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苹果的汐止

活在三流狗血爱情片里的悲剧家咸鱼本鱼

【修伞】无藉藉名 (2)





02.

  苏沐秋口中的那个三个娱乐公司投资的大项目要十一月份才正式开始海选,八九十三个月的时间,他见缝插针去接了一个古装片的武替。

  相对于文替而言,武替这种又苦又累的活儿比较容易找,薪资也更高一点。平时苏沐秋是不大喜欢接替身演员的活儿的,也不是说瞧不起看不上之类的,纯粹是因为替身演员不能露脸。不能露脸,这考验的演技就大打折扣了,表演表演,没了表情,自然就已经少了一半,当初苏沐秋本不是表演专业毕业,之所以来影视城混饭吃,就是因为他打心眼里喜欢表演,他喜欢被带入戏中沉浸于情绪冲击去感受各色各样的人生,也喜欢探索自己挖掘自己演绎不同性格的能力,因而哪怕普通群演工资更少,他在大多数情况下都宁愿当个一句台词的小群演而不愿做替身。

  这回接这三个月替身则是因为受经济所迫,他预算了一下,根据他所得到项目书上的消息,如果他真能通过“我是演员”的海选,那他接下来十二一二三个月都要进行封闭性培训与比赛没法赚钱,而二月份临近新年,这又肯定得花钱,三月份要给他还在上大学的妹妹苏沐橙交学费,还得根据租房约定向那位不通人情的房东提前把下一年的租金给交了,这一算下来,他和叶修手头是明明白白的资金紧缺。

  不过想做不想做是一回事,真做上了武替,他也没什么抱怨,一招一式都认真地跟着武术指导老师学,上场演的时候也绝没有一点分心。因为这个认真的工作态度,他还挺受各大导演的待见的,不过可惜的是,大多数导演是希望下次拍片能继续聘请他做替身,与他真正表演的梦想,那又大相径庭了。


  今天这一场也是,他没NG几次就过了戏,拍完之后一直盯着摄像机的执行导演笑着对他直鼓掌,“小苏这几场过的都很顺啊,这个专业程度,没准不久就能做上武术指导了。”

  “谢谢导演,都是导演执导得好。”受到夸奖,苏沐秋免不了乖顺地恭维了几句,只是他心里清楚,夸赞他不过随口一句,就算他真有志往武术指导的方向发展,那要经受的艰辛也未必比做正式演员少。

  今天他下戏下得早,轻轻松松就拿到了三百日薪,回家路上还心情极好的买了条鱼,打算让叶修和自己吃顿好的加个菜。

  回到家的时候叶修还是在捧着电脑打字,为了以防苏沐秋参加节目三个月都赚不了钱,他最近也忙得像个陀螺拼命给各大杂志写稿子,连之前的长篇小说都很久没更了。

  叶修在网上有一篇长篇小说,其实准确来说,那本来应该是个剧本原稿,可是按现在编剧的工作环境,谋求利益的商业片往往都采用集体编剧作业,对于个人编剧而言,在没出名之前写出来的剧本原稿要不就按贱价卖了要不根本没人收,因此叶修只好把它改成小说发在网上,希冀等网络小说出名之后自带人气作为剧本被人发现。

  只可惜或许叶修的文风太过热血向上,而偏偏热血少年走向辉煌的题材在当今工作压力极大的社会中并不吃香,他的长篇小说一直没能被哪双娱乐公司的慧眼发现,仅有的一些留言也都在吐槽说他是励志鸡汤文学,在现实中根本实现不了。

  苏沐秋曾经认真读过叶修的作品,从他的角度看来,叶修的作品文笔感情都挺到位的,但是——

  “叶修你这个男一怕不是以我为原型的?”

  “是啊,怎么看出来的?”叶某人这回倒是十分坦诚。

  “这还看不出来是我瞎吗?我还不知道你?”被作为男主角的苏沐秋哼哼两声,“你给我写好一点啊。”

  说起来这其实是一种非常奇妙的感受,被自己的爱人作为主角写在小说中,带着一丝对于最亲密的人如何看待自己的好奇,也伴有一丝无他人知的隐秘欢喜,仿佛对方将他写为男主角,他就可以假装无时无刻陪在对方身边,无论是在他们相见的每一分钟,又或者是在他留叶修独自在出租屋里写书的每一秒。

  与此同时,那些对于男主角的喜爱,赞赏,也仿佛一半给了叶修,一半给了他一样,毕竟叶修的灵感来源是他,人物原型是他,其实质是叶修凌驾于人物之上用笔触赋予了男主角苏沐秋的灵魂。

  只可惜这样的赞美占不到评论的一半,他也和叶修无数次讨论过为什么普罗大众不太喜欢这本小说——

  “ ‘现实生活中根本没有这样在无数次打击之后还坚强向上的人吧?’”苏沐秋皱着眉认真读完这条评论,气呼呼地说道,“怎么没有?我就是啊。”语气十分不服。

  当时他们两正坐在床上,他窝在叶修怀里拿着自己的手机刷书评,“我靠这都是什么评论啊?什么叫‘鸡汤主角还不如金手指主角呢’”往下又刷了一条,苏沐秋更来气了。

  叶修倒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不知道是见多了还是不在意,低头蹭了蹭苏沐秋的脸颊拿过他手中的手机将屏幕按黑,“哎别看了,没什么好看的。”

  叶修自己没有手机,平时也不会特意刷书评来看,倒是苏沐秋每次都很关心叶修更新下面的评论,隔几天就要拿起手机看一下。

  “他们怎么能这么说你呢?”苏沐秋明显还没消气,“明明金手指主角才是现实中不存在的啊。”

