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苹果的汐止

活在三流狗血爱情片里的悲剧家咸鱼本鱼

【修伞】无藉藉名 (5)





05.

  本来苏沐秋没打算太多处理这么一个小伤,其实说起来他以前也在做武替的时候受过更为严重的伤,那是在他刚进影视城跑龙套的时候,不小心被一拳打在了右眼上,整只眼睛被打得青紫,当时他和叶修还没在一起,他一个人在影视城旁边的小破旅馆租了一个楼上的小隔间,他就每天下戏回来以后拿湿毛巾热敷,一直敷了将近一个月肿起来的眼睛才终于消下去,只是那以后他的右眼视力就没有原来好了。

  当时他也没有特意去买药,可是这一次却架不住叶修态度严肃——

  “你给我在家好好待着,我出去给你买药。”叶修一本正经地看着他说道,脸上还依稀可辨刚才生气的影子。

  苏沐秋心里默默说这百度看病买来的药其实和不看也没区别,但是最终还是没有开口反驳叶修,十分乖巧地点了头。



  药店离他们住的地方不远,叶修推门进去的时候,卖药的大妈正在磕着瓜子看一个古装片。

  一片打打杀杀的声效,叶修下意识瞅了两眼,没想到这一看就刚好看到苏沐秋——他在里面似乎演的是一个小喽啰,这会儿正跪在地上抱着一个男演员的大腿哭诉,“公子你不能去啊,老爷说沈小姐明天就要来府上了。”苏沐秋整张脸都扭成了一团,一把鼻涕一把泪的看着胆小又无能,衣服也是最破烂的布衣,与旁边男演员的锦袍华服形成了鲜明对比。

  叶修摸了摸鼻子,他从没特意翻苏沐秋的片子看过,总觉得真人都在身边没必要去看那些假的演出来的人物,这会儿骤然看到,他忽然觉得心情很微妙。

 

  原来他在剧组,演的都是这样的人物吗?

  不是逍遥洒脱的少年郎,而是少年郎背后那个供他驱使的侍从?

 

  叶修莫名地感到胸口有些堵,他手撑在卖药的玻璃柜台上向电视机的方向凑了凑,假装漫不经心地开口问道:“这什么片子啊?”

  “江湖儿女。”药店大妈啐了一口瓜子皮,连头都没有转过来,明显是正看在兴头上。

  叶修若有所思地点点头,眼睛也盯紧了屏幕。按照套路贵公子果然不可能因为一个小厮的几句话就改变自己的决定,他愤怒地说了一句“你懂什么!沈家与我爹的谋划与我何干!”之后一脚蹬开了苏沐秋演的小厮拂袖而去。

  嚯,看见苏沐秋被踹的那个镜头,叶修的神经微微跳了一下,忍不住向后仰了一下,好像那一脚投过镜头踹到了他身上一样,还有点疼。

  你爹和沈家的恩怨跟这个小厮才是真的没关系吧,干嘛随便踹人,这现在的编剧都在写些什么剧情啊?

  叶修皱起眉头,心里这样暗自想到,没有意识到他自己也属于编剧大本营中的一员。

  “你也喜欢看这部剧?”药店大妈又磕了一颗瓜子,随口这样问他。

  “呃,刚才那个人挺帅的。”叶修脑子里还想着苏沐秋,随便胡扯了一个理由,况且苏沐秋在他眼里的确很帅。

  可药店大妈明显以为他说的是刚才那个贵公子,脸上的笑容立刻灿烂了几分,用一种慈爱的语气说:“那是当然啦,我们小奇可帅了,演技又好!”

  哪里帅了?明明苏沐秋更帅一点。

  叶修心里默默嘀咕,也没解释自己说的是刚才那个小厮。又看了几分钟,苏沐秋没有再出现,药店大妈好像终于意识过来这个在柜台前已经杵了好几分钟的人可能是来买药的,点了暂停转头看他:“来买药的?”

  “对,口腔黏膜出血。”

  药店大妈顺手从柜台里掏出一瓶西瓜霜递给他,“不是口腔溃疡出血。”叶修十分无奈。

  “打架打的啊?”大妈说话非常直接,一阵见血地问道。

  “算是吧。”叶修镇定自若,一脸无所谓的迎接了大妈视线的检阅。

  可能是见多了小年轻打架受伤,药店大妈也没再多说什么,只是摇了摇头说:“国产的进口的啊?”

  叶修皱了皱眉,开口问道:“有什么区别啊?”

