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苹果的汐止

活在三流狗血爱情片里的悲剧家咸鱼本鱼

【喻黄】环卫工也有春天 (中)




  第二天郑轩迎来了黄少天的复仇。

  他们公司本来是五点半下班,临近五点半,郑轩已经收拾好了自己的东西,就等着五点半的下班铃。没错,就是下班铃,黄少天为了让自己的部门显得特别一点,特意设了上下班铃,说是为了让同志们回忆起自己在学校被上下课铃操纵的青春时代,始终保持如学生一样的青春活力努力工作。有没有保持青春活力这个倒是不清楚,不过同志们倒是像学生一样,听到上班铃就奄奄一息宛如咸鱼,听到下班铃就重获新生精神百倍,果然是找回了学生时代。

  然而今天到了五点半却没有传来令人兴奋的铃声,反而传来了一段音乐声。

  “你若离去后会无期

     你若离去后会无期

     你若离去后会无期······”

  仔细听,这是一首传唱大街小巷各大发廊店的知名曲目《后会无期》,恰如其分的代表了黄少天此时痛失环卫工的心情,而压榨员工的大恶霸黄少天不知道从哪里搞来了一个大喇叭,现在正叉着腰站在办公室中间拿喇叭喊话:“那边站起来的同志,说的就是你,郑轩,坐下坐下,你急着走干什么呢?这么美妙的音乐怎么可能是下班铃呢,这是让你们好好休息一下,然后继续工作,没错,今天就是要加班,我也没办法的。”


  办公室里立刻传来像文革时期红卫兵来了一般的哀号惨叫。


  “你们不要看我啊,这能怪我吗?要怪就怪邪恶黑暗的甲方吧,甲方代表人叫什么名字来着···”黄少天拿起文件翻了翻,“啊,对,喻文州,你们要怪就怪这个喻文州吧,谁叫他这么难搞总不通过我们的方案。”

  “不过,我这个部长还是非常为大家着想的,我特意给大家每人都订了公司楼下的盒饭,我请客我请客,大家是不是非常感动啊,我知道大家一定很感动,但是这都是我应该做的。”


  办公室里立刻蒙上了像文革时期红卫兵刚走一般的惨淡氛围。


  加班就算了,加班还得被迫吃楼下的盒饭!黄少天你能做个人吗!

  要知道楼下的盒饭一定是所有人吃过最难吃的盒饭了,比学校食堂的饭还难吃,半生不熟的米饭加上一个素菜和一个咸鸭蛋,还要七块一盒,没有人知道为什么他一直能在楼下做下去,但是每个人都一边希望这家盒饭早日破产一边身不由已地买着他家盒饭,实在是非常惨了。

  然而接下来的几天加班黄少天都“亲切而令人感动”地为员工们订了楼下的盒饭。

 


  连续加班五天,最终功夫不负有心人,总算所有方案都通过了。

  完成了一个大项目,通过的当天所有人都非常高兴,起哄要黄少天请客办庆功宴。黄少天忙了一周自己本来也想放松一下,当即一挥手就带着一群人浩浩荡荡地去了大饭店。

  既然是庆功宴,他这个项目领导也免不了被灌酒,等黄少天喝得醉醺醺的出来已经九十点了。

  车是肯定开不了了,黄少天决定走去地铁站,也顺便吹吹风醒醒酒,可大家想想也知道,他怎么可能走去地铁站呢,等黄少天意识过来,他已经站在了以前环卫工清扫的那条街道上。

  温热的夏风阵阵地吹来,黄少天没有被吹醒,反而感觉更醉了,他找了街边一个长椅坐下,酒醉催人愁,心里止不住就开始回想他上一次抱着玫瑰花来到这条街上没找着人的场景。

  当时他买花的时候还特意挑的是还未开放的花骨朵儿,他本来想着把这个玫瑰花送给环卫工,环卫工可能就会问他一句为什么送的是还没有开的玫瑰,他就可以回答说:“因为玫瑰花象征的是爱情,爱情盛开了花也就盛开了。”这么浪漫而富有深意,黄少天相信一定能打动环卫工的心。

  但现在玫瑰已经孤孤单单的被留在了公司窗台的瓶子里作为公共绿化,虽然受到了员工的一致好评,但还是安慰不了黄少天心中逆流成河的悲伤。今天下班走的时候黄少天还看见已经有几朵开了,可能爱情还没盛开,花都要谢了吧。

