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苹果的汐止

活在三流狗血爱情片里的悲剧家咸鱼本鱼

【修伞】无藉藉名 (12)





12.

  国庆之后苏沐秋的这份剧组武替的工作也快要做到头了,不过在他杀青之前,他们这个百分之八十都靠绿幕的剧组给他排了半个月在外地的戏。

  外地的拍摄点离他们这儿不算太远,火车四五个小时能到,苏沐秋向来是不拒绝外地拍摄的,毕竟是工作需要,更何况说心里话实景拍摄总比绿幕拍摄更有点感觉,尽管外景拍摄一般来讲条件要更艰苦的,他也没什么怨言,顺顺利利就接了。

  当时接戏的时候叶修听他提了一嘴这事儿,听到说火车四五小时到的时候还老神在在的跟苏沐秋来了一句“不用太想我,等哥到时候去探你班”,那样子好像苏沐秋两天不在他身边他就会想他想得要命一般,直把苏沐秋听得翻了个白眼回他说“希望某些人不要先受不了没我做饭的寂寞”。

  这回苏沐秋真要走了,临走之前自己收行李的时候收着收着突然想起来这一茬,他本来正唠唠叨叨叮嘱这叮嘱那的,想起来之前叶修说的来探班这个话忽然有些担心叶修会不会真心大地买了票,话头一转一下用怀疑地语气问了叶修一句:“你没买票来看我吧?”

  叶修本来正坐在电脑前打游戏,他跟苏沐秋相处这么久,听苏沐秋语气一变就立马能把苏沐秋的心思猜个八九不离十出来,这回也是如此,他听到苏沐秋的这个问题,一瞬就明白了苏沐秋在担心什么,虽然他的确没这想法也没亲自去查这两地的火车票价是多少,但听苏沐秋的口气,这票价肯定少不了。

  叶修心里一乐,怀着逗人的心思假装漫不经心地回了一句:“来回都买好了,你就等着我大驾光临吧。”

  果然他这句话还没说完脑袋上就被人拍了一下,“我去叶修你知不知道这来回票价有多贵?”

  他转过头一眼就看见了苏沐秋颇有些认真的神色,好像真因为这事儿挺着急的。

  叶修默默忍住笑场的欲望,继续若无其事地跟了一句,“知道啊。”

  他这三个字说得挺慢,还故意压了压语调,想装出一副真的有这么一件事儿的样子,却没想到苏沐秋在听他这么说完以后倒是反应过来了自己被骗的可能性,苏沐秋也不急了,他的眉毛一挑,眼睛又慢悠悠地眯了起来,顺着叶修的话扬起声调问道:“哦,那是多少钱啊?”

  这没想到苏沐秋居然跟他来这一手,叶修一时起意哪里知道这个,只是自己起的头跪着也要演完,硬着头皮瞎猜了一个数,“一千二。”

  但幸运女神显然是站在他这边的,就这么随便报一个数都给他瞎猫碰上死耗子的碰对了,苏沐秋听到叶修回答的瞬间立马就没法淡定了,一连好几个“妈蛋”蹦出来,几大步走到叶修跟前双手捧住叶修的脸让他侧转过来,“不会吧你真买了啊?”

  叶修脖子被这么骤然一扭还有点难受,他先转了转自己的脑袋,嘴里无奈地说了一句“苏沐秋你谋杀亲夫啊”,之后主动自己把身体转了过来面向苏沐秋。

  苏沐秋脸上仍旧维持着震惊的表情,不可置信的样子像是的确是被这么个事儿给惊讶到了,叶修终于忍不住笑出来,他边摇头边笑着说道:“你瞧瞧你那个样子,至于吗?”

  “至于!”苏沐秋总算明白过来之前都是叶修装模做样在诳他,他愤怒地踹了叶修一脚,又骂了他一句“你说你幼不幼稚!”,气鼓鼓地走回行李箱边上自己收衣服去了。

  这边叶修乐完才发现苏沐秋好像真有点生气,那可不行,他试探性地喊了一声“苏沐秋?”,结果对方头也没抬根本不理他。

  嘶······叶修终于明白了什么叫不做不死的无奈,他皱了皱眉走到苏沐秋旁边,坐在床沿拉下声音来继续喊他:“苏沐秋?”

  还是不理。

  叶修俯下身子想凑过去看苏沐秋的表情,但苏沐秋一直不断避开他根本不肯和他对视。叶修叹了一口气,开始一声接着一声喊苏沐秋。

  “苏沐秋。”

  “苏沐秋。”

  “苏沐秋。”

  这每声的语气都不同,有的被叶修故意压低了音调装出一副低哑恐怖的声音,有的又是叶修提着嗓子喊出来的听着活像清宫剧里的老太监,唯一相同的特点是那个“秋”字都被拖得挺长,听得让人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苏沐秋总算先受不了了,没好气地看了叶修一眼,“你喊魂呢?”说着又气呼呼地接了一句:“我看你别做编剧了,去当个配音演员挺适合的。”

  苏沐秋愿意跟他答话,说明这有气也消了一半了,叶修也就停下来没再喊他名字,笑起来用异常温柔的语气回答他说:“我喊你呢。”

  苏沐秋还在埋着头收东西,他抬起头来瞟了叶修一眼,对方突如其来的温柔态度还有点让他不适应,其实叶修猜得不错,他已经不生气了,但是他还是梗着脖子装作一副生气的脸色继续说:“你没事喊我干嘛?”

