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苹果的汐止

活在三流狗血爱情片里的悲剧家咸鱼本鱼

【修伞】无藉藉名 (1)

  • 私设很多,想写一个落魄叶和落魄苏的故事,不喜慎入

  • 应该不会很长





01.

  苏沐秋试完镜回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五六点了。

  他刚走近路穿过一个美食城回来的,商场里等着吃晚饭的人们熙熙攘攘的在店门口排队,噪杂的人声沸腾在他神经上,一跳一跳地吵的他脑袋疼。他掏出钥匙开了门,没开灯的房间里倒是很安静,夕阳的余晖从书桌前半拉着的窗帘边照进来,刚好错开坐在窗帘这一侧抱着电脑打字的叶修,安静的投射在叶修背后的白色墙壁上,映出一片温柔的暖黄。

  “不开灯也不拉窗帘,我看你眼睛是不想要了。”苏沐秋换了拖鞋几大步跨过去,俯下身右手伸过叶修的肩膀上方帮他几下把窗帘扯开,“你看这不就亮堂多了。”

  叶修被突如其来的光线给刺得眯了下眼,转椅转到面向苏沐秋的一边说:“成人视力在二十岁以后就基本定型了,有没有光没差。”他伸手搂住苏沐秋的腰,“再说了,我这不省电嘛。”他抬头望向他,嘴角勾出一抹笑。

  “就你有理。”苏沐秋哼了一声,把叶修的手推开,“热,别抱着了,还想不想吃饭了?”

  “早就要饿死了,就等着苏大人您呢。”叶修从善如流松开,自己也跟着苏沐秋到了灶台边上。 

  苏沐秋打开冰箱从里面拿出一个鸡蛋,熟练地在碗边敲了一下将蛋黄蛋清打在碗里,他看见叶修跟过来站着,取了双筷子将装了鸡蛋的碗和筷子一并递给他,“搅匀了一会儿好下锅。”说着自己又开始翻碗筷,一阵乒呤乓啷的瓷器碰撞声。

  “你找什么呢?”叶修边搅拌着边皱了皱眉,“你小心把碗给摔了。”

  “姜片。”苏沐秋头也没回的答道,“炒饭之前用姜片擦一遍锅底不容易粘锅。”乒呤乓啷的声音又响了一会儿,苏沐秋从碗架上拿下来一个瓷碗,里面正装着切好的姜片。

  “你这不穷讲究?”叶修笑着回了一句,把手上拌匀的碗递给苏沐秋。

  “这叫生活经验。”苏沐秋斜了他一眼,“行了你个毁厨房的可以回去写东西了。”

  他用姜片擦了一遍锅拧开煤气开了火,老式抽油烟机开始发出吵人的轰鸣。他先倒了点油热着,见叶修还站在旁边没动,分了一眼问他:“怎么不回去接着写?”

  “写一天了有点卡,没什么灵感。”叶修笑笑回道。

  “这男一不就在你面前站着么,记录下来啊。”苏沐秋把鸡蛋下了锅,在一片劈里啪啦的油爆声中抬高了声音跟叶修说话。

  叶修扬了扬眉,“你怎么知道这次又是以你为原型?”

  苏沐秋笑了一声,脸上浮现出一点得意的神色,“我阳光乐观啊,你不就喜欢这样的么?”

  “是啊,”叶修凑到苏沐秋背后伸手揉了一把他的头发,“我就喜欢你这样的。”

  苏沐秋一脸肉麻,可惜他一手拿着锅柄一手翻着锅铲分不出手来打叶修,只好用脚往后踹了一下,“拿开你的手,十八线大编剧。”

  叶修一脸老神在在,甚至又伸出手揉了一把,“我这潜规则你呢,十八线小演员。”不出意外的获得了苏沐秋一个凶狠的眼神。

 

  蛋炒饭没费多少功夫就做好了,两个人拿刚才装过鸡蛋的碗盛了,拿了两个勺子坐着吃。狭小的出租屋没有空地方装下一张方整的餐桌,他们也没有这个闲钱去买,就只能让叶修坐在他的转椅上,而苏沐秋坐在转移背后的床上面对面吃。碗由叶修捧着,防止让油把床弄脏了。

  两个男人吃小小一碗蛋炒饭,碗底轻而易举就见了空。一般来讲,他们一碗饭也不计较谁吃得多谁吃得少的,苏沐秋有时候会让叶修多吃点,借口是他是演员要保持身材,叶修也不戳破他的理由,就总会把鸡蛋往苏沐秋那边拨。

  吃完饭以后苏沐秋懒洋洋地摊在床上,而叶修则被赶过去洗碗,有时苏沐秋精力好的时候会趴在叶修的电脑桌前看一看他新写的东西,顺便再给几句自己的点评,这点评往往都是“这里有点像我”“这里不大像”之类的话,仿佛叶修写的东西是给他量身定制的剧本一样。但今天他明显没这个心思研究叶修的更新,他四仰八叉地躺在床上,手上高举着一个册子,整张脸正好被册子的阴影罩住,正在那展开册子聚精会神地看。

  叶修洗完碗出来看见的就是一个八爪鱼似的苏沐秋,他甩了甩手上的水走过去一把夺掉苏沐秋手里的册子,“之前还说我不注意眼睛,”他看见苏沐秋听了撇了撇嘴,继续问道“你这看什么呢?”

