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苹果的汐止

活在三流狗血爱情片里的悲剧家咸鱼本鱼

【修伞】无藉藉名 (7)

  • 有一点点过去的回忆

  • 改了一下上一章,把那个小场务改成了小乔

  • 无藉藉名 (6)





07

  上午的戏过得很顺,本来主要也没什么非常困难的片段,主要是在拍吊威亚拿剑打斗的一段情节。

  唯一比较煎熬的,在于天气实在是很热,毒辣辣的太阳从云层里钻了出来,无情地炙烤着人的每一寸皮肤。苏沐秋的汗顺着刘海往下落一直淌进眼睛里,盐分刺激眼膜搅得他不断眨眼睛。他浑身上下都湿透了,厚重的戏服黏糊糊的与皮肤粘在一起十分难受,明明抹了防晒霜皮肤却仍然被热气蒸得通红,仿佛下一秒就可以化身煮熟的龙虾光速中暑去世。

  幸好导演在日头偏向正上方之前喊了卡,上午场收工,累了一上午的大家都顶着一额头汗有气无力地被放去吃饭。苏沐秋跟随人流去领了盒饭准备回树荫底下去找叶修,远远的就看见叶修正在和乔一帆站着聊天。

  看见他过来,乔一帆有礼貌地喊了他一声“苏哥”,被苏沐秋摆摆手示意他不用这么客气。乔一帆似乎和叶修聊得特别投入,目光落在苏沐秋手里的盒饭上才想起放饭了自己都没意识到,他转头和叶修打了声招呼说,“前辈那我先去领一份盒饭之后我们再聊。”得到叶修的点头示意后才匆匆跑开去领饭。

  听乔一帆叫叶修这么一声前辈,苏沐秋心里奇了怪了,虽然他知道小乔这孩子在剧组一向乖巧又有礼貌,可这一上午时间叶修这家伙怎么就混成别人前辈了?

  他心里这么想着,嘴上也就顺口问了出来,“就一上午功夫你怎么忽然成人前辈了?”叶修这家伙的社交技能点也没见得有这么高啊?

  但下一秒他就在心里默默给自己作了答,可能是因为叶修这家伙的忽悠技能点太高了吧。

  没想到叶修反而正经地给了他一个意料之外的回答,“小乔是我的学弟,也是学编剧的。”

  “嗯???”

  苏沐秋这下是真惊了,论专业排名叶修毕业的院校那是当之无愧的第一,按理说除了叶修这种特立独行的,要靠着学校这块硬招牌去找碗编剧的饭吃并不算太过困难,这王牌学校出来的学生怎么现在在这做一个小场务了?还是B组的,比A组的场务都还要差?

  苏沐秋眯着眼睛仔细想了一下,死活想不起来乔一帆是哪个工作室派过来的了,反而叶修像是看出了他的疑惑,开口跟他解释道:“小乔现在是微草的人,他说他本来是以编剧身份应聘上的微草,可是写作风格跟整个团队不符,久而久之就变成打杂的了。”

  “叶修你可以啊,就这一上午,他连身份背景社会经历都跟你说了?”苏沐秋伸手推了他一下,他自问自己来剧组也挺多天了,人际关系跟各个人都处得不错,但还真不知道这一茬。

  叶修耸了耸肩,漫不经心地笑道:“你就当我两一见如故呗。”

  苏沐秋瞪了他一眼,暗自吐槽了一句怎么没见你跟我一见如故呢,结果听见叶修继续说道,“他给我看了他的作品,小乔写东西挺不错的。”

  苏沐秋也不大懂他们编剧那套审作品的标准,但他觉得叶修夸好那应该就是真的好了,开口跟着应和了一句,“那他来这里当一个场务是有点可惜了。”说着他分了一双筷子给叶修,开了盒饭的盖子准备开始吃。

  埋头扒拉了两口饭,苏沐秋又像想起了点什么那样抬头问道,“你们一上午就一直在聊编剧看作品啊?”

