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苹果的汐止

活在三流狗血爱情片里的悲剧家咸鱼本鱼

【修伞】蝴蝶效应

  • 在飞机上用手机码的小短篇,本来想写得温柔一点,但发现好像没能做到

  • 算是一个非典型性叶追苏吧



  如果你是一个长期值出租车夜班的司机,大概你也会知道零散在城市各个角落的深夜食堂。

  但其实那地方说是深夜食堂并不准确,因为那里只是外环路上加油站旁边的一家小便利店。

  不过那个地儿一开始的确是以深夜食堂的身份出现在叶修眼中的。

  叶修第一次去到那儿的时候,纯粹是因为一碗泡面。

  一个小便利店因为一碗泡面被当作引人食欲的深夜食堂,那便利店里的小售货员被当作初恋对象而不是深夜炮友也就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了。



  当时叶修正开着出租车在外环路上慢慢悠悠的兜风。他大敞着窗户,速度压到了外环路上的最低限速,微凉的夜风自他的耳边刮过,凉飕飕的刺进心口,混杂着一股子透凉的锐意劲头。交错斑驳的暖黄路灯倾洒于加速减速的每一分钟内,暖色的基调却没给劲凉带来一丝削减,太过昏暗的色泽反而更为近似纵容地为凉意做了谎言般的掩盖,与功率过大所导致的光线的锐利一起相得益彰地鼓动了夜色的锋利与凉薄。

  但也许就是夜色太过锋利凉薄,才促使着人去追寻一些温暖的地方。

  像是冥冥之中的命数安排,又或是中了魅惑夜妖呢喃低语下的引人诅咒。

  是好是坏,尚未可知。

  但既是追逐温暖,坏不至极,好未无极,也许用差强人意来形容颇为合适,但用上这个词,总是觉得仿佛辜负了温暖来源的那点光。

  比如说凌晨时分医院手术室里透出来的无影灯光,又或者,更为普通的,加油站旁一家小便利店透出来的白炽灯光。


  叶修后来无数次重新想起,总觉得似乎窥得一丝命运滚轮理所应当的痕迹,尽管在当时,他只是受到夜色蛊惑,想避开寒凉的刺激,去吃上一碗热腾腾的泡面。

  那碗泡面并没有什么稀奇之处,红烧牛肉面,他那周以内也才吃过,但在泡面蒸腾的热气晕散开前,他却看清楚了递给他泡面的那位白T青年的脸——

  他很好看。

  辞藻匮乏,四个字那便是他的第一反应。

  清秀白净的青年虽然称不上惊为天人,但若单论相貌气质,的确是远胜于此。

  只是叶修未曾想到,这短短四个字会会牵连起一场蝴蝶效应,因为他接下来每天都会以各种各样的理由碰巧路过那个小便利店。说不上什么刻意而为,但是碰上同等距离的订单,他总是更愿意去接那位要去中环路途附近目的地的乘客,有时候送完乘客就可以去小便利店那里停一会儿,有时候是在途中飞驰而过用余光瞟上一眼。



  后来叶修再想起那一个夜晚,他想或许从当初他起意去吃那一碗泡面的刹那,就是蝴蝶振翅的开端。



  他在第三天晚上问到了那个售货员的名字。

  秋木苏。

  虽然听起来很像一个网游里才会用的假名字,但说实话他并不介意,因为他自己交换名字的时候也莫名其妙的下意识用了来自双胞胎弟弟的假名字——
  “叶秋,我叫叶秋,碰巧有缘和你一样都有一个秋。”他这么笑着说道,“虽然我觉得秋木苏这个名字并不吉利,但是秋这个字我还是挺喜欢的。”

  当时对方回给了他一个官方的微笑,并没有理会他的前半句话,反而将重点放在了后半句话上,“为什么会觉得不吉利?”

  “秋天树木复苏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你不觉得这个寓意挺绝望的吗?”

  “秋天树木都能复苏,那是多美好的事情啊。”对方这么笑着反驳,说话的时候有白炽灯的灯光倒映在他眼眸里,显得眼睛十分明亮。

  “再说了,你是不是忘记枫叶了?”对方又笑起来,得意的神色似乎将寂静的夜都带得生动起来。

  他不记得当时自己是怎么回答秋木苏的了,或许是承认了自己一时思维的片面化,但很久很久之后他们又讨论过这个关于名字的问题,那时候他已经知道了秋木苏的真名是叫苏沐秋,而苏沐秋也知道了他的真名是叶修。



  “你为什么会想到用叶秋这个名字啊?”苏沐秋当时十分不解地问他。

  “不知道,”叶修很坦然,他好好思考了一会儿回答说,“可能当时想跟你通过名字拉近关系吧。”

  “啊?”苏沐秋因为他的回答笑弯了腰,“如果喜不喜欢一个人要看名字的话,那叫春花死的女孩子应该是跟我绝配了。”

  “秋木苏,春花死,配对吧!”

