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苹果的汐止

活在三流狗血爱情片里的悲剧家咸鱼本鱼

【修伞】三言两诺





  俗话说校园就是一个小江湖,既然是江湖,那就少不了八卦传闻江湖消息。这两天,身处荣耀大学这个小江湖的人民群众们都在四处八卦一个大消息,这个消息说起来其实不算有趣,但是却让整个荣耀大学的各个老师群里炸开了锅,因为消息的主人翁是上知天文下知地理腥风血雨起来让整个荣耀大学都要抖三抖的叶修教授,而这个消息的内容在于,每天都宅在研究所里能不出门就不出门的叶修教授居然找冯校长请了长达一个月的假,美其名曰度假旅游。

  根据荣耀大学第一情报贩子李轩的诉说,请假的时候叶大教授在冯校长办公室里态度强硬,憔悴地控诉自己因为现在上蹿下跳的大学生们身心疲惫精神崩溃,必须要出门度假旅游休息一个月才能从焦躁抑郁的心理阴影之中走出来继续教学。

  被现下上蹿下跳的大学生折磨导致心理阴影,这个理由任谁说都比叶修教授说出来更加令人相信,冯校长当然不负众望地拒绝了叶大教授的申请,但他叶大教授是什么人,从学生时期起就在校抽烟随便逃课的人,哪里会守这样的规矩,据说叶教授也不负众望的递上申请书就直接转身走了人,根本没顾及冯校究竟给的答案是准假还是不准假,当晚就坐上了不知飞往何方的飞机。

  据本台前线记者方锐报道,经过李轩牌虚空社的金口相声一传,这一段说书一样的请假过程一出,全部有网线的教师群里就立刻热热闹闹地讨论了起来,其火热程度不亚于当年搞赌注竞猜黄少天教授与喻文州教授究竟是谁先表的白那一事件。

  在这其中又以百花学院的心理学教授张佳乐最为激动,金口玉言“心理问题找百花,随便请假害大家”,实名谴责了叶大教授这种长时请假不负责任的跑路行为。据析,张佳乐教授之所以如此情绪激动,是因为叶修教授带的那几个博士生在叶教授跑路之后就落到了百花孙哲平教授的头上,严重影响了张佳乐教授的生活质量,虽然此处我们并不能弄懂孙哲平教授工作重反而影响了张佳乐教授生活质量的逻辑关系,但是我们姑且为张佳乐教授这样见不得兄弟受苦的义气表示赞叹,真不愧是真挚社会主义兄弟情。

  而在此次叶修教授“来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事件过程中,最为云淡风轻云淡风轻的是蓝雨学院的老师们,连一向如同大学生们一样上蹿下跳折腾人的黄少天教授都收起了他的话痨技能点不再动如脱兔,这一反差极大吸引了本台记者的关注,在蓝雨学院组办公室,我们有幸采访到了蓝雨学院的老师们···

  欧不,我们的采访被脸上面带微笑实则心里可能已经把你千刀万剐了的喻文州教授给阻断了,鱼的眼睛里闪着一丝诡异的光,本台记者感到实名恐惧,请大家如果在一天之内没有看到本台记者方锐存活的痕迹,一定要帮忙拨打911请美帝警察来帮忙管管无法无天的蓝雨学院——

  “嘭”

  一声巨响,方锐用来假装摄像机的破烂饼干盒子被黄少天砸在了桌子上,方大记者惊恐地捂住了他手里假装话筒的价值五美元还没喝完的的西瓜汽水,这可是他一直以来的心头珍藏,“黄少天你干嘛!我不记得蓝雨原来是这么暴力的!”

  被他叫到名字的黄少天教授一脸阴沉,“你走之后蓝雨就变成暴力学园了。”他顶着方锐一脸生无可恋的表情狂暴地撕开了饼干盒的开口,在酥脆香甜的曲奇催化之下瞬时由暴力凶狠蓝雨人变回了乖巧可爱小猫咪,还伸出舌尖舔了舔嘴角的碎渣。

  实在是美食拯救世界,民以食为天。

  “没想到你这个饼干还挺好吃的嘛,”黄少天满意地眯起了眼睛,在方锐伸手抢夺属于他自己的小饼干之前又灵活的捞了一块,“你说你有这个美食居然不和我们分享,方锐你还是个人吗!”说着他还意犹未尽地咬了一口饼干,悠哉游哉的样子十分像偷吃到鱼的慵懒猫咪,下一秒鱼走过来帮他用餐巾纸擦了擦沾着碎屑的嘴角。

  方锐怨念十足地抱回自己的饼干,幽幽开口道,“你说你有八卦居然不和我分享,黄少天你还是个人吗!”

