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苹果的汐止

活在三流狗血爱情片里的悲剧家咸鱼本鱼

【修伞】CRUSH (下)

  • OOC预警

  • 土味情话预警

  • “最喜欢的甜食,当然是吃你”

  • PS. ball ball大家B萌可以pick一下我们鱼吗( 真诚





  但事实证明装可爱这招只在一开始有效为他成功加上了人微信,之后几天苏沐秋课上课下几乎抓紧了无数机会去找叶修,有的看起来是正直比如关于一个概念的数学讨论,有的是比如同学过生日多了一块蛋糕分给他之类的事情,可叶修看起来一直不冷不热的,倒是也没有真正拒绝过他,但吊儿郎当的样子却让人觉得他也没把这些举动多往心里去。

  事实上叶修也对自己的反应颇为奇怪,按理说他的确也没什么老牛吃嫩草之类的想法,面对一个年纪比自己小好几岁的还不成熟的学生,他本来应该对苏沐秋诸多的示好行为一笑置之又或是感到幼稚,但是仔细数到现在,他似乎的确没舍得拒绝过苏沐秋一次。

 

  都二十七八了,难道真的要跟着苏同学一起来一场轰轰烈烈的师生恋?

 

  叶修问了自己一句,心里也觉得好笑,可问完之后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居然也生出那么一丝跃跃欲试的期待来。

  教学楼里不准抽烟,叶修在教学楼门外站着点了根烟,一只手揣在裤兜里背靠着教学楼的落地窗,仔细思索了一下自己这周以来的所作所为。

  第一次苏沐秋在他工作时间以外来他办公室找他的时候是拿了一道数学题说有些问题想跟他讨论,当时他心想着苏沐秋的确是个好苗子值得培养就把人放了进来;第二次苏沐秋来找他的时候是周四的晚上,明显也是工作时间以外了,可苏沐秋手里提着个蛋糕,怕他不吃还为他找好了理由说是报答上次工作时间外额外教他做题,有着这个理由作为台阶当时他也没好拒绝,更何况苏沐秋后来给他交代的那个蛋糕的牌子恰好是自己最喜欢吃的蛋糕店,他一闭眼一睁眼也就将人放了进来。

  可是就这样一来二去的似乎苏沐秋这人每天就理所应当的开始出现在他眼前了,苏沐秋倒是聪明得很,每次用正当理由挤进他的非工作时间与他学习再用报答他为借口同他生活。正当理由不正当借口交窜夹杂在一起像要将两个人的界限都模糊掉,等他意识过来的时候这人已经在每个日升日落的间隙都大摇大摆地出现在他生活中,仿佛从一开始就理应如此存在于他的生命中一样。

  但又或者他其实早就意识到了,只是自己故意没去发现这个现实也说不定。

  叶修低下头眯紧眼捏了捏他自己的眉心,旁边有玻璃门推动的声音响起,睁开眼睛的时候喻文州正站在他的面前,而且还没有一点要走的意思。

  “你来干嘛啊?”叶修抬起头随口问了一句,他和喻文州一直是不错的朋友,虽然不在一个研究学院工作但是偶尔日常见了面也会聊一聊。

  “来行政处拿点文件。”喻文州摇了摇手上拿着的文件,他现在是蓝雨学院的院长,出入行政处是常有的事。 

  叶修点点头,简单回了一个单音,他原以为这次他们也就是打个招呼喻文州就要走了,却没想到喻文州仍站着没动,然后在他开始有些疑惑之时冷不丁开口问他:“在想苏沐秋的事?”

  嘿,怎么是个人就知道他和苏沐秋的事了?

  不过喻文州知道也没什么不正常,叶修也懒得想到底是蓝雨的情报贩子黄少天把这事给喻文州说了出去还是身在曹营心在汉的魏琛向他们蓝雨透了消息,就着喻文州的话顺势问道:“看出来了?那你怎么看?”

