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苹果的汐止

活在三流狗血爱情片里的悲剧家咸鱼本鱼

【修伞】无藉藉名 (3)

  • 慢慢来,不着急(不 其实我都快急疯了真想一口气写完

  • 无藉藉名 (2)





03.

  后来他们那一整周都过得非常顺心, 叶修戏称苏沐秋买回来吃的那条鱼一定是条锦鲤,把好运气都给他们带来了,结果被苏沐秋毫不留情地回击说那你把锦鲤杀了岂不是罪大恶极。

  “吃进肚子里你和我不就变成锦鲤了吗?”叶修当时这么懒洋洋地回他道,一句话惊得苏沐秋瞪圆了双眼连忙反驳:“那是你,我可还没这么不要脸。”

  但不管是不是锦鲤的原因,他们那一周过得无比顺遂的确不假,到了周六的时候,苏沐秋所在的剧组甚至因为导演去外地出席一个典礼的原因而给他们所有人放了一天假。

  难得有一天清闲,在那一天,叶修和苏沐秋也像普通情侣一样去看了场电影。

  当然不是去电影院看的。

  叶修平时用来敲字的小电脑,被他们用来当了放映机。

  那部的电影的导演并不大出名,但是背后的投资公司却是嘉世。嘉世这两个字,像是敲定了它大制作的席位,也的确在电影播出后收到了一定的好评。

  电影讲述的是一个颇有些沉重的故事,昔日的在风月场埋伏的警方卧底因为接线人的意外死去而被怀疑叛变,肩负正义的男主角林川骤然被指堕入罪恶,免不了一番心理挣扎,他在无人可解的孤独里迷茫思索,在善与恶的界限中摇摆不定,期间也认识了帮派里各种各样的人,其中有一个是从小在帮派中长大的一个孤儿阿一,他成了男主角的好兄弟,或明或暗地帮过他很多,只是最终男主角还是选择了正义,他在警方与帮派的混战中证明了自己,而他的兄弟阿一却在那场混战中死去了。

  其实说是在混战中死去并不准确,阿一是一个很复杂的人,他杀人打架都很狠,从不害怕自己受伤,死在他手上的人不计其数,可当他换上一件白T恤冲你笑时,你却会仿佛看到一个单纯阳光的大学生,大学生会给街边的乞丐买面包吃,也会陪走失的小姑娘去找她妈妈。他临死之前发现林川一直是个卧底,本来以他的身手可以杀掉林川,可是他却没有,他只是干脆利落地在摔倒的林川的小腿上捅了一刀,笑眯眯地看着林川说,“这些年都在学杀人,一个朋友也没有,你说我他妈过的都是些什么日子。”像是一句很平常的抱怨,却清楚地否定掉了与林川之前的友谊。随后他抬起林川握枪的手指向了自己的心脏的位置,仍然维持着之前那个笑眯眯的表情,按着林川的手扣动了扳机。

  阿一这个角色演好了是非常能出彩的,当时苏沐秋曾去参加过阿一的试镜,试的是阿一蹲在夜总会门口抽烟,有几个十七八岁的小姑娘推推搡搡往这边走,阿一起身用手拦住她们,笑着说“还是不要进去了,回家吧”,结果最终没拦住,阿一望着她们的背影用手指将烟给摁灭了这一段。当时苏沐秋表现得非常好,一演完导演当场就拍板说阿一非他来演不可,还连声夸赞他演技不错。

  只可惜既然他们现在是窝在逼仄的出租屋里看电影而不是在什么光辉的首映礼,这后面肯定是又出了一些事故。

  具体一点说,当时苏沐秋明明都已经安排好行程准备签合同拍定妆照了,可嘉世那边塞过来一个人,刘皓,指明了说觉得阿一这个角色不错可以让新人历练历练。

  但其实刘皓哪是什么新人,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嘉世这几年在捧刘皓,电视剧男主的资源一个一个地接,只可惜不知道为什么一直差把火候,或许嘉世是想借那部电影的这点火,又或者是真想让刘皓历练一下与偶像剧男主不同的角色,总之投资方开口就连导演也没法拒绝,苏沐秋最终与这个角色失之交臂。

  其实这事说起来是片方亏欠了苏沐秋,当时叶修知道这事儿的时候也替苏沐秋委屈,还怕给这人心里留下什么过不去的坎,电影上了的那段时间苏沐秋忙着在一部民国片里演男四号,叶修没提过一句话说要去看,当然现实原因也是因为他们并不常去电影院浪费钱,结果反倒是苏沐秋忙完了想起这茬儿来,一拍脑门说一直想去看成片结果居然忘了,现在电影早下架了,表情还可惜得紧。

  当时叶修颇有些疑惑地看着苏沐秋问:“你就真不介意被抢角这事儿?”

