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苹果的汐止

活在三流狗血爱情片里的悲剧家咸鱼本鱼

【修伞】鬼说 (下)

  • 我居然更新了!自己都不敢相信!

  • 写回忆仿佛叨叨叨叨了一个长文大纲(不

  • 鬼说 (中)

 



 

  苏沐秋几乎是在那一瞬间就想起来了过去的一切,那些鲜活的记忆涌入他的大脑像要将他的人生填满,他想起他从小和叶修一起在嘉世道观修行时对鸡鸣而起的抱怨,想起他们下山历练时在酒馆共同偷喝的那盏酒,想起叶修在他执意入仕临行时送给他的那块玉佩,也想起后来他们在雨中的决裂以及最后他被人利用即将魂飞魄散之时赶过来抱住他的叶修。

  他都想起来了。

  那是他的上一世,他本是孤儿,后来因为身骨不错被选入嘉世道观修行,在那里遇到了同在嘉世道观修行的叶修。叶修与他并为当时嘉世道观天资最高也最为认真刻苦的弟子,他们练习武艺,学习术数,每日每夜都在一起,他时常与叶修比试,还有一个小本子专门机录比试结果。

  到了二八年华,他们按照规矩下山历练,亦是同去同归。只是嘉世不知世事几何,下山这趟却让苏沐秋看到了人间疾苦,当时下山之时他们二人曾在京城一个官家的寺庙歇息,寺庙住持与苏沐秋有过几次交谈,在苏沐秋回山后不久后来信说愿意举荐他入钦天监为官,希望他能运用所学观天象助国家。为国为民,这样的字眼打动了年轻的苏沐秋,他想自己也的确应该入朝为官用毕生所学来报效国家。

  那时苏沐秋对叶修暗生情愫,本也希望叶修能与他一同入仕,可惜一直以来与他最为亲近的叶修却并不赞同这个想法。

  叶修原本出身世家大族,父亲也曾在朝居高位,可后来叶父受奸人谮害,多年辛劳为国却抵不过一朝谗言加身最终被贬回乡,由此叶修从不认为官场是什么可以实现志向的地方。因为这件事,苏沐秋和叶修第一次爆发激烈的争吵,二人在气头上,苏沐秋指责叶修胆怯叶修说苏沐秋天真,最终不欢而散。

  一个月过后,苏沐秋仍执意入京,临行前叶修终于服软不再劝苏沐秋放弃这个想法,只是将自己的玉佩赠与苏沐秋,让他好好保重。而苏沐秋咽下儿女私情,满怀一腔热血赴京而去。

  那时,他不知道叶修这个玉佩有着怎样珍贵的价值,也不知道自己是入了怎样一个深渊。

  那位主持并不是真意要邀他为官,其实只是与钦天监串通好要苏沐秋做某一官府子弟的书童,好保那位扶摇直上平步青云。

  叶修当时暗中跟着苏沐秋到了京城,所见却是他与那位主持相谈甚欢,叶修跟了半个月,最终被苏沐秋亲口喊出,那日大雨倾盆,他最后一次劝苏沐秋不要入仕,可苏沐秋回他的一番话说得高风亮节,他站在雨中任由冷雨一点点把自己淋湿了,也像浇灭了他最后的那一丝对于苏沐秋能够留下而不入仕的幻想。他转身将背影留给苏沐秋,而苏沐秋也没有追上来,二人从此分道扬镳走向殊途。

  再后来便是险象环生,苏沐秋最终发现自己被骗,然而他不配合,对方也就没有留下他的必要,那位官员心狠手辣请了大师做法,不仅要苏沐秋死,还要他魂飞魄散。千钧一发之时,叶修赶了过来,他过去没有做法杀过人,可面对加害苏沐秋的人,他也没有那点多余的善心,之后他便匆匆将苏沐秋带到了他在京城藏身的寺庙。

  那时,苏沐秋已是奄奄一息,魂魄晃动即将散去,他唯一记得的就是叶修用手蒙住了他的双眼,在他耳边轻声道,“苏沐秋,没事了。”之后他陷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对后来的事再也没有一点印象。


  想来应该是叶修为他重聚了魂魄,可苏沐秋术数所学不在叶修之下,他并不能记得这世上有可医魂飞魄散之法,叶修究竟是做了什么,才让他今天能够站在这里?