  “你这不是过来听分享了嘛!”黄少天直起身子,眼睛里闪着八卦的精光,“叶老魔头受大学生折磨精神崩溃,不远万里跨国寻找罪魁祸首。”

  “哇,CRUSH!”黄少天极具表演天赋,作势还故意往后仰了一仰像在遭受强大气浪冲击,“苏同学真的了不起了不起。”他摇头晃脑的称赞道,然后不出意外的被喻文州拍了一下脑袋。

  总算听到了关键人的名字,“真的是去找苏沐秋?”方锐一脸牙疼,“他这真的是CRUSH不是被CRASH了吗?”他不敢相信叶修这个公认的老宅男居然会去为爱走天涯。

  “嘿,小子,”坐在隔壁桌抖腿的魏琛听到这话一下把转椅滑了过来,“不愧是以前蓝雨出来的人,连思路都和老夫一模一样。”

  “老夫知道这事儿的当场就问他了,当初苏沐秋和他在一起说是一次crush,现在难道他的脑子也被crash了不成?”

  “可你猜他怎么答,”魏琛想起来都还觉得稀奇,“他居然跟我说让我不要歧视老年人,大龄青年也可以有爱的心跳体验crush。”

  魏琛摇摇头,叹息着表示是自己跟不上世道跟不上叶修这个大龄青春少年的思维了,这句话得到了蓝雨组的一致认同。

 

  其实提起这件事,虽然最初知道苏沐秋要追人的是他们蓝雨,但是他们在场的这几个的确也没想到叶修会对这件事儿这么认真。

  当时叶修答应跟苏沐秋在一起的时候,黄少天还有点惊讶地表示没想到他真的好意思对自己的学生下手,结果得到了叶修一句“你都把我喜欢吃甜食的消息卖给他了,苏沐秋这么甜我不咬一口岂不是对不起你“这样的反驳。

  他当时听这话被牙酸得没多问,毕竟从常规角度来讲师生恋大多不靠谱,他心里还以为叶修和苏沐秋也不过是你情我愿浪漫一夏夏天过了就分手,后来苏沐秋回国的确也没见两个人再怎么联系,却没想到过了半年,叶修像之前失忆了这会儿又找回记忆一样垂死病中惊坐起骤然说要回国找人,他们大家都以为他开个玩笑结果他直接一溜烟的就走了。

 

  “神奇的爱情。“

  蓝雨八卦组坐在一起,最终发出了这样的感叹。

 

 

  叶修到达H市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深冬时节,夜间的气温夹裹着冬天料峭的寒意,他从暖空调开足的机舱里一出来,骤降的冰冷温度给他当头一棒,像在用严肃严谨的语气告诉他要冷静下来。

  其实蓝雨众人感觉的没错,他一开始也没对与苏沐秋的这段感情抱什么太过认真的期待。说是鬼迷心窍一时被苏沐秋吸引而答应也好,说是愿意陪苏沐秋来一次crush也罢,苏沐秋一开始对他抱的就是一次crush一夏之恋的态度,他本来以为自己也是怀着同样的心态汲取一段激情的温度。

  但是事情总是出人意料。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这段感情开始一点点奋力向参天模样的方向生长,可能是从他某天深夜半梦半醒间醒来瞟见苏沐秋躺在他身边静默凝视他的那个眼神开始,他忽然意识到苏沐秋或许想要的并不仅仅是the summer nights,那个眼神太过厚重深沉,似乎承载了可以作为一生相伴的爱的重量,而不仅仅是简单浅显的一次crush。

  因为那个眼神,他心下疑惑又混乱,可苏沐秋白天表现得又无比正常,似乎没有任何迹象可以表明他对苏沐秋而言是一生意义中的不可或缺,他为此陷入深思,并在毫无意识的过程中越陷越深。

  苏沐秋在他身边的时候他想要的一切都触手可得以至于他对自己的变化根本一无所查,苏沐秋回国后的前几周他又怀疑自己的失落只是一时与苏沐秋相伴两月的习惯做怂,直至苏沐秋离去已久,他却仍旧在每天醒来的时候想起那些夏日清晨睁眼看到的苏沐秋泛红的睡颜以及头顶凌乱的发旋时,他才意识到大事不好——

  原来那对他而言也不只是一次crush,又或者开端仅只是一次crush的心动,可这艘心动的小船却无声无息飘远了一直飘向爱的远方。

 

  他那时才猛然醒悟,他想起苏沐秋临走的时候他送他去机场,一路上他们并没有说出任何跟分手有关的话语,苏沐秋仍旧笑得光明而灿烂,只是在挥手告别的时候凑近他的耳边对他说了半句不完整的话。

