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苹果的汐止

活在三流狗血爱情片里的悲剧家咸鱼本鱼

【喻黄】环卫工也有春天 (下)




  第二天黄少天一直睡到大天亮才悠悠转醒。

  头还有些晕,估计是喝醉睡觉的通病,他还隐约记得昨天晚上自己给郑轩打了个电话,因此第一眼看到白色的床单,白色的被套,还以为是郑轩图省事直接把他扔在了哪个酒店。结果下一秒,他骤然意识过来不对劲,白色的床单被套倒是很像酒店,但是酒店不会没有电视,没有浴室,更重要的是,酒店不会拥有一扇虚掩着看起来就很没有安全系数的门,也不会听见朝门口越来越逼近的脚步声!

  黄少天后知后觉意识到他可能在某个人家里,脑子里“青年酒后被绑架被困地下室十年”这样的新闻标题一闪而过,而还没等他来得及检查自己身上各项器官是否完好,仿佛为了印证他的猜想,房间门忽然被人推开了,某个在黄少天臆想中绑架了他穷凶极恶的恐怖分子走了进来。

  “醒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恐怖分子语气温柔地问他。

  “还没有,估计是还在梦里。”黄少天一脸严肃地摇了摇头,然后“嘭”的一下倒了下去用被子裹住了脑袋,像是要重返梦境。

  见他这个反应,喻文州轻笑出声,“醒了就出来吃早餐。”说完就转身出了客房,还贴心地帮他带上了房门。

  喻文州的声音隔着被子闷闷地传进黄少天的耳朵里,仿佛从遥远的天外传来,带着一种缥缈入云的虚幻色彩。黄少天在被子里闷了自己好半天,才慢吞吞地把脑袋从被子里钻出来,他目光呆滞地盯着天花板,试图接受这个现实——接受个屁。


  这他妈要怎么接受!

  为什么恐怖分子会变成了暗恋对象!

  昨天还因为没有暗恋对象的电话号码伤心欲绝,今天就躺在了暗恋对象家里的床上,人生原来是这么刺激的吗!!!


  是的,人生就是这么刺激的,黄少天盯了一会儿天花板,又一下子缩成一团把被子捂了回去,再下一秒,他又一下窜出来直接把被子掀到了地上。

  他忽然意识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他明明是给郑轩打的电话,怎么现在成了暗恋对象了?

  幸亏他的手机就被放在床头,他没花太大功夫就迅速摸起手机打开了通话记录表,喻文州的通话记录赫然排在最近通话记录的第一位。

 

  OK Fine 人生不仅是刺激,还能有更刺激——有谁能向他解释一下暗恋对象为什么会是合作伙伴啊?!


  “我靠啊——”黄少天一声哀嚎抱着手机倒回床上,本来喝醉酒醒来他头就有点晕,现在他觉得他的脑袋简直要晕到爆炸了,人生太刺激了,臣妾折腾不起啊!

  然而内心的鬼哭狼嚎并不能帮他改变惨烈的现实,他真情实感的后悔了,他后悔一开始因为出差而未能参加一开始接下合作与甲方代表人洽谈的会议,也后悔在喝醉以后试图给郑轩打电话。这简直太绝望了,无数个巧合拼凑在一起,让他成功实现了还没开始追人就已经自毁形象的悲惨局面。

  哼哼,好歹一开始就是在他家的床上了,四舍五入都算同居了,黄少天这么安慰自己,慢吞吞的爬起身理好衣服去洗漱。


  不得不说喻文州实在是很周到的了,洗漱间里已经给黄少天准备好了新的牙刷毛巾漱口杯,一看就是新的绝对不会认错——那和酒店用品长得一个样能认错吗?

  黄少天不由对喻文州产生了新的认识,不愧是做过环卫工的人,艰苦朴素住个酒店还这么节约,没用完的酒店用品居然还带回家里!

  他躲在卫生间给张佳乐疯狂发微信。


帅到上天:给你说特尴尬一个事你不要吃惊!!!我昨晚睡在了喻文州家里!!!!

你采的是毒蘑菇:喻文州???你那个甲方???

你采的是毒蘑菇:你不会···

你采的是毒蘑菇:不要啊你才三岁你还是个孩子怎么能干这种事!!!