  苏沐秋“唔”了一声,没多经思考就给出了回答,“当时是挺介意的,但是现在想起来人家的确有经纪公司在背后撑着,也是一种资本和实力,也就不介意了。”说着他还伸手拍了拍叶修的肩膀,“这个角色没了就从头再找呗。”话说得倒是轻巧,似乎都没想想遇到一个好的本子和一个他有机会去争取的角色有多难,反倒像是他来安慰叶修了。

  而现在他靠在叶修怀里再看这部电影,似乎已经和看其他任何一部普通电影没什么不同了,他们像往常一样安静地看完了全片,只有在遇到危急情况才偶尔发出几句“我靠”之类的声音。直到演职人员表开始在黑色的屏幕上滚动,叶修借屏幕反光看见苏沐秋微微失焦的眼睛以及在他怀里松垮下去的肩膀,才发现这人心里绝对没有他嘴上所说的那样轻松而不在意。


  怎么可能不在意?

  作为一名以表演作为梦想的人,遇到一个有趣而富有挑战性的角色是多么难能可贵。

  作为一个跑群演跑了三四年的人,遇到一个可以获得认可与喜爱的机会是多么难能可贵。


  叶修低下头轻轻亲了一下苏沐秋头顶的发旋,低声在他耳边说:“还是有点可惜?”

  苏沐秋缓缓地点了点头,吸了一下鼻子说:“其实刘皓挺好的,可以看得出来他很用心了,但是最后阿一死的那一个镜头,我觉得,”他顿了一下,似乎是在组织措辞,“我觉得他还差了一种情绪。”

  苏沐秋将进度条拖回阿一死去的那一段剧情,电影中的刘皓笑着在林川面前蹲了下来,那一段给了特写,透过他的眼神,可以体会到他所压抑的被背叛的愤怒、对身世的绝望、兄弟决裂的难过与无可奈何,可唯独差了一种——


“应该还有相信林川会带来美好的希望。”

  苏沐秋仔细地又看了一遍那段镜头,肯定地开口说道。


  阿一不应该是全然绝望的,他并非是单纯因为被唯一相信过的兄弟背叛而在绝望中自杀,而是因为他相信林川有能力协助警方推翻帮派带来美好。

  帮派对他有养育之恩,因此他为帮派做最锋利的刀,最后也不能背叛帮派去帮助林川,他杀过无数的人,有时候是用啤酒瓶,有时候是用刀,这是他的大恶;可他还有许多数不清的小善,比如拦下想进入夜总会去玩的年轻女学生,比如给走失的小女孩买一颗草莓味棒棒糖告诉她一会儿一定能找到妈妈,他并非认为世界是全然一片黑暗的,他看得见光明,也看得见美好,只是他知道,那种美好不属于他而已。

  他感谢上天赋予他生命,因此他总是笑着的,尽管他免不了染上社会底层的习气,电影里拍的他住的房间,的确是脏乱,床上被子没叠皱成一团,零零碎碎散乱着扑克牌、游戏机、还有一包开封了的薯片。

  可这恰巧说明了他也会在闲暇时间去便利店买一包薯片解馋,也会熬夜捧着游戏机通宵开黑,像一个正常人,而不是冷血残酷的杀人恶魔。


  最后那一刻,他看着林川,想到的正是那些他所看到的、所希冀的,也是他所没有的正常人的生活。


  他不想再有别人像他一样了。


  他捅了林川一刀,是对帮派最后的报恩,之后他安心赴死,携着林川能与警方共同带来光明的坚定期望。

  阿一是一个悲剧人物,可惜刘皓没能演出来,这个悲剧人物身上,微弱的那一点光芒。

  苏沐秋点了暂停,画面定格在阿一合眼的那一刻,他半张着嘴像要说些什么,良久,才长叹了一口气,说:“唉,要是我够红了,可能就可以自己演这个角色了。”

  要是他够红了,就不会让这个角色被别人抢走了。

  “会有那么一天的。”叶修双手环住苏沐秋的身体,将脑袋搭在他的肩膀上,“以后一定会有那么一天,我写剧本,然后你来当我剧本里的男主角,谁都抢不走。”

  苏沐秋能感受到叶修在他耳边的一声轻笑,温暖的热气让他肌肤上的汗毛都微微战栗,尽管屋外夏日炎炎,屋内却弥散着春日一般温柔而缱绻的气息。

  他想叶修说得对,会有那么一天的,叶修会成为著名的编剧,而他会成为叶修剧本里那个唯一的男主角。

   “约好了?”苏沐秋略微偏了偏头,盯着叶修近在咫尺的侧颜,嘴角已然微微翘起。

  下一秒他听到了叶修的声音,“嗯,约好了。”

  那声音有些低沉,却给与了一个无比肯定而坚定的答复。


  他想人生的路还有很长,尽管那一天可能来的有些晚,但是它一定会来的。

  未来属于他们。


评论
热度(36)
© 吃苹果的汐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