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苹果的汐止

活在三流狗血爱情片里的悲剧家咸鱼本鱼

【修伞】CRUSH (上)

  • 狗血师生爽文OOC

  • 甜死人不偿命的苏苏

  • 上下能完结应该 写完这个我再接着写长篇





  Crush: a strong feeling of love, that usuallydoes not last very long

  牛津词典这样解释这个词,要说一个人一生没几次crush,那他恐怕早已修仙成佛了。对于苏沐秋而言也是这样,他对crush的感觉并不陌生,尽管上一次crush时隔遥远,还是在小学的时候面对坐在他前桌的班花,但是他永远不会忘记那种感觉。

  心脏在胸腔中砰砰跳动,一下一下的鼓动震动感分明,血液迅速流转涌上大脑,携带着荷尔蒙直白而单纯的讯息急切而迅速地敲响了头脑中积灰已久的吊钟,叮的一声,声音很轻,却仿佛将所有细胞激活起来,齐声开口以无比和谐的旋律歌唱赞歌,坦白而直接地告诉你独属于crush的那一秒心动的美妙。

  而现在他就沉浸在这种美妙,仿佛周身空气都活跃跳动了起来,鼻息的喷洒都以可以感知的速度迅速变得火热,而这一切,都是因为正在讲台上讲课的那个人朝他挑了挑眉,露出了一个漫不经心的微笑。

  嘭,火花四溅。

  C R U S H



  虽然其实硬要追究起来,他这一次的crush和以往又有所不同,但这个不同不是往好的方向走的,这个不同是在于上课之前的一次尴尬大乌龙。

  夏校开始的第一堂课,苏沐秋提前了四十五分钟就来到了教室门口,其实对于这门课苏沐秋并不算太上心,这门课有一个极其天花乱坠的复杂名称,但归结下来两个字,数学,大学三年,从小就是奥数小王子的苏沐秋在任何一门数学课中从来都是高分飞过,他自己钻研的书籍早就超过了本科生范畴,因而虽说轻视课堂不好,但实力摆在这里,自满也不是没有道理。

  对于即将开始的这一门课也是这样,虽然这门课是他受到与他关系很好的一位数学系教授黄少天推荐过来的,当时黄少天一副贼兮兮的表情用一种不可描述的表情让他一定要去这门课上好好感受感受,但是这并不代表那几句话能对苏沐秋造成什么实质性的心理恐惧。少年心性,他当时也就答了一句去就去,之后便根据黄少天给的选课码将这门课给添加到了选课系统里,黄少天教授虽然个性张扬得像一个学生而非教授,但在学术方面还是很可靠的,由他推荐,苏沐秋甚至没特意去查这门课是哪位老师,总之不过也就是一门课,而且以他目前的履历,申请一个PHD几乎是十拿九稳,这回申请交流来国外上夏校也不过是闲得没事干想先去国外体验体验就当是出国玩一趟而已。

  不过心里想是这么想,第一节课还是要给老师一个面子,他提前四十五分钟到也是这个意思,虽然心里早计划好了以后翘课可以连着一周出门旅行,但是总要来先露个脸。

  只是他没想到,他以为他来的已经够早了,却有人比他到得更早,一身T恤牛仔裤的装扮正斜靠在教室的门上捧着手机打游戏,手机音量没关,不时传来什么“doublekill”之类的音效。

  “哎哎同学,你打游戏能不能戴个耳机?”看见对方是一副亚洲面孔,苏沐秋下意识地先冒了句中文,随即反应过来对方也有可能是韩国或者日本人。

  但这回他碰到的却的确是自己的同胞,“耳机忘带了,这不是没人吗。”对方手上操作没停,抬起头来颇为奇怪地看了他一眼。

  这看不惯别人在公众场合打游戏很奇怪吗?再说了我不是人啊。

  苏沐秋瞧见那眼神,坦荡得没有一点愧疚的意思,倒好像他成了奇怪的人,皱着眉头在心里嘀咕了一句,他凑过去瞟了一眼对方的手机屏幕,发现对方正在打一个前段时间在微博上火得一塌糊涂的手游,荣耀。

  我说这音效怎么这么熟悉。这游戏在苏沐秋手机上安装了很久了,苏沐秋自己在里面也有一个神枪手的角色,平时上线砰砰砰砰枪打得特别厉害,游戏技术在他身边的好友中都算是数一数二的。他转了一圈眼睛掏出自己的手机打开游戏界面,又撞了撞对方的肩膀让对方看自己手机屏幕,“怎么样,来一局?”