黄少天一看张佳乐的回复就知道他这个狗血脑不知道已经把剧情联想到哪本言情小说上去了。

帅到上天:不是潜规则!!!!!喻文州是那个环卫工!!!!!同时也是我的甲方!!!!我要尴尬死去了!!!!(鹦鹉暴哭.jpg

你采的是毒蘑菇:emmmmm你的甲方是个环卫工?

帅到上天:······你今天是不是没睡醒!

帅到上天:我不知道他为什么当时是环卫工但是现在他是我的甲方代表人

帅到上天:我昨天喝醉了不小心给他打了电话然后他把我带回家了

帅到上天:不要问我经过我什么都不知道一觉醒来就是大天亮了!!躺平.jpg

你采的是毒蘑菇:那你可真够不小心的

你采的是毒蘑菇:等等


  张佳乐这边还在显示正在输入,黄少天就听到喻文州在外面喊他,“少天,需要帮忙吗?”

  黄少天这才意识到自己已经在洗漱间呆了十多分钟,“没有没有,我马上来。”张佳乐的正在输入还在闪烁,他来不及看就只好匆匆把手机揣进兜里出了洗漱间。


  餐桌上喻文州已经做好了几样早餐,见他来了笑着说“随便吃点,家里没什么东西。”

  蛋黄流沙包、葱油饼、甜汤、还有切好的哈密瓜。

  黄少天表面上笑嘻嘻地点了个头说谢谢,心里已经被感动的泪流满面了,这还叫没什么东西,那他平常早餐简直没吃东西,尤其是他喝了一口甜汤,那个味道简直胜过餐馆的百倍,丝丝缕缕的甜味攀上他的舌尖简直要沁入他的心里。

  喻文州,不得了啊,放着这样的人不追那可是天大的损失!

  他这样心想,已经被甜得连了解一下昨天晚上事情经历的欲望都没有了,只想专心吃吃吃,反正本身也没什么好问的,再问也不过是自己丢脸。

  他一边吃,一边不断用火热的视线望着喻文州来表达自己澎湃激动的心情,顺带吐字不清地不断赞叹“太好吃了”“怎么能这么好吃”,喻文州笑眯眯地看着他,吃的倒是很少,几乎把三分之二的东西都让给了黄少天。

  等到黄少天吃的差不多了心满意足地擦完嘴,他才忽然反应过来,理论上这应该是他们两个人第一次正式见面,但是莫名其妙的他和喻文州似乎都忘了主动介绍自己,而且刚才还相处得仿佛现场演绎蹭饭挚友。

  这个认知让黄少天涌出了一些尴尬的情绪,但与此同时又有一点莫名奇妙的高兴,他能感觉到,喻文州对他并不讨厌,并不讨厌就说明他的追人计划又往前进了一步。想到这个,黄少天心里更高兴了,虽然他不知道之前到底在喻文州面前出了什么洋相,但是这有什么关系呢,现在最重要的是他终于有机会追喻文州了。

  或许是他的视线太过炙热,毕竟他一直明目张胆地盯着喻文州看,就差把“我喜欢你”这四个大字写在脸上了,喻文州反而忍不住开口了,“你就没有什么话想给我说?”

  黄少天一愣,整个人刹那升温,下意识地就要把“我喜欢你”这句话不过脑子的给甩出来,幸亏在出口之前最后一秒刹了个车打住了,他望着喻文州,无辜地眨了眨眼睛,像是不知道为什么喻文州忽然这么问。

  没有得到想要的回答,喻文州反而有点失望的样子,“看来是没有。”他收起二人的盘子站起身,“我先去洗个碗,你先在客厅坐一下。”说完就转身就进了厨房。

  喻文州刚转身,黄少天就迫不及待地掏出了手机,打开微信之前,他还做贼心虚一样的望了一眼喻文州的背影,确认他没有回头看之后才点开张佳乐的聊天框,未读消息是张佳乐之前发过来的话。


你采的是毒蘑菇:等等

你采的是毒蘑菇:按你这么说,他不应该和你也就是一个合作伙伴的关系,那他为什么要带你回家?

 

我靠?好有道理啊!