  翻开一看,册子最首页写着“我是演员项目计划书”几个大字,叶修挑了挑眉,在床边坐了下来。几乎是在他坐下来的一瞬间苏沐秋就一个鲤鱼打挺的凑了过来,他跪坐在叶修身边,眼睛一眨一眨的笑着跟叶修说:“少天多拿了一份给我的,这可是个大项目。”他对眼睛里的期待和兴奋一点掩饰都没有,“嘉世、蓝雨、轮回三大娱乐公司都有投资,最后会从参加的人里面选人参演他们合资的电影。”

  叶修“啧”了一声,“三大巨头一起,这手笔不小啊。”

  “对啊,”苏沐秋拿过本子抱在怀里,“黄少天说他们蓝雨的每个新人都打算去参加一下海选试镜。”

  黄少天是苏沐秋有一次在剧组认识的哥们,他本身比苏沐秋小三岁,虽然是蓝雨娱乐重点培养的新人,名气也比苏沐秋大得多,但人却没有什么架子,时常跟着苏沐秋叶修一起在电脑上打游戏,也不时给还没有签经纪公司的苏沐秋透一点试镜的消息。

  苏沐秋说着又翻开那本册子,“虽然采用投票制来进行演技比赛有点奇怪,但是如果这次被哪位大导演看到了我的演技,以后我应该也不用跑群演了。”

  叶修微微点了点头,对他的话不置可否。

  苏沐秋又往后翻了几页,忽然听见叶修开口问他,“你今天不是去试镜了吗?今天这个怎么样?”

  “啊,这个啊,”苏沐秋一边翻着项目册,偏着脑袋颇有些心不在焉地回道:“导演倒是挺喜欢我的,说我要愿意来,男三肯定没问题,但是,”他扭了扭头直接一个翻身仰躺在叶修腿上,看着叶修说,“其实我还是不大想演话剧,话剧回馈周期太长了,况且如果要跑巡演的话,我两肯定也没法待在一起。”

  叶修嘴角勾出一抹笑意,像是对这个答案十分满意,他用食指蹭了蹭苏沐秋的脸颊,点头表示赞同,“那你还是盯着点电影电视剧吧。”说着就俯下身来要亲他。

  苏沐秋被压着肩膀亲了一口,不甘示弱立刻就要翻身起来,叶修笑着反手去挠他的咯吱窝,在苏沐秋“叶修你住手”的高呼中,两个人很快在床上滚作一团。

 


  那是在一个平常得不能再平常的夏夜,他们拥挤在闷热狭小的出租屋内闹腾,闹腾到最后,两个人的額发都被黏湿在额前,双腿还交叉缠住,手也互相握住彼此牵制,苏沐秋一遍喊热一边笑骂叶修幼稚,而叶修喘着气倒是笑着让苏沐秋先放开。

  结果自然是没有一个人肯先放开,叶修与苏沐秋盯着彼此的眼睛,从对方的眼睛都看得见一个冒着热气的自己,忽而两个人都哈哈笑了,一个低头,一个仰头,下一秒,他们侧躺在床上彼此艰难地将头往前挪动,在风扇微乎其微的凉风中接了一个少年气与汗味交相裹夹的吻。

  唇舌比手脚更为紧密的交缠,他们期间却一直没肯把手脚松开。

  “你看你,缠成八爪鱼了吧。”叶修放过苏沐秋红润的嘴唇,微微偏头嫌弃道。

  “始作俑者还不是你。”苏沐秋能感到叶修温热的鼻息扑洒在他露出的脖颈上,为此他故意恶狠狠地说话,喷洒出更为炙热的气息像誓要热死叶修一样。

  然而热当然是相对的,苏沐秋能感到两个人贴紧的身躯都不断有汗冒出来,最终还是他先宣告投降,将头往后一仰,“热,太热了。”换来叶修坏心思的更加紧缠。

  “苦夏啊!”苏沐秋一脸生无可恋,发出了他每年都在呐喊着的例行哀嚎。

 

  城市没有蝉鸣,车水马龙的声音奔流不停的从窗外传来,屋内不知用了几年的破烂小风扇还在尽职尽责地嗡嗡转着,与之对比的是城市各个角落里传来的空调风箱的运转声。

  在这样一片冗杂与躁动之中,他们曾在这个出租屋度过好几个苦夏。


评论(6)
热度(42)
© 吃苹果的汐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