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苹果的汐止

活在三流狗血爱情片里的悲剧家咸鱼本鱼

【修伞】无藉藉名 (8)





08

  可惜后来事情的发展并没有让叶修和苏沐秋如愿,叶修的强硬态度最后让他直接半路终止了与那个网剧项目的合作,而苏沐秋后来也没能被选为那个剧本的演员。

  不过换个角度来说那或许也是一件好事情,毕竟播出之后乱改原著线的网剧被喷得狗血淋头,而最为直接面对这些舆论非议的,除了演员就是编剧,如果他们有参加这个项目,免不了被拎出来大加评判的。

  更何况,网剧不网剧其实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们相遇了。

  那才是那件事给二人带来的最为深厚的意义。

 

 

  跳到初遇的时间节点跑马灯似的走一遍回忆耗不了几秒,从一晃而过的回忆中回过神来,苏沐秋又想到了一个别的问题,贼兮兮的瞟了叶修一眼,压低了声音对乔一帆问道:“那你知道叶修在大学有谈过恋爱吗?”

  他这话一出来,旁边一直安静吃饭的叶修忽然猛烈地咳了好几下,像是被呛到了一样,苏沐秋连忙去给他拍背,边拍边说:“还真有啊?反应这么大。”眼神里都带了几分嫌弃。

  叶修好不容易咳完把气捋顺了,摇了摇头开口道:“在本人面前聊这种八卦,苏沐秋你也好意思?”看到对方毫无道歉意味地吐了吐舌,叶修把手里吃了一半的饭递给他,“吃你的饭去吧,我大学履历干干净净的啥都没有。”

  苏沐秋偏头望了他一眼,表情还像是不怎么相信的样子,叶修皱了皱眉,“啧”了一声继续说道:“不信你问小乔,小乔肯定也说没有。”

  “没有吗?”苏沐秋将目光移向了乔一帆,语气轻轻地开口问道。

  “喜欢前辈的女生的确很多,但我听说是没有。”乔一帆连忙出声肯定了叶修的话,但他顿了顿又有些犹豫地开口补充道,“不过···”

  苏沐秋顿时来劲了,“什么不过?”

  “呃···”乔一帆一脸为难的样子,他转头看了看叶修,可对方也正颇为好奇地看着他,像是想知道他会说出什么来。

  “说吧说吧,说错了这儿的原装货还能给你辟一下谣。”

  在苏沐秋的强烈鼓励之下,乔一帆最终开口道:“不过据说这是一个诅咒。”

  “诅咒?”苏沐秋一下笑了出声,他伸手撞了撞叶修的手臂说:“你在你们学校是多能折腾啊,怎么传闻这么多呢?”

  叶修摊了摊手示意无奈,苏沐秋颇为好笑的继续问道:“小乔快说说,是什么诅咒呢?今天我就来行侠正义,帮人民群众制服叶修这个老恶魔。”

  “不是前辈诅咒别人,”乔一帆又犹豫地看了叶修一眼,“据说当年叶前辈和魏琛前辈有一场世纪对决,魏琛前辈输了之后诅咒叶前辈说他永远找不到女朋友,叶前辈还理直气壮地说他不找女朋友。”

  “世纪对决?”苏沐秋都快笑得上气不接下气了,“你们编剧待的学校可真能编啊。”

  连叶修都忍不住皱了皱眉开口说:“这都什么跟什么啊?你们传的世纪对决是什么?”

  “只传说是世纪对决,不知道具体是什么。”乔一帆一脸认真的答道。

  “停停停,”苏沐秋做了一个打住的手势,请出了叶修,“还是让我们正牌来还原一下事情真相吧。”

  叶修摸了摸下巴像是也不大确定传言中说的是哪件事情,思考了好一会儿才开口说:“可能是当时荣耀刚刚开放神之领域的时候吧,老魏盯了一个神级boss盯了一个月,最后被我抢了。”

  荣耀苏沐秋倒是不陌生,那是他们大学时特别流行的一个网络游戏,火遍一时,直到现在他们有时候有空还会上去玩两局。

  不过这个原因也太小儿科了吧?还世纪对决呢?