 

  黄少天神情复杂地抬头看了一眼喻文州在厨房洗碗的身影,低下头回消息。


帅到上天:!!!!!!我心里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想

你采的是毒蘑菇:要不我帮你分析分析?


  张佳乐回的很快,估计是有八卦可看时时刻刻都盯着手机,实在可以被选去做吃瓜群众代表。


你采的是毒蘑菇:你看,一个,有可能他就是人特别好,乐于帮助合作伙伴。

帅到上天:不可能,你别说了!!!!我要采取行动了!!!!谁都不能阻挡我!!!!

 

  开玩笑,黄少天好歹也是和喻文州混一个行的,虽然没见过脸,但这不妨碍他了解喻文州在大家眼中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的禁欲形象,他可还没听说过喻文州会好心到主动带哪个醉酒的同事回家。

  那就只有一个可能了。

  黄少天瞬间福至心灵。

 

你采的是毒蘑菇:你打算干嘛???惊恐.jpg

帅到上天:潜规则

 

  黄杀手冷酷一笑,决定一击致命。他慢慢的走到喻文州厨房门口,单手撑着门边斜着身子歪头笑了一下,“喻总?”

  喻文州侧对着他,转头过来看他,嘴角还挂着一丝温和的笑容。

  黄少天更走近了一点,直接走到喻文州身边,单手撑着洗手台偏头笑着问道:“喻总有没有听说过潜规则?”

  “潜规则是货到付款的吗?”喻文州转了一圈眼睛,不动声色地笑着回问道。

  黄少天看他这反应就心知有戏,他收回撑在洗手台上的手拍了拍衣服,摆正头说,“在我这是。”眼睛一眨一眨的看着喻文州,明亮得像是知道了他的回答。

  “行啊,乐意之至。”喻文州笑了一下,这么回答道。

  果然如他所愿,一击必杀。

 

  所幸庆功宴完了就是周末,后来他们那个周末,是在喻文州家里度过的,黄少天实在离不开喻文州的烹饪手艺,发言声称“喝君一碗羹,胜活十年少”,虽然之后被喻文州笑着拍了脑袋却还是坚持喻文州的手艺是只改天上有。

  期间他们还抽空去了一次蓝雨路,黄少天美其名曰回忆开始的地方,虽然不知道才开始有什么可回忆的。在蓝雨路上黄少天一次性把所有事情都问清楚了,原来喻文州的公司竞选党员还有个社会实践的要求,喻文州为了竞选,干脆去当了一周环卫工,刚好是黄少天在街上看到他的那七天。

  “看到没有,这就叫缘分。”黄大师双手合十拜天,嘴里振振有词,“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

  喻文州哑然失笑,只是黄少天装和尚才装了一秒就又靠了过来,他笑嘻嘻地逼问喻文州是不是早就看上他了,“那必须是一见钟情一眼万年,看到我就知道此生不会再爱上其他人了!”

  也不知道是哪里学来的糟糕台词,喻文州伸手牵住他的手,还是从善如流答道:“是是是,看到你就知道命中注定我爱你了。”

  黄少天摇头晃脑地摆了摆头,趁着没人注意,美滋滋的赏了他一个吻。

 


  等到星期一,整个办公室都被黄少天感染上了一种喜气洋洋的氛围,具体表现为,黄少天的话量比平时又翻了一倍。

  这个表现在黄少天看见公司窗台上瓶子里的玫瑰开了的时候达到了顶峰,那一束被他买来送喻文州最后沦为公共绿化的红玫瑰终于展现了它的生机,五支花全绽开正盛。

  “看看我的玫瑰实在是太争气了,这开的多好,红色,一看就为我们死气沉沉的办公室增添了芳香的气息,更是展现了幸福的号召,非常切合我们办公室的发展需要,非常好!”

  “黄少,你就不要再进行小学生作文了好不好,我头都要听晕了。”郑轩苦不堪言地提出抗议。

  “你懂什么!”郑轩的抱怨并没有影响黄少天的好心情,他欣赏了一会儿玫瑰,脚步轻快地走向办公桌开始了一天的工作。


  今天一定是无比美好的一天。

  毕竟他的玫瑰开了,他的爱情,也开了。

  环卫工也有春天啊。


评论(1)
热度(21)
© 吃苹果的汐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