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苹果的汐止

活在三流狗血爱情片里的悲剧家咸鱼本鱼

【修伞】无藉藉名 (6)

  • 大噶好,我hin骄傲的说这一章还算比较甜(如果没有最后一句的话

  • 无藉藉名 (5)





06

  第二天,叶修破天荒的陪苏沐秋一起去了他工作的地方。

  去之前苏沐秋其实有些心虚,他想起叶修对他受伤这件事情的重视程度,非常担心叶修会因为担心影响他的伤口而不让他工作,因而十分嫌弃地对叶修说他去了除了影响他的状态以外没有什么其他作用。

  但是叶修却一脸理直气壮,“去了看着你啊。”一句话听得苏沐秋直翻白眼,仿佛他是不听家长话的小朋友,而叶大家长对自家小孩那是一万个不放心。

  可惜他的白眼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阻挡作用,叶大家长最终还是跟着苏小朋友来到了片场。

 


  这部古装片的拍摄分成了AB两组,A组一般是导演带着主演拍主要剧情,而B组则是副导各位小角色与替身一起。

  今天苏沐秋就是在B组拍戏,他来的很早,剧组布景都还没有完全做完,不过副导倒是已经到了场,他来的时候正在劳心劳力的亲自指挥布景。

  副导演姓王,挺瘦高的一个中年人,以前自己也亲自导过不少片子,虽然受到好评的不大多,但至少数量上是上去了,也还算有资历。

  苏沐秋来之前本来听说这位王导有时喜欢动用私权还有一些乱七八糟的花边新闻,但传闻往往比不得现实,他来剧组之后对这位王导印象还挺不错的,因为他为人一直挺亲切,还不怎么给群演甩脸色,要知道在剧组能遇到一个不甩人脸色的导演可是实为难能可贵了,在高强的工作压力下,很多导演面对他们这些虾米一样的小龙套都是鼻孔朝天出气的,可这位王导不仅对他们和颜悦色的,有时候还愿意跟他们说道说道剧本,没有因为他们是一个个小角色就不放在眼里。

  今天也是,王副导一看见他就笑眯眯地对他招手示意他过去。

  “沐秋昨天你的伤没什么问题吧?”

  “都是小伤,谢谢导演关心。”苏沐秋笑着摆手道谢。

  叶修站在一棵树荫底下抱臂看着苏沐秋,苏沐秋之前跟他提过这位姓王的导演,说他人很好,今天他来看见这位王导,倒是的确如苏沐秋所说笑眯眯的一点也不凶,但是叶修总觉得这个人笑得有些不怀好意,尤其是在他还借助极好的听力顺风耳般听到那位导演亲切地叫苏沐秋一声“沐秋”之后。

 

  苏沐秋跟剧组的人员打完招呼,回来安排叶修的生活了。

  这会儿八月中旬,三伏天气,正是一年中气温最高又最为闷热的一段时间,照理说大清早气温还没起来,可苏沐秋刚在剧组转了一圈,潮气已经在他额头上蒙上了一层薄汗,他叉着腰走过来对叶修说:“你看你非要过来干嘛,这么热,在家待着多好。”

  叶修原本拿了本书过来说是无聊的时候也能看看,现在就刚好拿着书当扇子给苏沐秋扇风,“我乐意。”他笑着答道,“你就当带一助理,先提前适应适应巨星生活。”

  “还巨星,”苏沐秋斜了他一眼,“剧组人多口杂,你小心被别人听见了,到时候说我不知好歹。”

  “你们这儿有谁不想当巨星吗?”叶修挑了挑眉,老神在在道,“你说出来说明你不虚伪。”

  “信了你的邪了。”苏沐秋白了他一眼作势要狠狠抽他,实则巴掌落在叶修身上没用到一分力道,倒是把叶修抽得心痒痒,十分苦闷地想道,剧组就这点不好,的确是人多口杂,想亲一口都难得找机会。

  不过这话他肯定不能让苏沐秋知道了,不然苏沐秋就真有可能抽他了——“一天不学点好!”他都能想到苏沐秋这样一边不好意思一边骂人的样子,可能又要被骂一次幼稚。

  叶修思维转了一周,苏沐秋这边倒是不满意起他扇风的力道来,“算了算了,你拿给我来扇吧。”他从叶修手中拿过那本书,“这天实在是太热了,一会儿还得裹戏服,真不知道得怎么拍。”他一边小声抱怨着,一边以更快的频率扇起了风,然后绝望的发现扇得快并没有给他带来更多一丝清凉,实在是因为这本书太厚了。

  叶修看苏沐秋一脸生无可恋的样子就觉得好笑,乐道:“我早就跟你说今天请假在家养伤,家里比这凉快多了,你非要过来。”

  苏沐秋扭头瞪了他一眼,义正言辞道:“不,我要赚钱,任何事情都阻挡不了我赚钱。”

  叶修笑了一声,双手举起示意投降,“苏沐秋你怎么这么财迷啊?”