  “然后他就诅咒你永远找不到女朋友?”苏沐秋颇有些失望地问道。

  “也不是什么诅咒,老魏垃圾话讲惯了,也就吐槽我这种成天泡在游戏上的直男现实生活中是肯定找不到女朋友的,然后我也就顺着应了一句我不找女朋友,就这样。”叶修三言两语就解释完了,明显也是很无奈,“谁知道他们怎么传的那么玄乎的。”

  苏沐秋点点头,放低了声音开口说:“那他还说得挺准的。”

  “准?”叶修挑眉看过来。

  苏沐秋先疑惑了一秒,这找不到女朋友不是很准吗?随后突然反应过来,“啊不准不准!”

  叶修现在都跟他搞在一起去了,还是哪门子直男呢?

  旁边站着的乔一帆听不懂他们的文字游戏,颇为疑惑地看向苏沐秋,为了将这个话题给带过,苏沐秋接着义愤填膺地开口道,“老魏!用垃圾话干扰敌人的极端分子!值得谴责!”说着还把筷子使劲戳了戳饭盒,像把饭盒当成了阶级敌人一样。

  乔一帆还一脸疑惑的样子,幸亏在他发问之前有另一个工作人员走了过来,“小乔,来收拾下午场的道具了。”

  “啊,好,这就来了。”乔一帆也就不再纠结心里的疑惑,毕竟再怎么说那也是前辈的私事,他礼貌地向叶修与苏沐秋笑了一下,“那我就先过去了。”

  “行,快去吧。”苏沐秋嘴里还嚼着饭,口齿不清地应了一句。


  等到乔一帆走后,他才撞了一下叶修的肩膀开口道:“我还以为你大学会浪得飞起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呢。”

  叶修笑了,“苏沐秋你看我像这种人吗?”

  “像啊,怎么不像,”苏沐秋一脸理直气壮,“你看人小乔都说了喜欢你的女生有很多,像你这么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追你的小姑娘得从天安门排到景山吧?”说完他就自顾自地低头吃饭,没有分眼神给叶修。

  嗯?这话怎么听起来酸酸的?他这是在吃哪门子的歪门斜醋呢?

  “嗯,横跨故宫,明清女鬼也来了,”叶修接过他的话说道,“苏沐秋你这才是在咒我吧?”

  “去你的!你自己说的!”苏沐秋抬起头来瞪了他一眼,叶修十分坦然地与他对视,好一会儿才是苏沐秋先放弃了抵抗,他移开视线摇头晃脑地说道,“算了算了你还是别去祸害别人了,就让我勉为其难的收了你吧。”

  叶修点点头,表示对这个结果十分满意。

 


  中午休息的时间并没有给很长,半个小时后,苏沐秋换了村民的衣服准备去演死尸。

  下午场是AB组合拍,那是一个主角发现反派在暗自使用邪术的片段,全村的人都被聚在一个小院落里用于祭祀,等主角到来的时候已经是横尸遍野所有人都死了,而苏沐秋,就是这些死尸中的一位。

  不过作为一个比普通群演工资高的武替,苏沐秋演的当然不是一般的死尸,他在这里有一段诈尸变异的戏码,不过动作其实也相对来说比较简单,只需要尸变站起来装成僵尸要抓向主角,之后主角就会回身利落的把他砍倒。

  这时他们已经换了片场,从早上的绿幕拍摄地来到了影视城一个小院落里。叶修也跟了过来,换了一个树荫底下继续站着,从他的角度看不到院落全景,倒是刚好看到苏沐秋躺倒的地方。

  不过其实苏沐秋现在这个样子,如果不是叶修之前跟着他去看了妆造,就算是叶修可能也是认不出来的。为了戏剧效果,苏沐秋的全身上下都糊了一层厚重的黑粉,原本白净的皮肤变得黝黑暗黄,脸上身上还加了许多泥污与血污,血污是用番茄酱伪造的,但是泥污却是铁打实的真泥,换句话来说,除了衣服挡住的地方,苏沐秋现在全身露出的皮肤上几乎没有一块干净地方。