  他心下疑惑,忽然意识到叶修已经不动声色地将手掌移到了他背后心脏正对的位置。

  苏沐秋猛然退开,“你想干什么?”他笃定,如果刚刚不是自己发现的及时,叶修肯定已经动手将他的记忆给清除了。

  叶修抿着嘴没有说话,直接就要再次动手,苏沐秋迅速跳起身,叶修见势就要追过来,苏沐秋只好四处逃窜,一边嘴上高喊着,“叶修,你等等!”一边试图往寺庙大殿佛像处跑。

  一般来讲开过光受过供奉的佛像都有一定威力,普通鬼魂是没法近身的,不过不知道这条规则对叶修有没有用。

  苏沐秋抽神想了一秒,然而事实证明佛像对叶修一点作用都没有,叶修的速度完全没变慢,直接一下就飘了过来。这一世的苏沐秋没有武功,根本不是叶修的对手,三下两下就被叶修擒住了双手,苏沐秋喘着气在叶修手里挣扎,嘴中断断续续的说道,“叶修你等等,你不要不听我说话。”

  或许是已经有了把握苏沐秋无法逃跑,叶修依言停了下来。他漆黑的双眸深深望着苏沐秋,那种神情,有一点像他们那次雨中的诀别,但较之那次又更加平静,连哀伤似乎也没有。

  “叶修,你听我说,我想记住你。”苏沐秋皱着眉头盯着他的眼睛一本正经地说道。

  “我、要、记、住、你。”他吸了一口气,一字一顿又说了一遍,“我不知道后面又发生了什么,估计不是什么好事,但是”他低下头去咬了咬嘴唇,再抬起头时已是无比坚定,“这一次,我想和你在一起。”

  他想起当年叶修走后,他虽然表面看起来镇定如常,可每当深夜,他总会无数次在梦里想起叶修转身离开的背影,而梦里的他,没有一次能把叶修留下。

  这一次他一定要留下他。

  苏沐秋一动不动地盯着叶修,希望能从对方的眼睛里看出点什么来。也许是苏沐秋的视线有魔力,叶修与他对望着,情绪也就真的一点一点从眼里泄了出来。


  这么多年了,他还是拿苏沐秋没办法,一如当年一样。

  他一下子松了力。


  没想到苏沐秋被松开的下一秒就冲着他的脖子搂了上来。

  “叶修。”他把脸埋在叶修的肩膀上这样喊他,温热的气息透过叶修的皮肤渗入血液流经心脏,像要引起深处魂灵的共鸣与颤动。

  良久,他终于抬起手缓缓回搂住他,这迟到许久的拥抱,终于为他百年孑然一身做了了结,也为他们相遇与共写下了重启。

 


  后来,当他们已经一起看过几轮春秋,一起去过很多地方,他们终于能坦然讲起几百年前发生的事情,苏沐秋还是忍不住问叶修:“后来怎么了?你怎么救过我来的。”

  “玉佩,那块玉佩是我家祖传的,有灵性。” 

  叶修三言两语告诉苏沐秋,那块玉佩本就可以吸附魂魄,他当时以玉佩为依再用自身阳气做引为苏沐秋重聚残损的魂魄,之后调理百年才将苏沐秋送去轮回转世。

  “你当时就直接把我送去转世了吗?”苏沐秋十分惊讶,“你难道就没想着让我的魂魄恢复记忆再与你一起浪荡人间吗?”

  “当时没想这么多,”苏沐秋问叶修的时候他正拿着一根狗尾巴草转圈玩,看起来毫不在意的样子,“就想着你上辈子一点世间幸福没尝到,该去享受平安喜乐的一生。”

  他偏头看了看苏沐秋,“毕竟之前你劫数这么多,按生死簿的因果循环也该轮到福报了。“

  “可那我不就遇不到你了?”苏沐秋拉住叶修的手晃了晃。

  “你现在不是遇到我了嘛?”叶修拿手上的狗尾巴草挠了挠苏沐秋的鼻子,握了握苏沐秋拉住他的手。

  但苏沐秋显然对这个答案很不满意,“我这辈子浪费了之前这么十几年啊!” 

  叶修乐了,“挺好的了,知足吧你。”

  苏沐秋只好勉为其难地点点头。


  其实他心里清楚,真实情况远没叶修轻描淡写带过的叙述那么简单,不然叶修不会现在拥有人形躯体却只剩极阴鬼气而无阳气,也不会像之前那样不希望苏沐秋想起来。

  这么多年他背着叶修悄悄翻阅禁书,最终在一本古旧的手册上的确翻到了重聚魂魄之法。依据书上所言,以灵物做引,阳气为媒,可以重聚三魂七魄,可此禁术代价极大,施术者,或沦为枯槁僵尸,或堕为极阴鬼魅,且如若转世为人,万不能与被施术者相见,否则被施术者将失其阳气,再度魂飞魄散。

 

  翻完禁书后他才不得不感叹幸亏当时没让叶修把他的记忆给删除了,虽然他明白叶修之前是希望他能拥有平安喜乐的普通人生,可叶修愿意为他行此禁术堕为鬼魅,他又怎可能安心做一个无知人类,更何况——

  “叶修,你说这八十岁死去的魂魄能不能恢复十八岁的样貌啊?要是我八十岁才去世,你身边岂不是要跟一个白发苍苍老头子的魂魄了?”苏沐秋脑海中忽然冒出了这个古怪的画面。

  叶修懒洋洋地斜了他一眼,“那怎么着,你是打算现在割个腕直接化成鬼?” 

  “不,我得先好好走完为人这一世。”他这么笑着答道。

 

 


  你看,现在我也能如你所愿,安心享完平安喜乐的一世,再慢慢合眼。

  生前身后,皆共你。

评论(2)
热度(41)
© 吃苹果的汐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