  “行啊。”对方眉毛舒展地向他一笑,声音很好听。

  这凑近了才发现对方还挺帅的,四舍五入似乎和苏沐秋见过的某个明星有几分相像,只是这帅哥怎么干公众场合开公放的缺德事儿呢,苏沐秋心里有些纳闷,颜值所带来的好感度加分还没能把公放的负分给抵消掉。

  他站在一边慢吞吞地登陆角色,本来想等个几分钟让帅哥把手上正在打的那一局打完,却没想到这位帅哥手速飞快的结束了战斗,一分钟都没用到。

  “竞技场?”对方挑了眉问他。

  “行啊,来。”对方开好了房间,苏沐秋侧头看了一眼对方手机上显示的房间号,搜索,进入,“地图你来选?”苏沐秋心里颇有些自信,还想着让让对方让对方选自己熟悉的地图。

  但没想到对方根本不领这个请,“随机吧。”对方笑起来,不知道为什么,苏沐秋总觉得那个笑容有些讨打。

  那我就不客气了,看我一会儿怎么收拾你,苏沐秋自信满满地点了准备载入地图。

  苏沐秋运气不错,随机到的地图是一个他比较熟的图,荒野森林,他曾经在这里血虐过大学宿舍里同寝的哥们,今天也准备在这个图里大展身手。

  可十分钟过后,苏沐秋角色死亡,对方的角色还剩了百分之八的血。

  我靠,不可能吧,苏沐秋一脸震惊的从手机上抬头,对方的笑容这下笑得是真的十分欠揍了,“随便玩玩,你挺厉害的,但是比我还差点。”说的话也十分讨打。

  “再来。”苏沐秋一咬牙,又点了邀请对战。

  可没想到对方干脆利落地点了拒绝,对方将手机收起来,说:“不来了,你来这儿不是来上课的吗,又不是来打游戏的。”

  嗯???

  是谁一开始在打游戏的???是我吗????

  苏沐秋睁大了眼睛,脸上的表情生动形象地展现出了他的内心质问,却没想到对方十分不要脸,看出了他的潜台词还一脸正直地来了一句,“别想了,还在打游戏的是你。”

  怎么会有这么不要脸的人?

  苏沐秋的眼睛睁得更大了,但对方视而不见,咳了一声十分僵硬的转移话题,“你是来这儿上数学的?”

  不然呢,这不废话,苏沐秋内心十分无语,并不是很想跟旁边的这位同学说话,气鼓鼓的“嗯”了一声。

  “那你知道这节课的老师是谁吗?”对方这个人却不依不挠了,像是完全不觉得这个干巴巴的对话有多尴尬一样。

  “不知道,”苏沐秋斜了对方一眼,感情这位兄弟也是啥都不知道就来上课了啊,他不情不愿地开口说,“反正应该是个靠谱的好老师吧。”

  “那我看可不好说,”对方一脸老神在在,“没准就是一邋里邋遢上课只知道念书的老古板。”

  嗯?

  苏沐秋转过头去看对方,他心想这个人真是奇了怪了,这你担心上课老师不好那你选这个课干嘛,再不济你选课之前难道不会提前看吗?

  不过这跟他也没关系,他敷衍似地回了一句,“哎呀无所谓了,反正我也不打算来听课。”他转身想去找个地方坐坐或者去自动贩卖机买瓶饮料,正好结束这个没有营养的对话,却在转身的瞬间看见了扔在教室门口走廊沙发上的一本书——那是一本研究数学的书,跟他最近在看的一模一样。

  他一下子眼睛就亮了,“那是你的书?”

  对方还是懒洋洋地靠在门边,听到他的问话嘴角勾起一抹笑容,“是啊,怎么,你也看啊?”

