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苹果的汐止

活在三流狗血爱情片里的悲剧家咸鱼本鱼

  纽约是一个什么样的城市呢。
  自由、热烈,这是喻文州对纽约最初的印象。
  他漫步在华盛顿广场上,阳光直接的从天际倾洒,在树叶表层又或者是中央喷泉的水花上折射出碎钻一般的明亮光泽。他一路走来,看见卖五颜六色彩色气球的黑人,坐在路边混着鼓点演奏萨克斯与大提琴的乐队,还有在喷泉池子里嬉戏玩水的小孩子们。周末的纽约似乎格外富有生气,活泼而绚烂地点染人们的生活。
  而喻文州最后是在华盛顿广场那个久负盛名的白色拱门处停下脚步的。
  他并没有照相的意思,吸引他的是拱门阴影下正在敲击乐器的青年。
  青年染着栗色的头发,摇摇摆摆敲奏乐器的时候有头顶...

【喻黄】环卫工也有春天 (下)


  第二天黄少天一直睡到大天亮才悠悠转醒。

  头还有些晕,估计是喝醉睡觉的通病,他还隐约记得昨天晚上自己给郑轩打了个电话,因此第一眼看到白色的床单,白色的被套,还以为是郑轩图省事直接把他扔在了哪个酒店。结果下一秒,他骤然意识过来不对劲,白色的床单被套倒是很像酒店,但是酒店不会没有电视,没有浴室,更重要的是,酒店不会拥有一扇虚掩着看起来就很没有安全系数的门,也不会听见朝门口越来越逼近的脚步声!

  黄少天后知后觉意识到他可能在某个人家里,脑子里“青年...

【喻黄】环卫工也有春天 (中)


  第二天郑轩迎来了黄少天的复仇。

  他们公司本来是五点半下班,临近五点半,郑轩已经收拾好了自己的东西,就等着五点半的下班铃。没错,就是下班铃,黄少天为了让自己的部门显得特别一点,特意设了上下班铃,说是为了让同志们回忆起自己在学校被上下课铃操纵的青春时代,始终保持如学生一样的青春活力努力工作。有没有保持青春活力这个倒是不清楚,不过同志们倒是像学生一样,听到上班铃就奄奄一息宛如咸鱼,听到下班铃就重获新生精神百倍,果然是找回了学生时代。...


【喻黄】一四 (END)

  • 喻总视角

  • 双向单恋

  • 前文:零四

  • 昨天晚上写到最后整个人都要飘起来了orz稍微修改了一下结尾


  “来一盘蚝油生菜,再来一盘白灼虾···”

  喻文州笑眯眯地看着正跟服务员报菜名的黄少天,心想少天的话痨真是一如从前,总能成功让服务员的眉头皱成川字。

  他的脑海中他们二人和几个好朋友在高三毕业后一同去吃日料的场面一闪而过,当时他们都刚从高三压抑死板的铁笼中挣逃出来,进一趟城像是从荒漠大西北重返现代化大都市一样兴奋,各式各样的寿司刺身零零碎碎点了不少,列...

【喻黄】零四(END)

  • 双向单恋黄视角

  • 之后会有🐟视角就HE了不用担心

  • 感觉文笔太差了完全表达不出来想说的东西

  • 等等我今天生日我为啥要写这么惨兮兮的东西


“咚咚咚” 

  上午十一点,黄少天被一阵敲门声吵醒过来。

  睁开眼了还脑子一阵昏沉,他慢慢悠悠坐起来,摸起枕头边的手机看了一眼,心里一阵纳闷这明天期考室友都去图书馆立地成佛了那还有人来敲门,就在一片思绪模糊中隐隐约约听到外边人喊了一句说是修空调的,顺带还嘀咕了几句都十一点了不会还没起床吧。

  得了,原来是修空调的,他自己昨天才报的申请修理,现在直接...

【喻黄】零四

  •   双向单恋

  • 一个黄的视角

  • 🐟没有找女朋友


  “咚咚咚”

  上午十一点,黄少天被一阵敲门声吵醒过来。

  睁开眼了还脑子一阵昏沉,他慢慢悠悠坐起来,摸起枕头边的手机看了一眼,心里一阵纳闷这明天期考室友都去图书馆立地成佛了那还有人来敲门,就在一片思绪模糊中隐隐约约听到外边人喊了一句说是修空调的,顺带还嘀咕了几句都十一点了不会还没起床吧。

  得了,原来是修空调的,他自己昨天才报的申请修理,现在直接把事给忘了。

  黄少天瞬间利利索索...

长评——to桃花饼太太的《尚未终结》

  昨天晚上看了桃花饼太太的尚未终结。

  这是我第一次产生希望我cp干脆BE算了这样想法的一篇文。

  真的好难过啊,一章更比一章难过,虽然很喜欢天天,但是一开始的时候,看见喻总那样平淡而又哀伤地去参加天天的婚礼,真的感觉心脏都被攥紧了,甚至还生出几分怨怼的情绪来。


  怎么能这样啊? 怎么能这样啊?


  反复问着这样的话,想问天天如果做不到那为什么一开始不能干脆利落地推开他放他走,又想给喻总说让他放过自己吧。

  放过自己吧,你所有的温柔于他不过是...

【喻黄】接头

  • 灵感来自橙光的游戏接头(吃安利吗

  • 玩到结局真的泪目

  • 一个短的不能再短的小片段


  咔哒咔哒飞速的脚步声,日本人带着一队士兵冲上了楼来。

  楼上会议室里的学生们乱作一团,有人站起来义愤填膺地喊道“你们这些日寇迟早要被灭亡”“我们是学生讨论学术你们凭什么抓我们”······


  子弹打碎玻璃,窗外的鸟被惊飞了。


  枪声与吵杂声混在一起,那些呐喊也就渐渐止息,化成隐隐约约的呜咽与咒骂。...


【喻黄】环卫工也有春天 (上)

  • 太罪恶了,本来是想在天天今年生日之前码完的,然而现在都没码完emmmm

  • 发出来凑个数

  • 不知道什么时候码的完(捂脸


  这是黄少天第七次在这条街上看到这个环卫工。


  第一次黄少天会注意到他完全是一个偶然。彼时黄少天左手拿着装有一些剩菜的饭盒,右手拿着一个喝完了的空瓶子,正想找个地方扔掉。作为一个遵纪守法的良好公民,黄少天始终秉持着垃圾分类的原则,可面对着一堆混合垃圾,可回收垃圾箱与不可回收垃圾箱之间的选择就成了一个大难题,这时候一个环卫工就显得尤为重要了。毕竟环卫工对黄少天而言那就是综合垃圾处理站啊,不知道该怎么...

© 吃苹果的汐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