秋进来的那一秒开始就后悔了,一说话想起曾经的那种熟悉感就更加后悔,现在他是巴不得早点把苏沐秋送回去,毕竟他怕再晚一点,自己就舍不得把苏沐秋给送回去了。

  “不行!”苏沐秋答得极快,并不如他所愿愿意回去,“我来都来了,一定要搞清楚是怎么回事!”

  “想起来那些记忆有什么用吗?”叶修有些无奈。

  “我······”苏沐秋一时语塞,也说不出自己究竟为什么要弄明白那段记忆,但他右眼皮一直在跳,他有一种预感,如果现在他不抓住叶修问个清楚,他可能永远都没机会再弄清楚了。

  叶修笑了笑也没说话,他抬眼看向远处,这寺庙他呆了几百年了,沧海桑田几百年过去,他见过太多人事变迁生离死别,尽管与苏沐秋相处短短的一世时光于他是吉光片羽难再得的宝物,但他并不认为那些含有被世人所欺的惨痛回忆对苏沐秋而言是什么好事,当年他亲手把苏沐秋送去轮回转世,为的也不是让苏沐秋再次想起他来。

  更重要的是,当年苏沐秋就没为他留下,他并不认为,自己现在能有这个立场去要求重生后的苏沐秋为他停留。

  两人一直没有说话,在叶修理清思绪想要动手用法术送苏沐秋回去之时,苏沐秋一下站了起来,他脸上已经没了之前那种迷茫与疑惑的神情,反而透出一点狡黠的神色来:“可是,如果那些记忆没有意义,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呢?”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为什么守着那一世的记忆长久停留?

  为什么不愿喝下孟婆汤从孤魂野鬼中脱身重新为人?


  叶修猛然怔住了一秒,他看见苏沐秋向他凑过来,面对面眨着眼睛继续问他,“魂魄无欲则形灭,叶修,你的欲望是什么?”嘴角还留着刚才那种狡黠明亮的笑意。

  几乎是无意识的,叶修一只手捧住苏沐秋的后脑勺,就将唇压了上去。

  他为什么停留,为什么对世事失望至不愿重新做人,为什么长久的呆在一个地方不肯离去。

  答案呼之欲出。



  因为你啊,苏沐秋。

  因为不愿忘记与你的过往所以无法喝下孟婆汤去走那道奈何桥,因为心下有你所以孤身独活世间百年也可以耐得漫长寂寞,种种因果因你而起却无你来终,所以执念至此,形不散,欲长存。



  只可惜你已重生,是重新开始,不再是与我有关了。


评论(8)
热度(36)
© 吃苹果的汐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