  对对对,苏沐秋频繁点头,三步两步跨过来,眼睛里都是棋逢对手的欣喜与跃跃欲试。

  这关于数学的话匣子一打开就收不上了,苏沐秋和对方一拍即合,对方对数学也是深有研究,他们从这节课的主题扯起,一直扯到应用数学以及数学的交叉学科,二十分钟以后,苏沐秋之前对于对方那点微妙的不满已经完全消失了。

  他拽着对方的手臂,一脸相见恨晚的说:“同学我之前怎么都没见过你!实在是太可惜了。”他掏出手机就要跟对方加微信,“来必须加个好友吧。”

  可对方却没他那么激动,只是嘴角还挂了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对方看了一眼手表,皱了一下眉头说,“我忽然想起来还有点事,一会儿再说吧。”

  “什么事啊?!”苏沐秋十分不解。

  “呃,”对方的表情看起来有些不自然,“这节课的资料忘带了。” 他这样解释道。

  资料忘带到底有什么重要的啊?苏沐秋大惊,“这节课不重要啊,重要的是我们先加个好友吧这位同学!”

  却没想到对方听到他这句话反而不大赞同,表情凝滞了一瞬,然后意味深长地笑了起来,“这样吧,我这有一道数学题,我好久都没解出来,你要不先帮我看看?等你看完了我也就过来了。”说着对方便把数学书翻好递了过来。

  这一招果然成功安抚了苏沐秋,他将数学书接过来,心里虽然还在不甘心,却也没再拽着人手臂不让人走,只是重重点了点头,“那你一定要早点过来啊!”最终在对方向他比了一个OK的手势之后勉勉强强的放人走了。

  他没想到这一勉强对方就直到上课都没回来,再看到对方的时候是上课开始对方直接踏上了讲台——

  ”我是叶修,你们这节课的老师。“


  WHAT FUCK


  苏沐秋石化在当场,刚才自己说的什么“这节课不重要”“不打算来听课”魔音绕耳般在他脑子里左右反复回荡,双颊涨得通红,总算是体会到了什么叫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等他再反应过来的时候对方已经在宣读教学规则了,“···数学的海洋无穷无尽,希望某些同学不要以为自己聪明就不来上课,”对方说完这句话,还停顿下来目光扫视了教室一圈,明明带着笑容却给人一种无比严肃的威压感。

  这他妈就是说给自己听的吧,苏沐秋默默埋头希望对方千万不要看到他在哪里,头低得像要和桌面亲密接吻。

  只可惜人算不如天算,该来的还是要来,苏沐秋抬起头来,对方却像是一直在看着这边没有移开过视线一样,在他抬头的瞬间与他视线交汇,看着他慢慢挑了挑眉,露出了一个懒散而漫不经心的笑容。


  妈蛋,尴尬爆炸,人生最为尴尬的一分钟怎么破,在线等,急。


  苏沐秋心里迅速飘过一串弹幕,但与此同时,另外一种与当下尴尬氛围格格不入的信号却在以破釜沉舟之势闯入他脑中——


  妈蛋,我靠,他妈的,他真的好帅,数学学得好好,暴风泪流了。


  号角吹响只用了一瞬,短短几秒种之内,过电一般的感觉由心口散布至全身,对方刚才看过来的笑容在他脑海里不断放大加深印象,仿佛凭空将短期印象瞬间变为长期,苏醒的灵魂联合着每个细胞都开始发出疯狂的嚎叫,心跳速度的加快已经将预兆写成了现实——

  在时隔多年以后,他在无限的尴尬与无尽的遐想之中又找回了那一秒crush的心动的感觉。

  老天于那一秒调皮而随意地挥舞起了魔法棒,而身为凡人的他无可避免的径直中招,魔法棒洒下的星光落在对方身上,像是落下了不一样的光环,而他向光而去,根本无法控制自己心尖上悦动起的情绪与感情。

  尴尬的脸热还未褪去,心动的信号与之水火交融,却各自大张旗鼓气宇轩昂喊得响亮,苏沐秋又将头深深地低了下去,他心想这很可以,这他妈还学什么数学,去写书算了,他回去就可以立马动笔写一本尴尬中的罗曼蒂克,前所未有,史无前例,销量领先。 

  人生实在太刺激了,他深深吸了一口气,脑中尴尬的罗曼蒂克战斗已经在白热化的几秒钟之后燃尽火花得出结果,尴尬感逐渐消匿,罗曼蒂克随着疯狂爆炸的心跳闪亮登场,他猛然抬头,讲台上的人还在慢悠悠地宣讲课程大纲——


  他又确认了一遍,心跳不是假的,讲台上的人是真的太帅了。

  去他妈的尴尬,反正人生地不熟没人认识他,这个人,他追定了!




评论(4)
热度(53)
© 吃苹果的汐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