  “哪有人会叫这种名字,”叶修斜了他一眼,“苏沐秋你不如去找找看春天的仇人。”



  春天的仇人那肯定是找不到,但或许叶修本来就是春天的仇人,因为他后来炙热滚烫的心意总将他们在一起的时光燃成激情夏日,有着无限的光芒与不尽的热情。

  但其实如果要问起来,叶修所做的意想不到的行为远远不止名字这么少,便比如连名字这样的基础信息都没有确认真实的情况下就急于开诚布公,迫不及待地赠予对方了解自己的钥匙。

  但又或许爱就是集所有讨好你的行为于一身,讨好这个词听起来可能会有些低声下气,可如果作为讨要你好与讨要你对我好的意思来理解,这句话说得也并没有错。

  至少对于他来说是这样。

  他迫不及待地告诉了苏沐秋自己的身份,“其实吧,我是一个作家。”怀着一丝对方主动挑起话题的期待。

  但苏沐秋明显并没有顺着他的期待走下去,只是很随意地问了一句,“所以深夜出来找灵感?”

  “所以深夜出来发散思绪解决卡文困扰。”叶修笑起来答道。

  “你有什么困扰?”

  叶修偏了偏头,双手手肘撑在便利店收银的玻璃柜台上,身体微微往前倾斜,“比如不会写感情戏。”所以追人也追不好。

  “这个我帮不了你,你应该去一个酒吧当一个酒保,可以每晚看看沉溺于红尘中七情六欲的人们的样子。”苏沐秋看上去很真挚地友情建议。

  “这个我帮不了你”这句话他在后来还说过很多遍,总是应对着不同的话题,简直让叶修怀疑这是不是除了“嗯嗯”之外的回答金句。

  尽管是比较让人扫兴的回答。

  但当时与后来叶修都没有气馁过,“可是我在别的地方找不到我的七情六欲。”除了在你这里。

  “我想你写的也不是自己的七情六欲?”

  “艺术总要来源于生活嘛。”

  “那犯罪小说家们肯定都非常惶恐了”苏沐秋狡黠地眨了眨眼睛,“他们都很害怕警cha来抓他们。”他巧妙的避开了话题,又是一次无声的拒绝。

  苏沐秋很聪明,利用善变言辞他无声地拒绝过叶修很多次,却又辅以另一条建议来显示他的真挚让人无法苛责于他,尽管很多时候,连这条建议也是在试图摧毁叶修的信心。

  比如当叶修告诉他自己在写男女主一见钟情却卡文了的时候他的回答是“这个我帮不了你,我并没有过相关经验,但我建议你可以多去街上转转没准就能自己一见钟情一个。”

  无论是回复还是建议都不那么让人高兴。

  叶修当时勾起一抹意味不明的笑,说,“我是有过相关经验,但似乎我这个是单方面的,比不了主角的光环加成。”

  而苏沐秋眨了眨眼睛,没听懂的表演十分自然,甚至还亲切地安慰他“旧的不去新的不来,重新去找一个吧。”实在是把拒绝人的手段演到了极致。



  再后来就算是自信如叶修也免不了有些失望,而当他失望的情绪累积至顶点的那一天却刚好有另一个司机进到便利店来。

  其实他进来也不过买了包烟,来来回回三分钟不到,抽的和叶修平时爱抽的牌子一样,芙蓉王,实在不该是招人讨厌的人,可叶修看见苏沐秋给他收钱时候的温和笑容,那笑容与这么多天对他的笑容相差无几,都仿佛是一副厚厚的壳子将真实的苏沐秋藏了起来,他难免心中有些不是滋味。

  苦涩的意味一旦开了这个头就泛滥如涨潮的江水,一波涨起来像要将他这么多天来的努力都否定掉,虽然他也清楚情感上的事并不是努力就可以,但若顺着这个逻辑再想到以后会有人不费吹灰之力就得到他心心念念的人,仅仅凭了苏沐秋喜欢那个人就成了最有效而实用的资本,酸涩的劲头就更为扎人心窝。

  可奈何一切都是自我选择,从一开始就应该想清楚可能要承受的后果,理清这个逻辑之后叶修神色平静地在那位司机走后对苏沐秋开了口,“你是不是永远也不会喜欢上一个第一印象就不好的人?”