  喻文州微微一笑,“你心中不是已经有决定了吗?”说着还顿了顿继续补了一句,“既然这么几天苏沐秋都能自如出入办公室的话。”

  叶修抖了抖烟灰转头看他,呵呵笑了一声,他跟喻文州说话一向都是这样点到即止。既然连喻文州都看出他已经有了决定他也不必再呆在外面一个人顶着热气抽闲烟,不如回办公室吹着空调安安心心等着他的小朋友来找他。

  他掐灭了烟跟喻文州随意地挥挥手就进了楼。

 

 

  他的苏小朋友果然在那天傍晚又来办公室找他了,但跟平时比起来要晚了挺多,已经将近八点半了。

  “怎么这么晚?”叶修随口问了一句,丝毫没有意识到他的语气像是已经习惯了苏沐秋每天都会过来一趟一样。

  苏沐秋却意识到了这个语气上的微小变化,他心里颇有些高兴,“刚下课赶过来的。”

  叶修有些无奈,“那就明天再来呗。”

  “那可不行,”苏沐秋答得很快,脸上还露出了一点急切的样子好像生怕叶修不让他进去,接着又用叶修听不清的声音小声地嘀咕了一句“每天都要见你的。”

  叶修摇摇头笑了笑,但还是把人放了进来。他刚刚正在改昨天苏沐秋他们班上的随堂小测卷,这一层的办公室已经没有几间亮着灯了,要不是他今天莫名其妙的爱岗敬业留下来改卷,估计苏沐秋就得扑个空。


  但其实说起来这份爱岗敬业也挺奇怪的,虽说叶修平时不大注重吃,但也少有不吃三餐的时候,今天他却心血来潮为了改卷子连晚饭都没去吃,只喊魏琛出门帮他在麦当劳带了个汉堡。魏琛不情不愿的帮他跑了这个腿,临走的时候一脸贼兮兮的过来问他:“你别是在等着什么人吧?”

  “想什么呢,哥能等什么人。”当时叶修握着红笔唰唰唰的改卷,头也没抬的这么回他。

  但不管叶修等没等,反正苏沐秋最后来了,也成功见到了人。


  苏沐秋带过来的随堂小测卷是他们前几天在课上考完的,小测占分只占百分之十,叶修也就放手出难题让他们做,这回他就是借着讨论题目的理由过来的。

  其实小测的题目苏沐秋全都做出来了,是班上唯一的一百分,但他为了能呆在叶修办公室,只好一本正经地说想扩宽思路多和叶老师探讨几种解法。

  叶修拿过他的试卷看了看,看得出苏沐秋考试的时候写字很快,字体比起写作业时的端正更显张扬,清秀遒劲,倒有一点草书风范,他看着还挺好看的。

  可苏沐秋这边见叶修一直盯着他的卷子不说话,还以为叶修有什么不满意的,本来他这张卷子做了满分思路清晰他是信心满满的,可眼下叶修不说话,他越看自己的字也越觉得潦草,心里竟然也开始胡思乱想这个乱七八糟的字是不是让叶修觉得生气了。

  “叶老师?”他试探性的开口,瞬间回过神来的叶修发出一个单音应了一声,接下来说了一句让他意想不到的话,“字挺好看的。”

  啊?

  苏沐秋一下睁大了眼睛,与之遥相呼应而来的是逐渐加速的心跳。

  这个字,叶修居然,夸好看???

  灿烂的表情已经比迟钝的思维先反应了过来,他笑起来张口就来,“那叶老师觉得我好不好看?”亮起来的眼睛让人想到星星、月亮、还有萤火虫翅膀发出的光。

  只可惜叶修没有回答这个问题,他假装没听到一样一本正经地问苏沐秋:“有什么问题想探讨?”

  苏沐秋撇了撇嘴有一瞬的失望,但他很快调整状态坐在叶修办公桌前认真分析起各种解题思路来。

  分析问题巴巴的又耗掉了将近半个多小时,只可惜小测的内容实在有限,不一会儿他们还是讨论完了。这才见到几分钟时间,苏沐秋是绝对不甘心就这么走了的,他主动将凳子往旁边移了移把整个桌子都还给了叶修,偏了偏头,一副乖巧好学生的样子笑着说:“叶老师,你忙你的吧,我就在旁边坐着,绝对不会影响你的。”

  这苏沐秋也太司马昭之心了吧,叶修心里有些好笑,还是忍不住开口道:“苏沐秋你到底想干什么呀?”