  他们说话的功夫乔一帆已经领了盒饭回来了,恰巧听到苏沐秋这个问题,他顺口回答道,“还聊了一下学校里的事情。”

  “追忆母校啊?你们差的届数还挺多的吧。”换了叶修吃饭,苏沐秋咬着筷子一脸沉思状,其实说起来,他还真的非常好奇大学的叶修是什么样的,不过可能这个乔一帆也不知道吧。

  倒是叶修听了他的话像是一下猜到了他在想什么,抬头瞟了他一眼用好笑的语气说道:“想知道我的大学青春是怎么过来的啊?苏沐秋同学你可以直接问小乔的,没必要这么拐弯抹角的。”

  “小乔知道吗?”被戳穿了的苏沐秋倒也没不好意思,坦白问了出来。

  “嗯!”谈起这个,乔一帆看着叶修的脸上浮现出一抹敬佩崇拜的神情,“前辈在我们学校可出名了!”

  “怎么个出名法?”苏沐秋这下倒是更好奇了,“他在你们学校能有什么出名的?抽烟违反校规出名吗?”

  “不是不是,”乔一帆看他误解好像还很着急,放下了筷子连忙摆手道,“前辈的编剧一直在校内很有名,各位教授都经常提起他,当时学校里的编剧比赛,前辈一个人连着三年拿了第一,这可是从来没有过的!”

  苏沐秋斜了叶修一眼,对方连表情都没有轻微的波动,反倒是他,听到外人夸自己的爱人,心里反而生出了一丝莫名的骄傲感,但他嘴上还是继续说:“我还以为是因为违反校规顶撞老师之类的出名呢。”

  “这个,其实也有。”乔一帆讪讪地看了叶修一眼,像是在犹豫这些不好的事情应不应该说出来。

  倒是苏沐秋一下来了兴致,“来说说说说。”挖掘彼此过去的糗事一直是他和叶修一项乐此不疲的项目,尤其是每次看到叶修现在一副宠辱不惊老神在在的样子,苏沐秋就特别想知道年少的小叶是不是有另外幼稚可爱的一面。

  见叶修一直没有开口反对的意思,乔一帆才慢慢地开口说:“其实我也不知道我听说的是不是属实,我只是听说当时前辈在上市场心理学的课的时候,教授要求写一个迎合市场需求的小剧本并且做出心理分析,但是前辈写的本子非常嗯···”他顿了一下,稍微组织了一下用词,“非常个性化,据说心理分析倒是做得全对,但是分析出来的结果全是···”当着本人说这些传闻还是让他有点不好意思,他又瞟了叶修一眼,见他仍旧不为所动才慢慢补充道,“全是如何不迎合市场。”

  苏沐秋听完最后一句话就开始爆笑,敢情叶修这个我行我素无人可挡的执着态度从大学就开始了吗?

  他都能想到叶修堂而皇之地跟教授说自己写不了这个的样子,教授估计得气个半死,他边笑边继续问道,“你们教授想要的是什么剧本啊?”

  “据说当年交上去的大部分是青春言情的校园偶像剧的剧本。”乔一帆认真地回道。

  噢,迎合市场女性受众,那难怪叶修写不了。

  苏沐秋心下瞬间了然,似乎从他见叶修写剧本开始,对方就很少把着眼点聚焦在这种小情小爱上,并不是说写言情剧有些什么不好,有的言情剧的确能赋予人甜蜜与心动,但是叶修明显没有那么甜腻的细胞与思维来创造少女的心动,叶修总是更喜欢刻画人性,尤其是描绘艰难困苦中人性的光辉点。

  曾经苏沐秋还因此跟叶修开过玩笑说叶修应该去拍纪录片去探索他所不断研究的普罗大众的生活,当时叶修还颇为认真的思考了一下这个问题,最后告诉苏沐秋可惜他学的是编剧不是导演。

  说起来苏沐秋忽然想起来,叶修与他第一次见面,就是在对言情套路做抗衡。

 

 

