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苹果的汐止

活在三流狗血爱情片里的悲剧家咸鱼本鱼

【修伞】无藉藉名 (11)

  • 很舒缓的过度的一章

  • 讲真我都要以为这个文就是要这么温柔日常的写下去了(感觉节奏好像拖得有点慢

  • 无藉藉名 (10)

  • PS大家B萌可以pick一下我们喻文州吗!!!真诚求救!!!





11.

  后来叶修又跟着苏沐秋去片场呆了两天,在第四天的时候被苏沐秋以事不过三回家赚钱的强硬态度给轰走了。

  不过那时候苏沐秋的伤口已经在医疗箱的加成之下逐渐好了起来,只在嘴角结痂,留下了一条细细的红褐色的伤疤还昭示着主人曾经受过伤的痕迹,叶修临走的时候还不太放心,嘱咐乔一帆盯着苏沐秋每天去拿医疗箱擦药。他已经发现了,乔一帆虽然现在是在做一个小场务,但其实心里始终没有丢掉过做编剧的梦想,这几天他和乔一帆交谈,也让乔一帆了解了许多关于这个行业的整体环境与实打实的编剧技巧,乔一帆为此对他非常感激,因此自然是对叶修交代的事情无比上心。

  只是苏沐秋对他这样管小孩一样的做法十分不满,当时就在他身边嚷嚷说“我是小孩吗难道我不会照顾自己?”,结果被叶某人以一个眼神以及一句“是谁受了伤不知道上药就满嘴血的回家了?”给无情镇压,只好乖巧聆听叶大家长的教导在乔一帆的监督之下好好照顾自己。

 

 

  到后来苏沐秋的伤口总算彻底好了起来,当时伤口恢复过程中苏沐秋自己其实还是挺担心万一留下印子会对苏沐秋的颜值减分,每天都照着镜子仔细端详很久,但或许是上天对他们还算仁慈,那个伤最终连一个浅浅的印子也没留下。

  伤口完全愈合的那一天已经到了金秋九月,苏沐秋扒着镜子仔细看了好久确定自己一点都没有变丑,反而更帅了一点之后满意的笑了起来。

  “瘦了。”叶修当时站在他身后,看他对着镜子探头探脑地瞧了好一会儿以后冷静地做出了评价。

  叶修说的没错,苏沐秋武替这份工作干了这么一个多月,整个人明显身形都更加瘦削了不少,撑着洗手台往镜子前凑的时候可以看见棉质的长袖卫衣下凸起来的肩胛骨。

  叶修走过去将人环在自己怀里,镜子里的苏沐秋笑嘻嘻的看着一副活蹦乱跳的劲头精气神极好,可脸上分明的轮廓在白皙皮肤的映衬之下让整个人显得更加瘦弱。

  “下次给我做酱油饭你自己吃蛋炒饭吧。”叶修伸手揪了一下苏沐秋的脸,开口说道。

  “那不行,”苏沐秋撅了撅嘴,眼神里是满满的不赞同,“你就别折腾我了,我可不想这么麻烦炒两道。”

  理由倒是很正当,叶修知道苏沐秋这是舍不得不给他吃好的,“你啊。”

  他忍不住埋头在苏沐秋脖颈狠狠用嘴吮了一口,在苏沐秋猝不及防被袭击而下意识“啊”的轻声惊叫中吸出了一个浅浅的红痕。

  苏沐秋愤怒地瞪了他一眼,对他这种不打招呼擅自行动的行为颇有怨念地说道:“你这个印子要是被剧组的人看见了怎么办啊?”

  “不像蚊子咬的吗?”叶修笑起来,赤裸裸的目光投过镜面反射盯得苏沐秋脸颊发红。

  “算了算了,反正我也不红没有人会管我的。”苏沐秋自顾自地答了一句,避开了叶修的视线试图缓解发烫的双颊。

  听到他这个话叶修轻笑了一声,他把脑袋低下来埋在苏沐秋肩膀上反复磨蹭,“苏沐秋你什么时候红啊?”

