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苹果的汐止

活在三流狗血爱情片里的悲剧家咸鱼本鱼

【修伞】无藉藉名 (9)





09

  那天叶修仔细数了次数,到最后那条戏拍过,苏沐秋一共摔了十六次。


  不过在第九条NG中场休息的时候,王导传唤苏沐秋可不止是为他递了瓶水这么简单,更重要的是,王导当时又多照顾了苏沐秋一手,当时他对苏沐秋说:“小苏,你让A组的小高带你去找妆造绑个头垫去。”

  高英杰是A组的导演助理,微草工作室极力培养的明日之星,王导这话一出来就连A组的正导演都侧目过来,颇为有些诧异地开口道,“你对小苏还挺上心的啊。”

  可人王导却不平不淡地回了一句,“总要多考虑考虑他们这些小群演。”将对苏沐秋地照顾归为了对整个B组小群演的照顾,似乎并不认为这个举动会对苏沐秋带来任何流言蜚语。

  当时苏沐秋也觉得自己被这样特殊照顾特别不好意思,他知道一般来讲头垫这种东西都是A组主演才戴的,武替群演一类的根本没人管你,但是王导一直执着要他接受,像是实在看不惯自己B组的演员为了陪A组演员NG而不停倒地,他最终也只好接受了王导的这份好意。



  后来苏沐秋跟叶修回去的时候再次说起这个事情,苏沐秋颇为感叹的说没想到还能遇到这种这么在意配角待遇的好导演,反倒是叶修一直皱着眉头没有说话,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是出于情敌的竞争意识,他总觉得这个王导对苏沐秋有种不怀好意的感觉。在他看来,这位王导的行为似乎都不像出于对苏沐秋普通的关心和照顾,更像是那种给个巴掌再给颗糖的行为模式,比如之前苏沐秋最开始受伤的时候王导放任他满嘴血的回家了,可后来又为他调整了拍摄进度,又比如这一次没在苏沐秋开始演的时候就让他去戴头垫反而让他摔过不少次之后才告诉他A组有头垫可以戴。

  但当然这个情敌与不怀好意是要打问号的,毕竟他当时也没法有证据断定王导一定对苏沐秋有意思,他只能皱着眉头嘱咐了苏沐秋一句,“你最好还是离那个王导远点。”还被苏沐秋惊讶地反问他是不是在吃飞醋。

 


  到后来摔到第十二次的时候,苏沐秋脸上的那些血污和泥污都已经被震散了不少,加之不断的流汗一直在为他强行“洗脸”,不得已只好让化妆师重新给他补妆。

  补妆的时候叶修也进了化妆间,苏沐秋整张脸被血污和泥污画得黏黏糊糊的,还不断有汗水从刘海上淌下来,汗液流过皮肤牵起一阵轻微的瘙痒,可要命的是手却根本不能碰,苏沐秋明明坐在化妆间的椅子上,整个人的状态却明显像到了什么热带雨林里,整个人难受得要命,不断用可怜巴巴的眼神看向叶修示意他的无助。

  叶修也是无可奈何,他从小乔那里搞来了一把扇子,就只能站在苏沐秋旁边给苏沐秋扇风。

  不过好在苏沐秋是非常懂得知足常乐的人,脸都被汗浸湿了的好处就在这里,扇子带来的微风加速了脸上汗水的蒸发,而蒸发吸热又让皮肤感受到了难得的几丝凉意。

  他闭着眼睛,一脸享受地感受来自对象的特别服务,他简直觉得自己能在这种惬意的凉爽中睡过去。


  然后他就真的睡了过去。

  

  化妆师化到最后的时候喊他的名字给他说,“沐秋,你看看,应该差不多了。”却没想到这人完全一点反应都没有了,明显是睡得很沉。

  能在这么短时间睡得很沉,那的确是工作很累了。

  叶修盯着他的睡颜,苏沐秋平稳而绵长的呼吸安静传入他的耳中,像在无言诉说着这个睡着的人每日的辛苦与劳累,尽管一直以来苏沐秋从不过多抱怨生活的不易与艰辛,可眼下这个场景就仿佛化作了一根尖锐而锋利的刺,直直地扎进了叶修的心里。

  他心里那种之前看着苏沐秋拍戏时的烦躁与无奈的感觉又回来了,在泥污和血污的掩盖之下他并不能看到苏沐秋青黑的眼圈,可之前苏沐秋睁着眼的时候他早就看到了对方眼睛中的血丝,随便转一下眼球都会轻而易举地被显露出来。

  这种写实的东西,不管苏沐秋精神上再怎么在他面前打趣做出活力十足活蹦乱跳的样子,身体上表现出的疲惫也做不了假的。

  他在心里暗自叹了一口气,仔细回想起来,除了那个窝在一起看电影的周末,苏沐秋似乎已经连轴转了很久了,每天都是迎着朝霞出门赶着日落回家,还经常有的时候运气不好碰上拍夜戏,两三点再摸回家也不是没有发生过。现在乍一想起,他连具体苏沐秋再上一次休息是哪天都记不起来了。