  “进口的药效更好一点,也更贵一点。”

  “那进口的吧。”叶修没多犹豫就做出了选择。

  大妈依言给他拿来了药,叶修看包装说是一种口腔喷雾,心想应该也没多贵,结果——“九十九。”

  “这么贵?”叶修有些惊讶,大妈拿来的药看起来只是一个小盒子,比西瓜霜的盒子大不了多少。

  “不然你拿国产的?”药店大妈颇有些不耐烦,又从柜子里翻了国产的出来,盒子大小倒是一模一样,“三十七。”

 这价格差距也太大了吧,叶修暗自乍舌,他把两盒药拿起来对比了一下功效,上面写的倒是差不多,但看包装介绍根本难以看出两者的差别。

  他把两个药都掂在手里,思考了一阵,最终艰难地把那盒进口的给推了回去,“就要国产的吧。”

 

  回去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不知道为什么,自从刚才在药店看到苏沐秋的那一段片子,叶修心里就有一种无法消散的滞涩感,像是他不小心拉动了黑色的线头,那黑线丝丝缕缕地缠绕上来,想要将他捆紧了抛入某些不见底的深渊。

  他把那盒药在左右手之间轮换抛着,脑子里无可抑制地回放起之前在家里和苏沐秋的那一段争执。

  那段争执最后以苏沐秋的对不起而结束,但其实苏沐秋有什么对不起的,他不过也是想着给家里能省一点是一点,总归逃不开一个字,钱。

  曾经叶修是对赚钱没有什么很深的执念的,他对生活质量的要求本身也没有太高,毕竟他也不是什么追求虚荣与外表上的光鲜体面的人,能吃能睡有烟抽,这样的生活对他就已经足够了。可是钱的意义并不只在买一件价格昂贵的西装礼服,没有钱,苏沐秋被打伤了就不愿去医院,他买药的时候就只能选择药效没那么好的国产药。

  那一瞬间他忽然深深地意识到了清贫带来的困扰,与之伴随而来的是一丝冒出脑袋的无力感,像要在那团捆绑他的黑线上加码让他无法呼吸。

  夏日的晚风徐徐吹过,未被晾干的余热温柔地裹上人身,空气中还浮动着刚刚开始营业的夜市摊飘来的爆炒小龙虾的味道,叶修与街上嬉笑着的人们擦身而过,在这样温柔的夏夜里却感到了前所未有的烦躁与不安,他又想起刚刚在药店瞥到的那一段镜头。

  他想自己比任何人都清楚苏沐秋的努力,苏沐秋早出晚归的身影,深夜在家里对着镜子练习的眼神,背台词时认真的神情,可是这样的努力落到最后却没有它可以施展的地方。


  感觉有些可笑。


  虽然苏沐秋对待每一个角色都认真的去演绎去揣摩,可有些角色,全剧本来就只有几秒镜头,一两句话,那些角色所需要的演技实在太过寥寥,又怎么能展现他的闪光点呢?

  可展现不了闪光点就永远没人看见,闪光灯永远对准人气高的主角,主角无论演技好坏总有人评价,可他们这样的小配角一闪而过消失在茫茫人海,有时候根本连一个评价的人都没有。

  没有人看见,是因为他从一开始就没有被人看见的机会,可之所以没有这样的机会,演不了主角,又正是因为他人气不够流量不够没有人看见他。

  仿佛一个死循环,化为一道绳索生生把人捆在这个囚牢不得逃脱,叶修闭上眼睛仔细回想,这么三四年来,他似乎的确从没听苏沐秋说过接到过男一男二,印象中似乎都是些微乎其微的小角色,他在群演和替身的边缘徘徊,始终走不上通往梦想的那条路。


  而叶修,在这个过程中,他什么也帮不上,什么也做不了。


  心口的滞涩感无法消去反而越来越深,明明药店离家路途很短他也走得很快,可就这么几分钟,已经足以让他的思绪转过这样一周。他抬头望了望破旧居民楼上亮着的灯火,那灯火好像化成了一颗明亮的星子,是他唯一的光明与拯救,却也让他肩膀上负上沉甸甸的重量。

  他慢慢走上楼打开门,苏沐秋明快的声音从屋里响起来,“回来啦?去了好久啊。”

  叶修看向他,明明嘴角还有凝滞了一丝血痕的伤口,他却还是咧开嘴笑着,一脸灿烂的样子,仿佛所有生活的苦难加诸于他身上都只如同一阵偏冷的过堂风,等风吹过,他依旧光明而热烈。


  叶修想起自己小说里的主角,网友总说那样的主角是生活中不存在的。

  可明明是存在的。

  虽然那一瞬间,他无比希望苏沐秋并不会像他小说里的主角那样需要经受生活的苦难与波折来衬托他的坚强乐观。

  因为他生而光明如同自由的飞鸟,他理应翱翔于广阔的蓝天而非深陷生活的泥沼。



  他应当永远光明。

  他希望他永远光明。

 


评论(8)
热度(37)
© 吃苹果的汐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