  叶修轻笑了一声,又朝苏沐秋这边挪近了一点:“你明天就要走了,我今天还不能喊喊你,嗯?”

  他最后一句话音调压得有些低尾音还拖得有几分长,声音听起来低哑又深沉,黏糊的质感凭空营造了几分暧昧的氛围。

  苏沐秋被他这一句话刺激得脖子上汗毛“噌噌噌”的往上冒,双颊顿时有些发烫,也没心思再跟叶修装生气了,直起身子趁着眼神清明对叶修说:“停停停你别这么肉麻行不行?”

  叶修又笑了一下,瞬间恢复了之前那种懒洋洋地态度,“哟,不生气了?”

  “谁跟你一般见识。”苏沐秋白了他一眼。

  “你啊,”叶修翘起二郎腿慢悠悠地说道,“如果你再生气,本来我连更肉麻的都准备好了。”

  苏沐秋听到这话惊悚地往旁边闪了一闪,下意识瞪着叶修问道:“你本来还想说什么?”

  “也没什么,”叶修一乐,苏沐秋这样子又让他燃起了逗他的心思,“就说我会想你的,我亲爱的苏苏沐沐秋秋。”

  “我靠你别这么恶心行不行?就半个月你要矫情死了啊?”苏沐秋果然被恶心到了,做了一个恶寒作呕的动作,尽管早知道叶修不要脸,但是每次见识到叶修的垃圾话以及不要脸程度总是让他自叹不如,也难怪他和叶修垃圾话对战总是他输得多,毕竟叶修这个家伙都已经修炼到他的脸不要他的程度了。

  叶修看见苏沐秋这个样子笑了一下,心满意足地继续一本正经道:“我是会想你啊,不过是想念你给我做的饭。”

  “妈蛋!”苏沐秋东西也收拾得差不多了,瞬间恼羞成怒扑过来,“叶修你以后就找个厨子在一起吧。”

  “哎,苏厨子。”

  “我靠!叶修!决一死战吧!”苏沐秋愤怒跳起,然后理所应当的在经过九曲十八弯之后被叶修给顺利制服了。


  


  顾及着苏沐秋第二天还要早起,两个人昨天晚上也没折腾得太厉害,至少苏沐秋起床以后正常走路是完全没问题,就是腰那块儿有点疼。

  剧组定的统一集合时间是早上六点半,苏沐秋起的时候叶修还晕得厉害,按照他平时十点起床的生物钟他也就坚持着爬起来迷迷糊糊地看了苏沐秋一眼顺加问了一句“走了?”,在得到苏沐秋肯定回复喊他回去睡的时候他就两眼一抹黑又倒回了床上。

  苏沐秋精神倒是还挺好,来到剧组的时候还帮着场务搬了一下要带的东西,不过上了火车之后也几乎是睡得人事不醒,也就中途吃午饭的时候还醒过来吃了个饭顺带跟着剧组的同事聊了聊天,不过跟他坐同一个车厢的那几个同事互相之间都不算是太过熟悉,大家客套了一会儿彼此兴致都不大高也就各自合眼休息了。

  坐完火车又转汽车,说起来他们这个拍摄的城市离苏沐秋的家并不算远,但这个具体的拍摄点却是在一个近似于深山老林的山上,山路弯弯绕绕,苏沐秋一路被汽车颠簸得差点晕车,下车之后蹲了好一会儿才缓过劲来。

  之前苏沐秋下了火车给叶修发了一条QQ消息告诉对方自己平安到达,车上害怕晕车也没大看手机,结果这会儿发现到地方之后移动信号居然只有两格,4G都已经变成了E。

  这什么鬼地方,苏沐秋暗自腹诽了一句,还是点开QQ给叶修去了一条消息,只是消息发送旁边的圆圈转啊转总给他一种发布出去的不祥预感。

  他想起之前有位同事还带了一本书在身上说过来外景拍摄会比棚子里拍清闲一些可以看看书,当时他还在心里对此不屑一顾,现在看来果然还是他自己太年轻,什么叫清闲一些,这没网手机刷不了那可不是要清闲死去了么。

  更重要的是,一报还一报,他昨天还吐槽叶修半个月不见他就要矫情死了,结果现在报应来了,整整半个月联系不上人,他一想想都已经预感到了什么叫做“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人家古人是“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到他这马上要成寂寞深山老林锁清秋了。

  还能怎么办?

  锁呗。

  苏沐秋无奈的看了一眼已经彻底变成红圈显示未成功发送的消息,心里这么无奈地想道。



评论(4)
热度(36)
© 吃苹果的汐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