  “你不懂,”苏沐秋表情十分严肃,“我要在赚钱中实现人生的意义,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做出贡献。”他那副言辞凿凿目光如炬的样子,仿佛他在做的事情是要去战场上当一个英勇的士兵一样。

  叶修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知道这人又开始瞎说了,他凑近了一点苏沐秋,稍微放低了一点声音问道:“你同事知道你这满脑子跑火车的德性吗?”

  苏沐秋眨了眨眼睛,“不知道啊。”他左右摆了摆头,扬起一个堪称纯真正直的笑容,当场演绎了一秒变脸乖巧表情包。

  叶修看他这样子笑得不行,脑子里只蹦出来了加粗闪光的“可爱”两个大字,一跳一跳的像在随着高兴的情绪扭海草舞,他想这人真是没有一点自觉,要不是碍着是在公众场合,他真想现在就把这人搂起来亲一口。

  这个想法当然是没法实施的,因为还没等他预备将苏沐秋拉到一个比较僻静的地方去实践他的歹念,苏沐秋的一个做场务的同事就朝他们这边走了过来。

  那是一个叫乔一帆的年轻小男生,估计也才来影视城做场务没多久,对苏沐秋态度还挺恭敬的,“苏哥,快到演员上场了,喊着去换戏服呢。”

  “好,我这就来。”苏沐秋冲场务友好地笑了一下,等乔一帆走后才转身冲叶修做起了鬼脸,“唉,我得去开工了。”

  叶修随意举起右手向他一个不标准的礼,笑着说道:“烈士,去吧。”

  苏沐秋望了望天上已经在云层中若隐若现跃跃欲出的太阳,又重重地叹了口气,“希望今天能早点结束。”说着他又给叶修指了一个方向说,“喏,看到那里的小凳子没有,你要是在这里站累了可以过去坐着。”

  叶修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几个小凳子零散地摆在导演座后面,导演头顶上倒是有个棚遮着,几个小凳子完全是露天暴晒。

  “不了,我还是在这儿站着吧。”叶修冷静地回绝了苏沐秋的提议,比起站在树荫下累死,他更不想在太阳底下热死。

 

 

  苏沐秋走去更衣间,很意外地碰见了正在外侧化妆间门口翻弄剧本的王导,一般来讲导演都不大进化妆间管妆造人员怎么折腾,只要求结果达标就行了。

  “王导。”看见人,苏沐秋礼节性地喊了一声,正准备进更衣室换戏服,却看王导向他招了招手,“沐秋啊,今天几场戏的顺序改了,你过来看一下。”

  苏沐秋依言凑过去,虽然剧本画的有些乱,可他稍微翻了一翻就看了个明白——今晨的仍旧是打戏没有变的,可导演却将之后的一场戏提到了今天下午来拍,最为关键的是,那场戏里他这个武替武打戏份几乎没有,主要是有跟着群演一起演尸体的活。

  苏沐秋有些惊讶,如果导演是特意为他改的时间,这未免也太体谅他了一点,他佯装疑惑道:“王导怎么突然改时间了?”

“嗨,”王导看着他笑了一下,“这不是照顾你昨天刚受伤吗?我看昨天你还伤得挺重的。”

  苏沐秋受宠若惊,瞬间不好意思起来,“这···这怎么好意思让整个剧组为我耽误工作,我一点小伤,没问题的。”

  结果王导像是已经决定了,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没什么耽误不耽误的,换个时间而已,剧组是一个大家庭,大家都相互照顾嘛。”

  “那···这实在是太谢谢导演了。”苏沐秋双手合十连忙鞠躬,“太麻烦您了。”

  “一点小事儿,沐秋你是个好演员,这算是看你一直态度认真的一个小回报吧。”王导朝他摆了摆手,说完便走了出去。

   

  苏沐秋换完戏服还沉浸在不可思议的震惊之中,他实在没有想到王导居然人能好到愿意为了他一个小武替调整全剧组的时间,亏他之前还听说了王导一些不好的负面新闻。

  他摇了摇头内心对自己一番谴责之后走了出去。

  天还是半阴着只有若有若无的阳光从云层中洒下,但温度已经升了起来,仿佛酷热极暑之前的号角,又仿佛是山雨欲来之前的预告。

  但显然当时的苏沐秋并没有多注意天气,他一心想着心想果然剧组总是能给他惊喜,虽然更多的时候是有苦有泪的,但也有少数的时候,能让他感到来自剧组的一点温暖。

 

 

  这点温暖,总是驱使着他燃烧自己的热情,去追逐在很多人看来天方夜谭般的梦想。

  尽管当时他并不知道,他自己是在做一件怎样飞蛾扑火的事情。



评论(2)
热度(30)
© 吃苹果的汐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