  下午场很快开拍了,叶修看着苏沐秋面目狰狞的样子,心想这视觉冲击力也太大了,比起电视剧里看到的片段,在片场亲眼看到的实感也太强了,苏沐秋演得活灵活现,看着就像一个真正的僵尸一样。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今天主演的演员似乎状态特别不好,转剑打斗的动作一直很不利落,总是达不到导演的标准。他本来需要是先向苏沐秋刺一剑,之后苏沐秋随着那一剑倒下去,主角也跟着那一剑弯腰下去,再把剑拔出来的同时将苏沐秋抓起来砸向背后另一个尸变的僵尸,之后一个转剑将剑刺到另一个僵尸身上。但现在一到主角拔剑要转身的地方,导演就毫不留情喊卡,已经NG了五六次了。

  其实NG对演员来说是家常便饭,主角这一系列连串动作的确也比较复杂,剧组里倒是没有人催那位一直NG的男主角。不过这对叶修这个剧组外的家属就不一样了,他看到的不是男主角那一连串复杂的动作,而是男主角每NG一次苏沐秋就得倒地一次。

  地上也没垫什么海绵一类的东西,完全是水泥地面,虽然苏沐秋每次都弯了膝盖作为缓冲没有直接从人站的高度倒下去,但是肉体砸到地上那个“嘭”的声音不会作假,叶修隔着点距离都清楚地听得到声音,可想而知那不可能不疼。

  这声音一声声砸在地面上,就像有人同时用锤子砸在叶修心上一样,每砸一下就像要把他的理智砸开一条缝,将他封存于深处如岩浆一般浓烈而炙热的情绪给释放出来。

  午后的阳光最为灼人,烈日灼烧着大地的同时也像在炙烤着叶修的神经,他心想这遭得是什么罪啊,他中午的时候还听苏沐秋说导演为他给换了戏安排了轻松的戏在下午,结果轻松的戏居然都是这样,他简直不敢想象在他没来剧组的时候苏沐秋拍的那些困难的戏都是什么样子。

  可现在他也没法让苏沐秋别拍了跟他回家,甚至因为不能影响苏沐秋工作而没法上前去跟他说一两句话,为之更甚的是,他看见苏沐秋那头砸了这么多下,脸上却带着微笑没有露出一丝疼痛的样子,甚至在主演对他说不好意思让他一直陪着NG的时候笑着鼓励主演说多找找感觉下条一定能过。

  求求您下条一定得过了吧,叶修揉了揉自己微微作痛的太阳穴,暗自握紧了拳头。

 

  幸亏在第九条NG之后导演没再喊下一条准备,而是让武术指导先去再教教主演那一套连续动作,等练熟之后再继续拍摄。

  苏沐秋从地上爬起来,烈日炎炎之下,他汗流浃背浅色的村民戏服都被浸出了深色的水渍,很多泥污与血污都已经融在了他的脸上,整个人像从战场上走下来的一样,唯有那双明亮的眼眸还清晰可辨。

  叶修一直屏神看着苏沐秋拍戏,在导演喊先暂停的那一刻,他才发现自己虽然在树荫底下站着,可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在这酷暑难耐的夏日里浸出了一身的汗,粘腻湿冷附在他每一寸皮肤上,像要作为证据诉说着他的心惊烦躁与无可奈何,连掌心都没能逃过。

  他随意将手在衣服上蹭了蹭,想趁着休息拿瓶水去给苏沐秋喝,可赶在他之前苏沐秋先被副导演给传唤了过去。

  他看见副导演似乎要给苏沐秋讲戏的样子,顺手已经给苏沐秋递了一瓶水,苏沐秋笑着接过打开喝了。

  或许是王导说话声音比较小,从叶修的角度看过去,两个人的脸隔得挺近。

 

  有什么好讲的?被NG的人又不是他苏沐秋!

  叶修心头莫名地涌上一股烦躁,他又伸手按了按微微作痛的太阳穴,心想这样下去不行,他要再看着苏沐秋在地上摔摔摔,苏沐秋没疯他得先疯了。





评论(2)
热度(26)
© 吃苹果的汐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