  叶修瞧苏沐秋那个较真劲儿,轻声笑了,“可能苏大大你太光明了,光明得不食人间烟火吧。”

  “你这是情人眼里出西施。”听见叶修的话苏沐秋反倒有点不好意思,连耳根都蒙上了一层薄薄的红,“哪有你这样的?没个正形。”他转头瞪了叶修一眼。

  “是哦,我的情人。”叶修点点头这样笑着回道,面上一派坦坦荡荡,仿佛自己不是在调情,而是在做什么光风霁月的事情。

 

  也许叶修其实说的没错,苏沐秋太过光明了,不适合做那个男主角。

  大众的生活往往太过平凡,他们被压抑在高楼大厦中狭小的工作台,被吞没在早晚高峰地铁站台上汹涌的人流,他们化身为人口普查中一个个渺小的数字,面对无可奈何的家庭背景和生活压力,在得过且过的小确丧中逐渐沦为平庸。

  在这样的平凡中,苏沐秋的存在像是一个异数,他们惊讶于他的坚持,艳羡于他的乐观,如果是在现实中真的认识这样一个坚持不懈追逐梦想的人,或许他会被人赞美崇拜甚至是嫉妒,但是这样的人物出现在小说里,大众的态度更多的是不信,不信生活中存在这样光明的人,这样“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的执着精神。

  这个道理叶修不是不懂,作为一个职业编剧,现下流行什么题材又有什么题材容易过审他知道得一清二楚,可是知不知道是一回事,愿不愿意迎合市场去写又是另一回事。他大学刚毕业的时候也向文化公司投过编剧岗的简历,如果他愿意当一个集体编剧中的一员,又或者愿意当个助理去帮着改编大IP作品,那找份工作对他而言根本不是什么难事,可他偏偏要做那个梦想的践行者,做那一份特立独行,因而才被困在这一方狭小的出租屋中写字。

  他受得起梦想实现过程中的坎坷,是因为他始终相信他的梦想会实现,会出版自己的作品,会用自己的作品做出优秀的影视剧,这不仅是他对自己文字功底实力上的自信,也是对自己能坚持下去信念上的自信。

  苏沐秋明白叶修的想法,因此也一直没给他压力,他从来没有真的要求过叶修去接什么热门作品来养家,虽然偶尔他也会打趣叶修像一根筋一条路走到黑的穷书生。

  就比如今天。



  苏沐秋在灶台前放好刚买的菜,凑到叶修背后看他写的东西,那似乎是一个短篇,字数统计还没多少,但叶修已经快结尾了。

  五分钟后叶修打完最后几行字,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苏沐秋笑着说:“苏编辑来审查工作了?”

  苏沐秋将他往旁边推开了一点,手摸上鼠标将文档滚动到了最开头。

  那算是一个少年励志故事,从头到尾看完,他顶着一脸牙疼的表情伸手推了一下叶修说:“你能不能别总写我了?长篇写,短片也写,你还真是一条路走到黑啊?”

  “这次的杂志稿,写你契合。”叶修言辞凿凿。

  “什么杂志?”苏沐秋皱了皱眉,接着看到叶修一摊手吐出两个字“萌芽”。

  他顿时翻了个白眼,“萌芽不是你高中十八岁刊登作文的杂志吗?你还跟高中生抢饭碗啊。”

  叶修倒是一脸坦荡,“我也才八十啊,混口饭吃嘛。”

  苏沐秋十分无语,心想这个人的不要脸真是没有极限的,“行行行叶八十,服了你了。”他叹了口气,装作忧伤地说道,“你没看之前网友都骂你人设鸡汤啊?”

  “我还真希望你永远是一碗鸡汤呢。”叶修从兜里摸出一根烟,漫不经心的回道。

  “叶修你妹!”苏沐秋瞪了他一眼,“我鸡汤那你鸭汤啊?我看你怎么不去开餐馆呢?”

  叶修慢悠悠地把烟点上,回问道:“鸡汤不挺好?”

  苏沐秋双手合十向他拜了拜,一脸败给你了的表情,“你能不能换个正常点的形容词?你就不能说我永远无忧无虑啊?”

  “行啊无忧无虑苏三岁。”叶修笑了,说着还要伸出另一只手来揪苏沐秋的脸。

  苏沐秋把头往旁边一偏躲开叶修的魔爪,恶狠狠地说:“叶八十你今天可别给我上桌吃饭,让三岁童工为你干活做饭你还是个人吗?”

  “那尊老爱幼你也得先尊老再爱幼啊?”叶修一脸无辜。

  苏沐秋又翻了个白眼,“是你先倚老卖老为老不尊!”

  “我怎么为老不尊了,嗯?”叶修把烟灰点到烟灰缸里,悠悠地问道。

  这······

  苏沐秋一时也想不到怎么将叶修的倚老卖老给圆回去,没有意识到在他晃神的时候叶修已经不动声色地凑了过来。

  叶修眼里透出一点使坏的神色,唇角勾起一个笑容,他伸出手勾住苏沐秋的下巴,在苏沐秋的脸颊落上一个亲吻,“嗯,我老牛吃嫩草,我是为老不尊。”毫不意外的看见苏沐秋瞬间泛红的皮肤以及气急败坏一边骂他幼稚一边躲去灶台做饭的背影。

  亲个脸怎么又幼稚了?

  叶修又吸了一口烟,坦然表示一天被苏沐秋骂三百次幼稚的他非常乐意接受这个称号。


评论(5)
热度(34)
© 吃苹果的汐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