  黄少天闭着眼睛越想越惆怅,真是伤心的人不能喝酒,他觉得自己已经要完全失去理智了,他甚至开始心想自己是不是可以变成一朵玫瑰枯死在这条街上。在完全失去理智之前,黄少天决定找个人来接他回家,他拨通了通话列表第一位的电话:“喂,郑轩,你回家没?都怪你之前灌我那么多,我现在喝醉走不了了,在蓝雨路上,你快点找个人来接我吧,你不来接我明天就扣你工资。”

  往日通话列表第一位都是被郑轩占据,而郑轩这个人虽然很懒,关键时刻还是很靠得住的,特别是还用工资威胁他了,肯定不会有问题,黄少天这么想着,借着酒意渐渐睡了过去,根本没有注意刚才拨出去的电话正是下午才打电话过来告知方案通过的甲方代表人喻文州。

 


  喻文州来到蓝雨路时看到的就是睡在长椅上的黄少天。

  像一只沾了酒就呼呼大睡的大黄猫。

  喻文州心里忽然冒出了这样的形容。

  其实他早在第一次遇到黄少天的时候就认出了他,毕竟对于公司的合作伙伴,喻文州一向很谨慎,在决定合作之前就已经把对方的资料全部查了个底朝天。只是他没想到,业内以办事雷厉风行效率极高而出名的黄少天私底下居然是这个样子,一连七天每天都到蓝雨路来偷偷看他,视线之灼热让喻文州想不误会都不行,然而七天下来却连一句搭讪都没有。喻文州心里觉得好笑,好笑之余他又觉得,这样的黄少天,还有点···可爱,他甚至开始期待起来当黄少天知道他的身份以后会是一副什么表情。

  只是他没想到今天黄少天会打错电话到他这里。

  喻文州慢慢俯下身用手轻轻拍了拍黄少天的脸颊:“醒醒,少天。”黄少天鼻子里哼了几下,似乎是被吵得很不高兴,一下子翻了个身,连眉头都皱了起来。

  喻文州有些无奈,他把黄少天扶起来,对方还是一副长醉不醒的样子,整张脸都蒙上了一层泛红的酒色,每次一呼气腮帮子就微微鼓起来,软软的看起来十分好戳。

  鬼使神差的,喻文州也就伸出手戳了一戳。

  这可真的就是在撸猫了,喻文州冷静地给自己下定义。谁能想到呢,这么外表斯文温文尔雅的一个人,心里面早就暗藏了疯狂撸猫的幻想。

  然而街头撸猫终不长久,他把黄少天的左手搭到自己的肩膀上用左手扣住,再用右手搂住黄少天的背,摇摇晃晃地把这只醉猫给架了起来,往停车场走去。

  停车场其实并不远,他之前开车过来的时候,从停车场走到黄少天所在的位置也就五分钟,但是现在这五分钟的每一步都非常之困难,尽管路上行人对他们纷纷退让而保证了道路畅通,他还是不可避免地有时被黄少天往右带一步有时又往左撞一步,以蛇形曲线把五分钟的路走出了十分钟。

  好不容易让黄少天躺在车的后座上时喻文州的额头已经出了一层细汗,这时他又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该把黄少天带去哪里呢?

  在“被环卫工捡尸回家惊觉对方竟是甲方代表方案通过实为潜规则”的狗血剧场和醉卧办公室的正常剧场的搏斗之下,最终狗血剧场稍微占了上风,喻文州决定把黄少天带回自己家。

  等到喻文州跌跌撞撞地推开客房门把黄少天放在床上时已经是深夜了,他心想照顾醉鬼真是个体力活,蹲下身帮黄少天把鞋子脱了好安稳睡觉,忽然发现黄少天似乎嘟嘟囔囔在说什么梦话,整张脸都皱了起来。

  他附耳过去,勉强能听到几个断断续续的词语,什么“辣鸡郑轩”“甲方”“叉烧包奶黄包”,彼此之间似乎没有任何联系。

  这是梦到什么了?

  他摇摇头,心想他这思维也真够跳跃的,估计是在梦里接着开庆功宴呢。他正准备起身,却骤然听见了黄少天梦话中唯一一个完整的句子——“环卫工我要追你。”

  原来还梦到这个了。

  他目光瞬时柔和了三分,他轻轻为黄少天盖上被子,嘴角勾起一抹笑,“少天,晚安。”咔哒一声,整个房间陷入了静谧的黑暗。


  睡吧,到你醒来,我等你来追我。


评论
热度(17)
© 吃苹果的汐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