  那是叶修才毕业没多久,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参与集体编剧,他们当时是要改编一个探险小说,叶修本来是作为主笔编剧参与网剧项目,可投资方硬要编剧给小说加入恋爱元素并将谈恋爱作为主线,而且还先斩后奏对外放出的消息说这部网剧将会是一部奇幻言情冒险作品。

  当时苏沐秋去参加这部网剧的试镜,为了平复紧张的心情,他没有坐电梯,而是从楼梯间一步一步走上去,刚好碰见在楼梯间跟投资方说话的叶修。

  早听闻叶修的固执脾气,投资方在试镜当天才告诉叶修剧本需要加入恋爱元素的消息,当时叶修就是先直接回了一句“我写不了这个”,之后才耐心地劝投资方不要乱改原著,并试图向投资方解释,“这本书有非常庞大的原著粉基础,如果乱改原著加感情戏,不仅会把整个剧本改得乱七八糟而且还容易失去原著粉这一受众群体,非常容易给整个项目招黑。”

  但是投资方明显没把他的话放心里,直接反驳他说“原著粉远远没有电视机前的女性观众来得多”,一句话把叶修要作的解释都挡了回去。

  当时苏沐秋听到二人的对话还有一种意外撞破秘密隐情的尴尬,他等了好久一直到楼上没有声音连灯都黑了才慢吞吞地上去,却没想到投资方已经走了叶修却没走。

  叶修一个人站在黑暗里,苏沐秋走上去的响动吵醒了声控灯,借着亮光的那一瞬,他看到了叶修眉间一闪而过的倦色。

  当时本来苏沐秋惊慌得要命生怕自己撞破投资人和编剧不和的秘密就会在试镜以前直接被雪藏,但看到叶修眼神的那一瞬间,涌入他脑海的第一个想法却是——

 

  这个人看起来好孤独。

  好想上去抱抱他。

 

  虽然事后证明叶修从来不会因为他人的想法而过度影响自己的状态,那样的疲惫与无可奈何也不过是一闪而过而已,但是苏沐秋永远不会忘记自己那时突然冒出的那一个想法。

  那一瞬的心绪,仿佛就在说,他从第一眼就想要走过去抱住他,走过去和他在一起。

 

  他们不是一见钟情,但仿佛从第一眼,就注定要拥抱慰藉以彼此的拥抱取暖。

 

  当时叶修看到苏沐秋,也果然没有什么如临大敌质问他是不是都听到了的反应,他只是朝苏沐秋笑了笑,问他:“来试镜啊?”

  “嗯。”虽然其实试的不是男主。

  可叶修看他瘦削白净的邻家少年的样子,明显以为他试的是需要颜值的男主,他又笑了笑,“你也听见了,我是不会让他们乱改感情戏的,想试青春男主的可以不用浪费时间了。”他的笑容明明看着懒散而随意,眼里却有尖锐的锋芒。

  其实他这话说得颇有些冷漠,还带了些对苏沐秋的主观臆断,但是很意外的苏沐秋并没有生气,他只是开口说:“我不是。”神色很平静。

  他原本应该解释自己本来就不是来试的男主,但鬼使神差的,开口却成了另一句话:“我想试的只是你剧本里的角色。”

  “嗯?”叶修挑了眉,向他看过来。


  他们在一片静默的楼梯间里安静对视。


  苏沐秋下意识说出那句话,根本没想过后续的解释说明,等说出口以后才意识到对一个编剧说出那种话有多么纠缠而暧昧。

  莫名其妙的,他听见自己心脏砰砰砰的跳动,一声一声的,逐渐越来越响,热度完全没有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消散,反而悄无声息地攀上了他的双颊。


  声控灯又再度熄灭。


  最终是叶修在声控灯熄灭的那一秒轻笑出声,灯再度亮起来,他眼里已经不是之前闪现的疲惫,取而代之的是一个轻松的笑容,那笑容依旧如刚才一般带了漫不经心的味道,可苏沐秋却从里面瞧出了一丝明亮来。

  “那你要好好加油了。”

  他这么说道。


评论(6)
热度(31)
© 吃苹果的汐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