  “咦,为什么这么说?”苏沐秋的表情可以称之为诧异。

  “比如第一面顶着鸟窝头的人。”他这么形容自己当时的造型,事实上这也怪不得他,夜风将他的头发吹得乱七八糟应当追责于凉薄夜晚,可也许只有他一个司机会连头发都没理一把就直接下车走进商店。

  苏沐秋笑了,“又比如第一眼就像要把你拆吞入腹的人?”他提了一个问句。

  叶修哑然,他竟然不知道自己从第一眼开始就将占有欲浓墨重彩地写了个分明。

  “那可以归作不好吗?”他这样问道。

  “唔…”苏沐秋转了一圈眼睛,笑起来说道,“那要看对方是谁。”


  哦,那对方是他肯定是好不了了。


  为了摆脱苦涩的氛围,叶修破天荒的买了一瓶可乐,“肥宅快乐水,我需要快乐一下。”他这么解释道。

  苏沐秋笑起来,结账的时候下意识在收银机器上看了一眼当时的时间。

  那时已经过了凌晨十二点,是叶修来找他的第四周第一天。



  四这个数字谐音不大好,连带着这个数字也被人嫌弃,可对于叶修而言,一切似乎就是在第四周出现了转机。

  第四周第一天的晚上,也就是在叶修买了可乐的后一天,苏沐秋第一次主动跟他提起了一个话题——

  “你知不知道着迷与喜欢的差别在哪里?”

  “比如说,时间上的差别。”他这么笑着问道。

  叶修并不知道其间差别,但这并不妨碍他闭着眼睛瞎扯,“比如着迷只能维系一秒,而喜欢却可以持续一生?”

  苏沐秋摇摇头,说:“那就不是喜欢了,那是爱。”

  “你怎么知道这份喜欢不是爱?”叶修望着他的眼睛一脸认真地说。

  苏沐秋没有接话,继续了之前的话题,那是他在网上看到的定义,“着迷最多只能维持三周,而喜欢却不止。”

  叶修听到以后轻声笑了。

  他想这人怎么这么轴,原来是要用前三周来考验他吗?那岂不是要用一生的时间来考验他是不是爱?

  有点有趣,但也有点傻。



  后来当他们交心以后他终于问出这个问题,关于为什么苏沐秋会觉得他对他只是一时兴起的着迷。

  苏沐秋当时瞪了他一眼,理直气壮地说,“如果有人在你们见面的第三天就用一种我们很有缘的说法来描述你们的关系,你也会觉得他不怀好意只想骗人的。”

  说得似乎还是那么个道理。



  但在当下的现在进行时,苏沐秋已经在他晃神的一瞬重新伸出了一只手,“重新认识一下吧,我叫苏沐秋,在这儿上夜班主要是为了做一个社会实践调查。”

  叶修笑着伸出右手轻轻握住他的手,拇指轻轻在苏沐秋的手背上摩挲,“又要重新等三周?”

  苏沐秋晃晃悠悠地点点头,“你如果愿意也可以。”

  “不愿意。”叶修一秒钟给出了他的回答,他右手用了几分力道,紧紧地钳住了苏沐秋握住他的手。


  于是一切就这么顺理成章地进行了下来,叶修没问过苏沐秋是什么时候动的心,但不再隐藏自己的苏沐秋显然也是动心已久。

  他会主动要求叶修跟他一块坐到柜台里面来,也会跟叶修分享许多琐碎而温馨的生活点滴,还有的时候,苏沐秋会撇嘴埋怨叶修说自己的实践调查本来是探究夜期货品消费与人群背景之间的相关联系,可叶修一个人就把红烧牛肉面的销量拉到了一个不正常的高数值。

  “剔除错误数据不就行了。”叶修当时一脸老神在在,用记忆中高中实验的方法这样告诉苏沐秋。


  短短一周时间足够让他们变得极为亲密,后来在第四周的最后一天,叶修终于以一副讨打的嘴脸慢悠悠地开口道,“苏沐秋,有没有人给你说过,如果就三周的话,你其实也挺好撩的。”

  “那可不一定,”苏沐秋望着他,眼睛里有狡黠而明亮的笑意,“除非对方是你。”




  除非对方是你,我才找到我的七情六欲。

  那是他们的开始,蝴蝶张开了翅膀,缓缓飞向天际。



评论(5)
热度(61)
© 吃苹果的汐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