  “我在追你呀,”苏沐秋答得非常自然,连脸上的表情没有太大的波动,像是这个答案已经在心里准备了千遍万遍就等他这么一问一样。他将凳子又一点点挪近了捧着脸凑过来,扬起了一个灿烂的笑容。

  “叶老师,我听魏老师说你喜欢数学好的能跟上你思维的,你看我们班数学最好的就是我了,”

  “你能不能,”

  “考虑我一下?”

  伴随着笑容,他飞快地眨了一下眼睛这样开口说道,眼睛里涨起来的希冀像是仰着脑袋求摸头的小猫咪,可爱却不温顺地猝不及防在叶修心头咬了一小口。

  “我···”叶修向来知道人不能在应激情况下做决定,他思索了一瞬然后微笑起来,“我还是得再想想。”

  “好呀,”一个不确定的答案却像给了苏沐秋意外的鼓舞,“叶老师考虑好了告诉我。”他不再说话,却继续用那样明亮的眼神看着叶修。

  这样下去也没法安心改卷了,叶修按了按自己的太阳穴沉吟了一下开口道,“你吃饭了吗?不如我们一起去吃饭吧。”

  有这个“我们一起”,那答案当然是没有吃饭,苏沐秋元气满满地答了一声“好”,带着雀跃的心情与叶修一起走出了教学楼。

  只可惜他雀跃食堂却不雀跃,这个点早就关门了,九点半过,外边的餐馆除了二十四小时快餐也就只有酒吧式餐厅还开着,他偷瞄了一眼叶修,对方神色平静看不出是何想法,没准会直接将一起吃饭的提议作废也不一定。

  在苏沐秋踌躇之时,叶修却已经在他身边轻轻地开了口,“走吧我带你去一个地方吃。”



  那个地方步行二十分钟不到,到了地方苏沐秋才发现居然是一家慢摇酒吧,酒吧里昏暗的暖橘色灯光影影绰绰,蓝调布鲁斯温柔地流淌环绕于人耳畔,苏沐秋惊讶写了满脸,实在是诧异于叶修这个看起来颇为不修边幅的理科教授居然喜欢这种充满情调的地方。

  只是可能他的内心活动太过溢于言表,叶修下一秒就呵呵笑了一声打破了他对于叶修浪漫有情怀的幻想,“这是我在这周围找到的唯一一家中国菜餐厅,西餐我吃不惯。”

  ······原来是爱国情怀。

  苏沐秋跟着叶修入座,老板娘陈果热情地走过来给他们点单,她看着跟叶修似乎是早就认识了,一开口说的就是中文,“叶修你好久没来了啊。”

  “这不来了嘛。”叶修接过菜单递给苏沐秋,一边慢条斯理地回了一句。

  “哟,这还带了人来了啊,”可能是受到外国民风开放影响,陈果笑得有些意味深长,说话也比较直接,“那我今天可要推荐这个情侣套餐,刚好打折,半价呢。”

  “我和他不是情侣。”叶修笑了笑,无可奈何地反驳了一句。

  陈果的表情顿时有点尴尬,“ 啊你两那样子我看着还以为是一对呢,”她看着苏沐秋正要给他赔礼道歉,“不好意··”

  那个“思”字还没有说出口,已经被苏沐秋的话给堵住了,“我和他就是情侣。”苏沐秋笑得一脸真挚,“是他才有点不好意思。”他这么落落大方地解释道,看起来气势十足完全不像是假装情侣。

  “啊···”陈果一下有些懵了,她又下意识看向叶修,可对方根本没看她,反而嘴角勾着一抹笑挑眉看着坐在对面的苏沐秋,也没有对苏沐秋刚才的话做出反驳。

  “呃,那还是情侣套餐?”