  苏沐秋被他的头发挠的有些痒,扭扭头试图往旁边避开,“你还好意思说我,你什么时候红啊,大编剧?”说完这话他又像想到了什么一样迅速地拍了拍叶修环住他腰身的手,“快松开,把我手机拿过来,我给你看看这两天的评论。”

  叶修抬起头无奈的笑起来,“就两天没看有必要吗,不一直都是那样?”

  但苏沐秋却极其郑重其事,“有必要啊,要随时监测读者反映你懂不懂!”

  叶修笑着摇了摇头,还是依言松开苏沐秋去把他的手机摸过来递给他,顺便又靠着洗手台将一只手搭在苏沐秋的腰上。

  苏沐秋接过手机一脸认真的点开叶修的书评,结果却真如叶修所言,新评论很少,老评论诸如什么批判叶修主角设置不现实不切实际的热度倒是被顶得更高了。

  他眉头一皱,“这些人怎么都这样,你看这个号,不喜欢就算了还骂脏话,也太过分了吧!”

  叶修凑过去瞟了两眼,一条评论里好几个脏词,他倒是不甚在意,“没事儿,别跟键盘侠生气。”

  可苏沐秋却见不得别人这样骂叶修,他继续往下翻,又忍不住吐槽,“还有这个,明明是催你更新的,但为什么要说什么‘作者你都两天没更了是想让我等到死吗’?”

  “这些人口气怎么这么差啊,”苏沐秋愤愤不平,他一边嘴上念叨着“不行,这样不行”一边手指在屏幕上翻飞,他一下子调出了自己的一个微博小号,从特别关注里点进叶修的最新章更新开始留言:大大写得很好啊,呜呜呜超级喜欢大大的文!

  还一脸换了三个小号花式留言在评论底下夸赞叶修的文。

  叶修这下倒是看了过来,苏沐秋平时经常用的那个微博大号他一直知道,那个号有几千个粉丝,虽然感觉并没有活粉,但苏沐秋偶尔会在那个号放一些他自己的日常,但他之前都没怎么注意过苏沐秋还有这么多个小号。

  他心里有些好笑,“苏沐秋你这给我留言有什么用啊。”

  苏沐秋看了他一眼,理直气壮地跟他解释:“你不懂,现在这些网友看文都是很容易受别人思想影响的,看见其他人说你这个文不好就下意识觉得你不好了,所以要多给你留一些好的评论!”

  叶修笑起来,心说其实他也有几个自己的粉丝给好评况且苏沐秋这几个小号也起不了什么实质性的作用,但是还是没阻止对方的行为,只是无奈地抬手揉了揉苏沐秋的头发。

  这个人,总是在意他像比在意他自己还要多,也不知道这算是件好事还是坏事。

 

 

  秋老虎来势凶猛也去得匆匆,九月秋风一吹,时间就如流水一般哗啦啦地过去了,连天气温度也明显的凉了起来,又陪他们撑过了一夏的小风扇被束之高阁,短袖T恤也被苏沐秋整齐的叠起来放进了衣柜的最里端。

  国庆的时候剧组只给放了三天假,他们也没想着回家,毕竟国庆黄金周火车票难抢飞机票太贵,跟苏沐橙远程打了个视频交流了一下感情商量了一下之后三个人都一致认为国庆就各呆各的地好好休息就行。

  苏沐橙大二了,学的也是编剧,和叶修大学本科是同一个学校,苏沐秋当时跟妹妹视频的时候想起乔一帆说的叶修那些大学传奇故事,还趁着叶修不在旁边的功夫悄悄问了一下苏沐橙那些事是不是真的。

  苏沐橙当时正在吃橘子,视频估计开的是外放,叶修的名字一出来连躺在她对床上的室友都探下脑袋来问了一句,“叶修?沐橙你们在讨论叶修前辈吗?”