  “如果这不只是一次CRUSH···”

  他当时以为苏沐秋是对夏日不长的遗憾感叹,因而也没太过在意,但回想起来才发现,苏沐秋当时的表情笑眯眯的一如往常,看向他的眼神就如那些夏日里一般无二的深情与真挚,根本就没有任何遗憾伤感的意思——

  那么,

  “如果这不只是一次CRUSH,我一定会来找你。”

  叶修在嘴里喃喃念起这句话,神色坦然地走下了飞机。

  苏沐秋留给他的这半句话,在这个深冬的夜晚被他冷静地补完了结局。

 

 

  苏沐秋一向鬼灵精怪的,或许是想把这个选择权完全交给他,苏沐秋回国之后就删掉了他的微信好友。他给他足够的空间与自由,要了断从此陌路不识又或者重新加回好友认真开始,他全部交由叶修选择。

  他们交集的地方说多不多说少不少,他有这个自信如果叶修想联系他一定能联系上,也知道如果叶修不联系那就是做出了另外一种选择。

 

  好友申请是叶修在下飞机的时候发过去的,又是通过黄少天要到的微信号,比起他自己当初装乖写得那么浮夸的申请,叶修的申请要简单也要直接很多。

  他只写了两个字“叶修”,连申请原因之类的都没有写,他似乎没有担心苏沐秋会不加他或者说已经忘记了他,当然苏沐秋的确也不可能点下拒绝,收到申请的时候苏沐秋在寝室里眉飞色舞地笑起来,“今天发生了我这半年来最好的一件事情!”他这么郑重而隆重地向室友宣布,在室友好奇的目光下卖了个关子,将这份时隔半年却仍旧想念的幸福稳稳地收到了心底。

  他没有主动去和叶修发消息,却在半个小时之后接到了叶修的电话,他接起来,还以为对方身在大洋彼岸,按照时差计算那边现在正应是清晨日光正好。

  “喂?”他笑眯眯地接起来,极有先见之明的出了寝室门口走到过道上去,要知道在男寝,脱单无论多久都是一件会被疯狂烧的举动。

  可对方却没有像他以为的那样先对他进行铺白的问候。

  “苏沐秋,你下到你寝室楼下来,有个惊喜。”对方的语气带了笑意,直接熟稔得仿佛他们不是在半年未见以后第一次通话而是昨天还在相见通话。

  啊???

  苏沐秋的瞳孔骤然放大,大脑在迅速思考之中一下捕捉到了一个微弱的可能性,心脏仿佛已经有了预先的感知怦怦地跳动起来,跳动的声音在胸膛不断回响。

  时间仿佛骤然被放缓了,一切动作与声响都被放大,叶修从听筒中传出来的声音仿佛是由真人站在他的身边说出,他在慢速的空间中被那声音随带的电流击中,像是四肢瞬时不再受到控制,他意识不到自己在做什么,但身体却严谨的遵循了大脑的意志让他飞速地跑下了楼。


  时间在他跑出门的那一秒重新流动起来。


  思念已久的那个人站在隔他不远的空地上微笑着朝他看过来,偏青的脸色与明显的黑眼圈还可以看出长时间飞行与时差冲击的旅途劳顿,举着手机的手已经在寒凉的天气里被冻得有些发红,身边黑色的小行李箱像在无声昭示着这个人现在站在这里的不易,以及他自己做出的最后的选择——

  他跨越重洋万里,从地球另一端历经十几个小时的飞行终于来到这里,站在你面前,微笑着看向你。

 

  苏沐秋愣住在原地,下楼的时候太过匆忙,现在他上半身只穿了一件薄薄的毛衣,无形的寒气铺天盖地笼下来,可下一秒他就被拥入了一个无比滚烫炙热的怀抱。

  “终于抓到你了,苏同学。”

  对方将他箍得很紧,温热的脖颈与胸膛向他传递着源源不断的热度,苏沐秋下意识回搂过去。

  “你说你给我造成的这次crash你要怎么负责?”他听见耳边传来对方含着笑意的声音,不再是隔着电流屏幕的失真处理,“你可别肇事逃逸啊。”

  那声音是他无比熟悉无比想念无比深爱的人的声音,是这半年来日日夜夜他偷偷怀念却又怕再也没有机会听到的声音。

 

  他终于反应过来。

 

  他偏了偏头想恶狠狠地在叶修脸上咬一口,可最终却只是凑近了他的耳朵大喊了一声,携带着无法言说的快意与喜悦。

  “嗯!负责!”

  声音响亮,气势如虹,不管是大洋这端,还是大洋彼岸,全世界都听见了。



评论
热度(48)
© 吃苹果的汐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