  “对,情侣套餐。”苏沐秋语气肯定地回复道。

  等陈果走了苏沐秋才又瞬间变回了教授面前的那个甜甜的好学生,还没等叶修开口问他就眨着眼睛笑着解释道:“套餐打折,便宜。”

  灯光氤氲之下,苏沐秋眨动的眼睛忽闪忽闪的,睫毛像是蝴蝶微微颤动的翅膀,酒吧的餐桌很小,长方块的线条根本隔不开人的距离,对方近在咫尺,看得叶修一阵心神荡漾。

  “苏沐秋,”他压低了嗓音喊了一声对方的名字。

  “嗯?”苏沐秋看过来,装乖的神色让叶修想到收起爪子的小猫。

  “如果你这么想要的话,”他一只手按住苏沐秋的脖颈将自己的头向前凑过去。

  “那我也不是不能给你。”

  几乎听不到声音,他将这句话咽在近似情人低语又或者已是情人低语的唇齿之间,之后他温柔而强硬地吻上苏沐秋柔软的嘴唇,伸出舌头与苏沐秋唇舌相缠。苏沐秋城府大开任他掠夺,他细密地舔舐过他每一寸齿关,之后又与苏沐秋湿热温软的舌头交缠在一起,他们耳边有缠绵而粘腻的水声响起,混杂在蓝调布鲁斯之中有隐秘而醉人的缱绻情意,像是精酿许久的酒终成佳酿,迷人而令人上瘾。

  叶修放开他的时候两个人都已经呼吸急促,灼热的鼻息都像要与彼此融合交缠在一起,苏沐秋的脸颊已经染上了好看的绯红,眼睛里闪着光的笑意像在无声诉说自己如愿以偿的满足与满意。

  “黄少天老师说,叶老师喜欢吃甜食,”他这么笑着说,嗓音还有被黏住一般逃不开的软糯与甜腻。

  不满意于苏沐秋这个时候提起别人,叶修下意识地皱了皱眉,接着被苏沐秋的手轻轻抚平。

  “不知道叶老师觉得,我甜不甜?”

  他又笑起来,主动伸手搂住叶修的脖颈,手腕交叠,再度吻了下去。

  如果说刚才那个吻是苏沐秋在任叶修予取予求,那现在这个吻苏沐秋就是毫无顾忌的索取与讨要。

  他的舌头肆无忌惮的与叶修的交缠在一起,叶修也乐得他纠缠,缱绻温存中有意乱情迷的情欲逐渐升温,他能感觉到叶修的手指在轻轻摩挲他后侧的脖颈,引起肌肤上的汗毛一阵微微战栗。苏沐秋一直以来只把这次心动定义成一个简单的CRUSH,可他却从来没有感受过一个人的吻居然可以让他这样心满意足而意乱情迷,仅仅是一个吻,他浑身上下像过电一样已经渐渐失去控制,酥麻的软意从心脏开始蔓延泛滥,心理快感混杂着喜悦随血液冲上头脑,在轻微的晕眩之中炸成绚烂光彩的烟花,头脑中已经什么思绪都已经没了,想不起他们是在一个还有他人出入的公众场合,想不到回忆与未来,那一瞬间,整个脑子里就只剩下一片亮堂的白光和在白光之中渐渐越来越放大的叶修的名字。

 


  搂他的这个人是叶修,吻他的这个人是叶修,他爱的这个人是叶修。

  不可或缺是叶修。

  CRUSH是短暂心动一瞬最真心,而爱却是跨越时间距离恒存亘古与须臾。

  而这两者,他都在叶修这里找到了答案。

 


  他们最终受到生存需求的呼吸所迫放开彼此,叶修笑起来,他看见苏沐秋的眼睛里映着他自己的影子,下一秒,他伸出舌尖舔了舔自己的嘴唇砸了咂嘴,想起了之前苏沐秋的那个问题——

  “不知道叶老师觉得,我甜不甜?”

  “这什么问题,”他轻笑了一声,像是因为苏沐秋这些不知道从哪里看来的土味情话而感到十分好笑,可他对爱人当然必须有问必答。

  “全世界你最甜了。”

  他用宣布事实真相的语气,一本正经地为他们写下了结局。




评论
热度(67)
© 吃苹果的汐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