  苏沐橙连忙对她室友摆摆手然后戴上了耳机笑着跟他哥打字:这就是叶修哥在我们这儿的出名程度。

  苏沐橙室友的反应把苏沐秋都给惊到了,他没想到叶修都毕业这么好几年了在学校里的知名度居然还有这么高,毕竟现实来说叶修虽然在大学里非常传奇但是出来之后除了几部小众文艺片电影以外几乎没有作品流出,而且那几部剧本的版权被卖出之后还几乎署的都是别人主编剧的名,就这样居然还有在校学生记得他这号人,也真的算是奇闻异事了。

  不过这种惊讶没有持续太久苏沐橙就给他做出了解释,“叶修哥连获三次奖的照片还挂在宣传栏里呢,每年举办比赛几乎都要提一次他的名号。”

  苏沐秋当时听到这个回答眉眼一弯笑起来,转口就开始好奇地向妹妹讨要照片。苏沐橙嫌弃他都不自己去找叶修要,但还是为了满足哥哥的好奇心下了趟楼去宣传栏那里把照片拍了回来。

  苏沐秋晚上坐在床上玩手机的时候收到了苏沐橙传回来的照片,那是一张叶修领奖时侯的获奖照,照片上的人穿着黑色的西装束紧了领带,手里捧着奖杯金灿灿的,脸上的表情倒是没有什么很激动很高兴的意思,似乎还有点不耐烦,神情看着似乎是对这个奖本身就很无所谓又或者实力已经强大到了认为自己理应获奖一样。

  照片上的少年头发并没有理得很服帖,光洁的额头前面有凌乱的碎发蓬松地搭落着,他并没有完全在看镜头,眉眼间还有脱不开的稚气与桀骜,脸颊的线条也没有现在这样瘦削而坚毅,那点傲然与稚气混着酸涩的青苹果味道,将一个年少的叶修淋漓尽致地展现在苏沐秋眼前。

  苏沐秋伸出手在手机狭小的电子屏幕上仔细描摹,那是他所不知道的叶修,是他没有陪伴在叶修身边的成长岁月。

  他有些失落于自己没有早一点遇见叶修陪他度过青春年少,但又有一点偏执于似乎他与叶修相遇相处的每一个节点都是不可改写,矛盾的情绪悄然滋长却又无声释怀,想到最后他轻轻点击了保存,隔着手机屏幕给岁月那端的少年露出了一个温柔的微笑。

  你好呀,他在心里悄声给少年打了个招呼。


  之后他从床上爬到靠近电脑桌的床边从背后环住正在看电脑敲字的叶修的脖颈,给岁月这头的青年在侧颈处落下了一个轻柔的吻。

  “叶修,我好喜欢你。”他这样直白而明晰地宣告自己的情意,“我想一直和你在一起。”

  说不出有什么动力促使,或许看见那张照片呼唤起心中的那些可惜想要补偿那些未曾陪伴的岁月,又或许只是简单的出于心底最深层的爱意,他就是那样在一个平淡的日子里诉说了最为真挚的情话,这话他说过不止一遍,可是每次再说一遍都不嫌多。

  而被他环住的这个人偏头笑起来,心安理得地接受了。

  “我会永远和你在一起的,苏沐秋。”

  叶修的语气很平静也很笃定,像在诉说一件什么稀松平常而又理所当然的事情,他们都认定这件事情一定会发生也注定会发生一样。

  “我爱你呀。”

  他转过头,温柔地与苏沐秋接吻。

 

 

  窗外车水马龙的声音与这几年来的每一天来一样噪杂地奔腾着,而他们拥抱在温馨的暖黄色灯光下,亦如这几年来的每一天那样相爱。

  无藉藉名像是对他们的考验与诅咒,又或许他们这一世都要深陷碌碌清贫的泥沼,但在这样繁琐零碎的生活奔波中,他们紧紧相拥,总算平淡中还剩得一点温柔。


评论(2)
热度(31)
© 吃苹果的汐止 | Powered by LOFTER