  叶修私心希望苏沐秋能借着化妆这几分钟再多休息一会儿,可明显不可能让全剧组等着苏沐秋一个人,化完妆没一会儿就有场务进来告诉他们马上准备接着拍,叶修只好上前喊醒他。

  “苏沐秋,醒醒。”其他工作人员也在场,叶修也不敢做出什么太过亲密的举动,他只好蹲下身来动手拍了拍苏沐秋的肩膀。

  苏沐秋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明显脑子还不大清醒,他下意识的就要往叶修怀里扑,眼睛又已经闭上了,叶修连忙扶住他的身体又用力晃了晃他的肩膀,“醒来拍戏了。”可惜对方还是没什么太大反应,叶修只好使出了终极杀手锏,他在苏沐秋面前击了一次掌,响声清脆,“苏沐秋,起来赚钱了。”他的声音其实也没比前几次大多少,但是苏沐秋听到这句话真的神奇般的睁开了双眼。

  这家伙,还是只有钱能喊醒他。

  站在一边一直旁观叶修叫醒苏沐秋的化妆师看到这一幕一下笑出了声,“这是个什么办法啊?”明显也是因为苏沐秋这个醒来的过程而感到十分惊讶。

  “是最管用的办法。”叶修早就习惯了苏沐秋这个习性,一脸淡定地回道。

  果不其然苏沐秋睁开双眼后没一会儿就回过了神来,“我刚才睡着了吗?”他明明记得自己上一秒还在感叹凉风的惬意,没想到下一秒就陷入了无意识状态。

  “是呀,沐秋你睡得可香了,你朋友叫了你好久。”化妆师笑着回道。

  再看叶修,他已经站起了身来,他扯出一张化妆台摆放着的纸巾给苏沐秋擦了一下头发上的汗,嘴角勾出一抹堪称温柔的笑容,“开工了,快去吧,拍完我们回家。”

  化妆师已经率先往门外走去,苏沐秋站起身来,叶修悄悄牵起苏沐秋的手握了一下,苏沐秋眨了眨眼,偏头回给他了一个笑容。

  


  之后的过程与之前没太大差别,主演的动作连贯了不少,想来也是趁着这个休息的空挡跟武术指导又好好学了学。可这位A组的正导演拍戏却还挺严格,有一条好不容易一直拍到了尾,大家都以为这条戏算过了,正导演却只是扶了扶眼镜框一脸严肃地喊了重来。

  最终第十六条终于没被导演喊NG通过了的时候,明显能感觉到在场的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毕竟如果拍不完就得拖到晚上,没谁是想晚上再加班加点拍夜戏的。

  之后的剧情苏沐秋就是真的在演一个死尸了,他只需要躺在那里作人肉背景板,主角与反派开始打打杀杀,不过这些全然与他无关,他本来还在听着主角的台词跟进剧组拍到哪一片段,可一晃神又开始想到今天的晚餐该吃什么,在这样无限的神游飘荡中,苏沐秋又再度无意识地睡了过去。

 


  再次被叶修喊醒来的时候,苏沐秋明明感觉才过了五分钟,时间却已经是日头西沉了,虽然空气中还浮动着苦夏未褪去的热浪,从碧蓝天际洒下来的夕阳光芒却已不复之前的毒辣烤人。

  剧组的演员和工作人员们已经零零散散地走开了,苏沐秋一睁眼就看见站在他前面的叶修,叶修背对着夕阳,刚好将苏沐秋整个人笼在他的阴影之中。苏沐秋揉了揉酸胀的眼睛,逆光之中,叶修整个人都被夕阳镀上了一层温暖的金色轮廓。

  “叶修。”他用不大不小的声音喊了一声,声音中还带着几分口齿不清的粘腻,他向空中叶修的方向高高伸出双手,示意叶修拉他起来。

  叶修轻笑了一声,伸手将苏沐秋拉了起来,“苏沐秋你都多大了啊。”伸手拉人的反作用力让他们一下靠得很近,面对面不过隔了一根手指的距离,叶修望着苏沐秋的双眼,眼眸中还有散不开的笑意。

  “三岁呀,你说的嘛。”苏沐秋转了一下眼睛,用只有他们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说道。

  这家伙···

  “苏沐秋,”叶修挑了挑眉,“公众场合,你能不能别这么···”

  “别什么?”苏沐秋睁大了眼睛问他,神情看起来十分无辜。

  别这么诱惑人,叶修将最后几个字咽在一个暧昧至近似吊儿郎当的笑容里,“没什么,”他松开拉着苏沐秋的手揉了揉他被造型师折腾得乱七八糟的头发,“快去卸妆吧,苏花猫。”

  苏沐秋略带不解地瞪了他一眼,估计是猜到叶修说不出什么好话来,也没再细追问,他伸展手臂活动了一下僵了一下午的筋骨,走进洗漱间去卸妆。



评论(1)
热度(28)
© 吃苹果的汐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